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母爱里无法平视
    :

    “富商之子叫沈越君,是y国西部一家电子集团的少东。”夜睿看着资料道,“爱丽后来死于一场意外,而沈家最终还是在辰亦勋的手段下消失了。”

    左小右看着他,“那你要做事情就是查这个沈越君?”

    这未免太小题大作了。这跟也们有什么关系?!

    夜睿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他一早就知道你是左小右,为什么拆穿你?”

    左小右头都大了,“他再也不想跟克莱斯家的人有任何往来了。可是……”

    不应该啊,如果是那样,他又怎么会……

    夜睿扫了她一眼,“可是什么?”

    左小右犹豫着是不是该说好,毕竟夜睿的醋意那么大。

    夜睿看着她那纠结的模样,就知道其中必然有事,淡漠道,“恐怕他特意为小澈而来……”

    “什么?”一提到小澈左小右立刻失去了思考能力,飞快地将岳郡要自己考虑他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十分不解地问,“难道他认为小澈流着克莱斯家族的血,要找小澈报仇?”

    “啪!”什么东西被重得折断了。

    左小右立刻回过神来,看着夜睿手里咻然折断的笔,喃喃,“怎,怎么了?”

    “怎么了?”夜睿冷冷地看着她,“他竟然敢觊觎我的女人,罪加一等。”

    屏幕上辰亦梵八卦的脸瞬间消失了,这种时候保命要紧。

    左小右顿时无语,“所以,其实他并没有针对小澈要做什么,是么?”

    她真的是好累,一点脑子都不想动。才会入了他的套。

    “夜睿,回家吧,我真的不想再呆在这里。岳郡想要干什么都跟我们没有关系。”这个美得像仙境的地方可能真的不太适合俗人居住。

    “不行!”夜睿一口拒绝。

    “为什么?”

    “他女儿都把我儿子欺负成这样了,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他。”夜睿冷笑。

    “小澈从来是我们的孩子,这个世界上他只会被最爱的人伤到。那就是我们。”左小右后来着胸口,“他不会被任何人欺负,他现在……是心痛。”

    是难过的自己的出生不是在父母的期待中/出生,而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怀着某种目的生下他。

    这对骄傲的他来说,是一种减羞辱。

    “就是他们的问题!”夜睿彻底把这笔帐算在了岳郡的身上。

    如果不是他的那个丑女儿去刺激小澈,小澈怎么可能会走上这样的极端。

    “你想做什么?”左小右道,“如果他真的就是那个沈越君,那他失去爱人,又失去家业已经很可怜。”叹了喘口气,“如果真的是辰亦勋毁了他的家业。我用了他的视网膜,就该去承担他的罪业。”

    “左小右!”夜睿狠狠地咬住了她的唇/瓣,“你的脑子里能不能不进水?知不知道他最近在跟谁联系?而他在这一阵以来又跟谁往来?你先看完资料再做好人。”

    左小右不明所以,看着夜睿打开一个新文件,“最近联系人……陈董?”左小右眸子闪了闪,“是那个陈岳的父亲?”

    富豪榜上前十位,做潜水生意的陈董,他的儿子因为给左小右下/药而被变成了植物人。

    他们之间,为什么会有来往?

    夜睿看着她,“再往下看。”

    左小右在资料图中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简直难以相信,“陈聪?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这个陈聪现在就在他家做仆人呢。”夜睿冷笑。

    “我去了这么多天,竟然都没有遇见。”左小右觉得不可思议。

    夜睿扬了扬眉,冷声道,“这说明什么?如果他们没鬼为什么会特意躲藏起来。说明他们在预谋什么。”

    是,毕竟,对于当年陈聪对自己做的那些事,她都已经放下了。他反而避而不见,确实有些蹊跷。

    “你,想做什么?”左小右问道。

    “先下手为强。先把岳郡抓起来,让他受点苦,直接逼问他们的计划。”夜睿冷声道。

    左小右突然想起来,“你怎么查到陈聪在这里给岳郡当仆人?”

    “陈万青在辰亦梵手里。”夜睿言简意赅。

    原来如此。

    “那,那你小心点。”左小右觉得很累。

    看着她那心不在焉的样子,夜睿一把将她按进怀里,手指揉了揉她的脑袋,哑声道,“想我好不好,左小右。不要一直想着儿子。我会很难受。”

    她知道夜睿在意小澈,否则也不会为小澈出气,也不会对岳郡动怒气。他只是……别扭的不愿意承认。

    现在又在变相转移她的注意力么?

    左小右真是哭笑不得,抱着他的腰,但是他的情,她领了。

    “夜睿,小澈这样,你其实也很难过吧?”左小右在他怀里轻叹。

    “不难过。”夜睿飞快地回答,淡然道,“以前你不在我身边,我以为我没有儿子,我以为我失去了你,失去了全世界。可是现在,你和儿子都在我身边,我有全世界。我觉得很好,一点都不难过。”

    是,几年前,她见小澈一周一次,她见夜睿……遥遥无期。

    这样说起来,是没错。但是,好像,又有什么不对。

    “是不是,左小右?”夜睿问。

    左小右声音很轻很轻,很远很远,“是啊,好比起那个时候,真的已经很幸福了。”

    “那就好了。不要再哭了。”夜睿的语气极度酷霸拽,“所有的问题都交给我解决。相信你男人就好!”

    不等左小右开口,夜睿接着道,“左小右,小澈是男孩小时候受点打击没什么。但是你,是我的女人,我不想你再承受任何打击。明白么?”

    “可是小澈只是个孩子,不是男人。”

    “长大就是了!”

    夜睿其实很不喜欢左小右这样,她对小澈太过平视了,她希望得到他的理解。但是,有的事情,真的要让小澈去理解就必须要他去直面。而左小右,肯定不舍得让小澈看到自己粟基毒发的视频。那样小澈永远都无法理解,那是一种不得已不去要孩子的痛苦。

    这样的左小右,只能去承受小澈的误解。

    她想平视小澈却又潜意识里在紧紧地保护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