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正常的小兰
    :

    夜睿将左小右抱起来放在沙发上,看着她道,“左小右,你跟小澈先离开这里。”

    左小右后背确实疼的厉害,但是她清楚地听懂了夜睿话里的意思,“你还留下做什么?”

    陈聪和陈董都被抓了,他还要留下做什么?

    无非就是抓岳郡。

    夜睿的性子她是知道的,绝对不留任何危险因子过夜。

    梁子结下了,岳郡抓小澈一次,这次放过他必然会有第二次。

    这也是左小右担心的。

    她看着夜睿,轻声道,“我不走,我在这里等你。”

    小澈地看向夜睿,“我也不走,我要留下来和爸爸一起战斗。”

    小澈难得说话不再淡漠,反而带了一抹激昂。要不是因为知道孩子要面子,左小右差点笑出声来。

    夜睿扬了扬眉,没有理会小澈,看着左小右有些坚持,“你现在身子不好,先回去。听话。相信我么?”

    左小右看着他眸里尽是温柔,“我相信你,夜睿,我永远都相信你。”她笑了起来,明亮的眸子闪闪发光,“我想我们一家人一起战斗。”见他眉尖紧蹙,左小右柔声道,“夜睿,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我可以保护自己。”

    说到这里夜睿冷下脸,看着她满脸的血污,“你看你现在这样,我怎么相信你。先回去!”

    “什么?你们现在要走吗?”辰亦梵走进来,一脸尴尬,“那个只调出来两架直升机,我让开回去运干冰了。”看着夜睿一脸怒容,“你不是说……”看着夜睿阴沉的脸,后面那句“这里埋着硫磺”。

    没有直升机要立刻走是不可能了,岳郡的人都是海上的好手,乘船反而容易出事。

    夜睿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来了多少人?”

    “算上我十个。”辰亦梵看着夜睿又冷下来的脸,连忙解释,“从y国飞到这里怎么也要十几个小时。他们刚好跟我一起在亚洲执行任务。”

    十个雇佣兵的战斗力对付岳郡的人肯定够了,但是……百花海里有硫磺。

    他们不熟地势,水性又不如岳郡的人,说好不会吃亏的。

    夜睿沉吟片刻,“留下六人,剩下的人跟我去百花海。”

    岳郡自诩要将这片花田送给在天国的妻子,那此时一定会在百花海。

    夜睿的身手左小右信得过,留下六个人也算安他的心,左小右没有反驳。

    夜睿将一旁从来时一直沉默的小兰扔了过来,“看好她。”

    留着做筹码。

    左小右带着小澈和小兰在一楼的休息室里休息,二楼不便逃跑。留下的雇佣兵分散站岗。

    “你们在这里,我去拿点吃的。”折腾到深夜大家都饿了。

    左小右给雇佣兵送了点心,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看见小兰正趴在床上默默地哭。

    见她走进来,一直在沉默的小澈拿过盘子里的点心,走到小兰面前,“饿了么?吃吧。”

    小兰一怔,回过头有些惊讶小澈竟然会跟自己说话。但是她还是摇摇头,“我不是饿哭的,我不吃。”

    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左小右这会才看清小兰的脸上竟然有五道鲜红的指印,眼睛也有些红肿,说明在这之前已经哭过了。

    左小右在她旁边坐下,柔声问,“那你是为什么哭呢?”

    小兰的语气突然激烈起来,“我就是讨厌这样,特别特别讨厌这样。特别讨厌!”

    她的脚不停地去踢床,在拼命地发泄情绪。

    左小右下意识把小澈从她身边拉开,怕她会误伤小澈。问,“你讨厌什么?”

    “我讨厌出生,讨厌活着,讨厌被爸爸骂,讨厌妈妈因为我死掉。”小兰说着整个人崩溃扭曲起来,脚下踢得更用力了。

    左小右看着她,觉得她有些可怜。

    狂躁的人心里就有伤痕,就像另一个人格的夜睿。

    左小右无意识地抬手顺了顺她的头发,轻叹,“你爸爸怎么会骂你呢,他宠你都来不及。”

    还把人宠成这样。

    话音一落,小兰重重地瘫坐在了地上,眼泪不断地往下落。这一刻,她就跟所有小孩子一样,可怜而柔弱身上再也没有一分嚣张。

    “我想我妈妈。”小兰突然抬头看她,“我好想见她让她不要生下我。”

    左小右低头看她,灯光下孩子两眼红肿,满脸通红,十分可怜。

    “傻/瓜,每个孩子都是妈妈的宝贝,妈妈为了你放弃了生命,你更应该好好珍惜自己,努力健康的活着才对啊。”

    小兰抹了抹眼泪,摇了摇头,“我不是宝贝,我是妈妈被强j的产物!”

    说这句话的时候,小兰的脸面无表情,仿佛自己也是那样认定的。

    左小右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就连小澈也茫然地看着她。

    “什么是强j?”小澈毕竟才四岁平时生活里谁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有些不懂。

    左小右不知道该怎么跟小澈解释,小兰显然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自顾自平静地说了下去,“爸爸说,我是妈妈被人强j生下来的,是杀死妈妈的凶手。”

    竟然,是这样。

    爱丽的死亡背后,显然有很多她不知道的故事。

    但是孩子何辜,又何能背负这些?

    “是,你爸爸告诉你的吗?”

    “嗯。”小兰平静地点点头。

    左小右皱了皱眉,看着岳郡那样好脾气的样子,竟然会跟这么小的孩子说这些。

    “阿姨,其实我不想妈妈因为我死。”目光看向小澈,“也不想弟弟去死。”

    左小右没有明白,小澈道,“她带我和爸爸从秘密小路跑出来的。”

    原来如此。

    左小右温柔地蹲下/身,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道,“小兰真是善良的孩子。”抓着她的话循循善诱道,“你爸爸又不是坏人,他请小澈过去,也只是做客而已。我们都不会死的。”

    小兰摇摇头,“爸爸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什么都知道。我也知道爸爸为什么每天都要去剪花,也知道他要做什么。”

    “你爸爸想做什么?”左小右问。

    她听到夜睿跟辰亦梵打电话说百花海下埋着硫磺。那是他要烧掉百花海。

    难道,还有别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