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五年前的结
    :

    岳郡居然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

    夜睿眉梢微挑,接通电话,沉默着并没有说话。

    岳郡也没有说话,电话里安静的没有声音。

    夜睿安抚地揉了揉左小右的肩,示意她不要说话,耳边终于传过来岳郡恭敬谦和的声音,“夜少,您好,我是岳郡。打扰您不好意思。”

    “说。”

    夜睿懒得跟他废话,大半夜打电话过来肯定不是问候。

    “是,我女儿冒犯了您家少爷。这件事我很抱歉,所以,本来想请夜小少爷到府上做客,了表歉意。没想到,小少爷给了我这个机会。”岳郡十分恭敬有礼地说。

    夜睿立刻就察觉出言辞中的不对,眸光一冷,沉声道,“沈越君,你干了什么?”

    小澈刚刚离家出走,而岳郡现在就打电话过来。说明什么?他一早就起了心思。

    “夜少果然是查到了我的身份。”岳郡笑着说,“夜少第一次能拆我的房子,第二次就能要我的命。所以为了自保,我只好请小少爷到附上做客,让我女儿跟小少爷好好道歉,化解恩怨。等了一夜,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声音带了一抹讥笑,“虽然我教女无方,但是看起来夜少跟小少爷的关系也并不和睦。”

    “废话少说,你想怎么样?”夜睿沉声道。他还真是小看了岳郡的智商,竟然会在自己之前动手。

    “只不过是想请夜少一起到鄙府做客而已。”岳郡还是那样毕恭毕敬的证据,仿佛真的是在宴请一会贵宾。

    而现在,他分明就是一个绑匪。

    “做客?做几天?”

    夜睿反问。

    “三四天吧。”岳郡沉吟了片刻回答。

    “看来你想要做的事,很快就能解决了。”夜睿冷笑。

    岳郡有过短暂的沉默,然后,笑了,笑里带了几分崇拜,有几分阴森,“不愧是铲除了百年贵族的夜少,真是可怕。”

    “你担心我会阻止你去做这件,所以才想在此之前禁锢我。”夜睿声音阴冷,不屑道,“你以为我会阻止你去炸了这个花岛,做人民的英雄?!”

    电话那端顿没了声音。

    夜睿,真的是可怕的男人。

    岳郡拿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爱丽想要的花海他已经准备好了,等那片香水百合开满,他就可以把这片百花海亲手送到她的面前。

    岳郡的呼吸顿住,夜睿已经知道了他的企图那会不会已经通知了政府,会不会破坏他的花海。半晌,岳郡缓缓开口,声音已经没有了之前沉稳,“夜少,您的儿子还在我的手上。我欢迎您来,但是,如果有人要破坏我妻子的花海,我想,父债子还,夜少一定听说过。”

    “我随便你炸什么岛,要死多少人。现在,立刻把我儿子放了。”夜睿的声音已经冰冷彻骨。

    左小右越听越心惊,听到最后终于听明白,原来,小澈在岳郡的手上。

    “相信夜少走到现在,也早就明白,任何人的保证都不可信。特别是像您这样的人。”岳郡轻笑着,“如果您的保证有用,佐薰又怎么会有这样凄惨的下场。”

    夜睿那样睚眦必报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安安稳稳地放过他。

    “我交换我儿子。”夜睿打断她。

    而此时,左小右立刻冲进了房间。

    “什么?”岳郡愣住,有难不敢相信。

    “放了我儿子,我做你的人质。他才四岁,对你没有任何威胁。而我就不同,只要我愿意,你的计划随时都会泡汤。你埋的,只是硫磺,不是炸药。只要我儿子掉了根头,你不但计划泡汤,你和你的女儿会很快就能偿到刮型的滋味。”

    岳郡再次沉默了。

    夜睿便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了,刚刚他不过诈一诈岳郡,他的沉默给了他最好的答案。

    半晌岳郡的声音淡淡响起,“那就有劳夜少过府做客。”

    夜睿挂了电话,脸色阴沉,没想到自己竟然比岳郡晚了一步。

    其实夜睿的部署已经很快,但是因为他的人力不在岛上,距离是一个问题,而小澈的出走更是促成了岳郡行动的成功。

    略一沉吟,夜睿飞快地拨出了电话,“辰亦梵,还有多久到。”

    “半小时。”

    “岳郡在岛上埋下了硫磺,他要炸岛,你安排好救援。到了之前先带左小右离开。她在别墅……”夜睿拿着电话的手一愣,飞快挂断手机,飞快地拦在跑出来的左小右面前,“你要去哪里?”

    “我去换小澈。”左小右话说得很慌乱,但是眼神很坚定,“夜睿,只有你在外面,我才会安全。我先让小澈安全,我等你来救我。可是,我没有办法……没办法去救你啊。”

    夜睿将左小右揽进怀里,轻叹,“左小右,你真的是一个笨蛋。”

    “是,我是笨蛋。夜睿,我只能想到这些。你教教我,我要怎么办?怎么可以让你和小澈都安全。”左小右的眼泪打在他的胸前。

    夜睿下巴顶着她的发顶,柔声道,“左小右,这是一个好机会。”

    “什么机会?”左小右从他怀里抬起头,还蓄着泪的眼里闪着不解。

    “解开小澈心结的机会。”夜睿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他会有这些想法,不过是因为我的态度。我去救他,他的心结自然就解开了。”

    左小右一愣,他倒是全都知道。

    看着她眼里的惊讶,夜睿亲了亲她的额头,“左小右,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五年来我一眼都见不到你,可是你们可以一周见一次。左小右,我知道嫉妒儿子很可笑。可是,我……很想把五年里所有的时光都补回来。”

    只想让她静静的属于自己。

    “对不起,夜睿,对不起……”左小右看着他眼底那抹淡然滑过的忧伤,心被狠狠揪痛着。

    五年前的出走,竟然背负了永远都解不开的结。

    夜睿的结,小澈的结。

    “左小右,我不会让儿子有事的。那是你给我生的儿子。”夜睿亲了亲她,“留在这里等我,辰亦梵好半小时后到。”

    夜睿拉着她回到卧室,从抽屉里取出一把银色小手枪递给她,“学过开枪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