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亲耳朵
    :

    左小右终于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小澈。”

    小澈可以往前迈一步简直太好了。

    左小右抱捧住小澈的脸使劲的亲了一口。

    那吧叽的声音清脆响亮。

    小澈垂下头,耳尖有些红。

    很快,左小右就得到了这样一个机会。她还是天天给岳郡做工,夜睿也每天充光民工过去送干花。

    左小右和岳郡父女的关系也越来越近,尤其是和小兰。

    可能是因为熟悉了,关系好了,小兰也不像之前那样对左小右说话那么刻薄,那样冲。甚至渐渐开始说真话。

    一天早晨,左小右和之前一样做好早餐和他们一起吃。

    岳郡不由问,“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因为之前小兰的尖刻让左小右没有说自己的名字,现在熟识了,左小右笑道,“我叫白优优。”

    “优优?”岳郡若有所思,手中的刀叉顿了一下,“好像小名。”

    “父母过世的早,还没有来得及取大名。”左小右淡道。

    岳郡歉然道,“抱歉。”

    一旁的小兰仰着头问,“你/妈妈什么时候死掉的?”双手比划着出同自己差不多高的模样,“这么大?”

    “这么大?”笔划出三四岁孩子的模样。

    “还是这么大?”

    左小右看着她双手笔比一个婴儿身高的长度,点点头,“唔,这么大。”

    “白小姐,结婚了?”岳郡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她聊着天,看着她无名指上的婚戒问。

    砰!干花堆那边传来一阵浓郁的烟灰,呛得左小右直咳嗽。

    小兰立刻从凳子上跳下来,对左小右道,“我们要不要出去玩?”见左小右一愣,立刻发飞快地说,“你这么丑的女人一定没有朋友,我可怜你才带你一起玩。带你出去,丢人现眼。”

    明明就是害怕被拒绝。

    砰砰!

    烟火漫天。

    左小右这个被损的人还没有说什么,夜睿的怒气已经能击起千层浪了。他真的非常讨厌这个小女孩。

    要不是为了小澈,不是为了左小右他需要天天扮成农民工?!

    左小右怕小兰再开口骂夜睿,连忙问,“小兰,你想去哪里玩?”

    “百花海!”小兰的声音带着兴奋和期待。

    似乎察觉到自己说得太快,她立刻就咬着唇不说话了。

    果然还是孩子!

    左小右笑弯了眸子,透澈的的眼中掠过一抹思索,也许,这就是一个让小澈解开心结的机会。

    因为室内都是灰,左小右拉着她走到门口,对她道,“我可以陪你去,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小兰脱口而出。

    “那你要听我的话,不许说反话。喜欢就要说喜欢,不可以再说伤害别人的话。”左小右道。

    “哼。”小兰不屑地别过了头,“我才不需要朋友呢。”

    “呐,你不答应,那我就不去了。”

    “我我我……”听到这话小兰又焦急起来,小手拉住她的衣服。

    可是我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整话。

    左小右叹了口气,真是一个要面子的孩子。蹲下/身,“那,就今天,今天一天不要说反话,看见谁都好好相处,好不好?”

    小兰低下头去,紧紧地抓/住她的衣袖,最后十分小声地说了一句,“好。”

    左小右笑了起来,“好乖。”

    小兰似对自己说出真实感受很介意,立刻道,“我是看你可怜,丑得没人要,才想带你出去玩。”

    “好吧,看来你是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左小右叹了口气,欲擒故纵,“算了,那就不去了。我回家了。”

    左小右作势起身要走。

    “不要,不要。”小兰连忙抓/住她的手,不让她走,眼里全是焦急。

    左小右垂头看她,这才发现原来小兰真的好喜欢息。这些天她一过来,小兰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缠着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蛮横无理的小女孩渐渐让她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悲伤。她希望小澈也能看到她的心伤,不再耿耿于怀。

    左小右竖起了五指,“击掌,如果你今天说一句反话,以后我就再也不来了。”

    小兰呆呆地看着她,好久才伸出小手在左小右的手掌上拍了一下。

    岳郡坐在大厅里那漫天的灰飞也影响不到他吃早餐,说起来他的性格真的很好,对夜睿这种“没礼貌的搬货工”一点意见都没有。他看着门口两个人,眼神有些复杂,“白小姐,谢谢你,让我女儿这么开心。”

    说完站了起来,冲小兰拍拍手,“过来,我们去换衣服出门吧。”

    “好!”小兰高兴地冲岳郡跑了过去,和他一起上了楼。还不忘回头看左小右一眼,“就在那站着。”

    生怕她会突然走掉。

    大厅只留下左小右和收工的夜睿。

    左小右转眸看向夜睿,夜睿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想法,“你觉得今天是最合适的机会?”

    她要安排小澈和小兰见面。

    “好,我去接小澈,一会百花海见。”夜睿扫了一身女佣装扮的左小右一眼,“你这客场女佣做了这么多天,该做回我夜睿的女人了。”

    他才懒得再过来搬布袋,邮件里堆着一堆要处理的文件。岳郡父女他也懒得见。

    “好。”左小右笑眯眯地看着他。

    夜睿却不满,“好什么好,这么恨不得我赶紧走。”

    左小右连忙道,“我们不是一会就见了么。”

    “那你就可以这么干脆!”

    左小右无语,“那我要怎么说。”

    夜睿扣住她的肚子,将她压向自己,一双眼睛直溜溜地盯着她,“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

    “这要亲哪里?”帽子遮住了半边脸,还口罩。她现在只能朦朦胧胧看到点他的眼神好不好。

    “亲耳朵。”夜睿任性地把自己的耳朵侧了过去,“这里。”

    亲耳朵……

    脑洞这么大,也真的只有夜大少想得出来

    夜睿看着她不动弹,傲娇地扫了她一眼,“不亲我就不走了。”

    他不走,怎么接小澈。

    算了,为了儿子。

    左小右深吸一口气,左右都看了一遍,确定没人,这才靠了过去在他耳边亲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