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左小右的美人计
    :

    左小右在家里等着如坐针毡,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遍遍的抚着银色的枪身,眼里闪过一抹冷色。

    从会开枪到现在,除了打靶她的手里没有沾过一滴血,就连贵族圈里的狩猎她都没有打出过一发子弹。可是今天,有人要伤她的儿子,她,哪怕玉石俱焚也一定会要了他的命。

    门外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左小右一喜,连忙站起来,辰亦梵来了。

    她迅速地将手枪别在腰上,跑过去开门。走到门口,她还是谨慎地问了一句,“是谁?”

    “是我。”一个男声很轻。

    左小右一时判断不准,问,“你是谁?”

    “我是……”

    话还没有说话,一片黑影从厨房逼了过来,左小右回过头就看见一个有些眼熟的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向自己走了过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身材魁梧的黑衣人。而此时,门外的声音还在响。

    左小右如果现在还认为来的是辰亦梵她就真的傻透了。

    “你们是什么人?”左小右警惕地看着他们,一边不着痕迹地往客厅移去,那里障碍多方便她躲藏。哪怕能够让她争取到一点拔枪的机会。

    中年男人朝一个黑衣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立刻跑过去将门打开,从外面走进一个身形佝偻的男人。

    左小右哪里顾得上来的是什么人,趁他们注意力都在门口,立刻拔腿往客厅跑去。

    “想跑。”一个高个子男人极为敏锐地抓/住了她,显然受过训练。

    他狠狠地将左小右推回到走廊的墙上,看向胖男人,“陈董。”

    看样子像是在请功。

    陈董?

    左小右立刻想起来,看向胖男人,“你是陈董,陈岳的父亲。”

    啪!一声道清脆的耳光声在寂寂的深夜响起。

    “贱人,你还敢提我的岳儿。”陈董狠狠一巴掌抽到左小右脸上,打得她的脸偏到一边。恶狠狠地道,“如果不是你,我的岳儿又怎么会变成植物人,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模样。都是被你害的。”

    左小右摸了一下被打得发麻的脸,声音很轻笑容很甜,“陈董,您这是从哪里听来的谣言。岳少跟我又井水不泛河的,岳少出事,怎么会跟我有关系呢?”

    陈岳一愣,看着她明眸微弯,白/皙的脸上烙着五道深深的指印,柔软的语气没有一点哭泣反而带着温柔的抚慰,让人莫名的安下心来想要跟她贴得更近。

    佐薰教授的美人计,左小右并没有真正的使用过,在y国的时候偶尔对夜睿用过,只不过那个时候她在装失忆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她笑得真诚而心甘情愿。可是对眼前这些做来,却要压抑着本性,吐出连自己都觉得恶心不已的话语。

    “你别想骗我,艾莎亲口告诉我说是你和夜睿干的。”陈董恶狠狠地看着她,可是语气却没了之前的森然。

    左小右心里默默欢喜,看来是起作用了。她再接再厉,“陈董,您怎么能这样,人命关天的大事,还是要问问当事人才好。您为什么不想想为什么岳少一出事艾莎就跟楚雄在一起了?”

    看着陈董眼里的渐渐燃起的疑惑,左小右接着道,“您或许觉得楚雄不能跟岳少比,两者之间艾莎一定选岳少。但是有一点您或许忘了……”她轻“嘶”了一声,手不自觉摸下自己刚刚挨打的脸,余光却紧紧地盯牢陈董的反应。

    果然陈董见她没见接着往下说,立刻追问,“忘了哪一样?”

    “您忘了,岳少的身价来自您,而楚雄的本身就拥有自己的身价。”左小右惨然一笑,脸上的五道指印越发显得她娇弱凄凉,“您或许不知道,艾莎和楚雄在一起的第一件事就是绑架我儿子,企图杀了我。”看向陈董,楚楚可怜,“因为对于岳少的事,我算是唯一的知情人。”

    陈董正要问,就听得身边一个嘶哑而焦急的声音拦了他,“陈董,不要相信她。这个女人从小都特别擅于强词夺理。艾莎现在不在这里,不能对质,她当然可以这样说。陈董千万不要相信她。她可是夜睿的女人。”

    左小右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处,也终于看到了刚刚敲门的人的模样。左小右勾了勾唇角,“陈聪,从小到大,喜欢强词夺理的人,可是你啊。”

    左小右这一番话说得轻松,心里已经紧张得不得了。

    这下子,算是所有仇人都集中在一起了。

    夜睿说过辰亦梵半小时就会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分钟,再有二十分钟。她只要拖住他们二十分钟……

    左小右看向陈董嫣然一笑,“虽然我不知道陈董为什么会跟陈聪这样的人在一起,但是,我想他肯定有一件事没有对您开诚布公。”

    她的笑容很明亮,明亮里带着一抹耀眼的光。看得人心神荡漾。

    陈聪立刻扑了过去,灯光下寒光飞闪,“闭嘴。我已经把所有的事都跟陈董和岳先生坦白过了。你别想挑拨我们。”

    陈聪被一名黑衣人一脚踢中手腕,“哐当”一声,金属落地清脆悦耳。

    陈董一脚踢开他,冷声道,“她现在已经在我们手上,已经跑不掉了。倒是你,这么着急杀人灭口,难道真的隐瞒了什么?”

    陈聪的手腕曾经被左少卿齐腕斩断,此时被踢中疼痛是普通人数倍,立刻痛得跪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左小右撩了撩有些散落的发线,轻笑,“你不说,不如我替你说。”她看向陈董,“您或许不知道,我跟夜睿在一起可都是他的功劳。当然他为了自己一点私心把我送给了夜睿,后来觉得用我得不到什么好处,就想把自己的女朋友送到夜睿的床/上。”嗤笑一声,“陈董可知,他的女朋友是谁?”

    她这一笑,笑得风情万肿,那脸上红痕又分外让人怜惜,

    陈董能养出陈岳那种色胚儿子,自然品德不会如何高尚,此时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将眼前这个女人占为已有。

    “他的女朋友是谁?”陈董的声音虽然还带着一分生冷,却已经带了一抹不自觉的温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