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金棺银椁
    男人一听,什么也顾不得,赶紧抱起孩子就追了上去。

    到了手术室,伏晓准备了一把手术刀,神色清冷的跟刚才判若两人。

    “把孩子放到手术台。”伏晓面色清冷,甚至染上了一些疏离。并将随身携带的小捣蛊拿出来,“第一,我需要你的一节指节尾骨。”

    “要做什么?”男人有些迟疑,是指开始怀疑,眼前这个女医生,过分的年轻。

    问完之后他就后悔了,对上伏晓那双毫无温度的眼眸,不由得颤了颤。

    “不是说要救孩子?这只是第一个条件,你要是办不到……”

    伏晓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已经快速的把手伸了出来。

    伏晓把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抬头看了看他,“你叫什么名字?”

    她平常并不喜欢多管闲事,断尾指摸骨这种事情,也不是谁都能做的,但,她有一个怪癖,月缺月圆摸,有缘人摸。

    再加上伏家的家训,她从小就不被允许使用。

    但,不知道为什么,孩子那双眼睛,让她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也是她决定要救这个孩子的原因之一。

    “封洲义。”

    听到他名字的时候,伏晓拿着手术刀的手微微一顿,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竟是封家的人。

    手中的手术刀在短暂的诧异过后,没有任何犹豫的,手起刀落,眨眼之间,男子的尾指骨已经掉落在小捣蛊里。

    封洲义只觉得一股冰凉,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感受到疼痛,就看到自己的尾指骨掉下去了。

    随即火辣辣的,钻心的疼痛袭来,差点晕眩。

    “第二,你会减少五年的寿命。”伏晓手脚麻利的替他止血,包扎,不冷不热的说道。

    一切搞定之后,才看向小捣蛊里的断指。

    用镊子把骨头取出来,再用捣子捣碎。

    封洲义却很淡定,仿佛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只是,他有些不解,想问她这是在做什么,可此时她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让他有些心底发寒。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最糟糕的情况也不过如此了。

    伏晓看着小捣蛊中的碎骨,却缓缓地眯起眼睛,她竟然什么都看不到,这可就奇怪了。

    从她摸骨以来,还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转头看了一眼封洲义,“这孩子什么时辰出生的。”

    “初一,凌晨十二点整”封洲义愣了一下,赶紧回答。

    伏晓了然的点了点头,“你先出去吧。”

    封洲义张了张口,想问,却又不知道该问什么,看着已经睡着了的孩子,沉默了片刻,才无声的退出手术室。

    伏晓端着小捣蛊,拈了一点碎骨,挑了挑眉头,“封家,还这么神秘,有意思。”

    一个小时后,伏晓抱着孩子从手术里出来。

    封洲义一直在门口等着,见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快不走过去,“孩子……”

    他生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即使这个年轻的过分的医生说,可以救他的孩子。

    伏晓再次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睡得安稳的孩子,眼中有了些许温度,“没事了,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出现任何意外,我不负责。”

    男人小心的从她怀中接过孩子,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心中虽然疑虑,但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我不会说。”

    伏晓再次看了一眼孩子,才大步流星的朝办公室走去。

    男子抱着孩子,看着伏晓离开的身影,似乎有些踉跄。

    ---

    回到办公室,伏晓的手都是麻的,几乎是跌坐在椅子上,并看了一眼外面圆的跟银盘似的月亮,闭了闭眼睛。

    她的脚往里一伸,却踢到了什么东西,伏晓直起身子去看,是一个快递。

    伏晓顿了一下,她记得去查房的时候,并没有这个快递。

    却还是弯腰把快递从脚边捞上来,看了一下收件人,嗯,是她自己。

    伏晓。

    不由得挑了挑眉头,拿起圆珠笔利落的划开胶带,便看到里面一个非常精致的,玉质的盒子,入手冰凉刺骨,伏晓被这玉盒的温度冷的皱了皱眉头。

    快递打开的同时,一股阴冷的气息蔓延,冷的伏晓缩了缩手指头。

    “晓晓。”

    电话中让人毛骨悚然却又心疼到极致的那个声音。

    伏晓的心怦怦直跳,危险,丢掉它。

    这个想法刚刚在脑海中闪过,她也真的将它丢掉了。

    与此同时,她也非常好奇,这玉盒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砰的一声,玉盒掉在了地上,玉盒的盖子也被摔开了。

    入眼的,是一个非常精致的,缩小版的棺材,银光闪闪,就跟外面的月亮一般,散发着冰冷的寒光。

    伏晓心跳的更厉害了,银棺?

    这大晚上的,看到这缩小版的银棺,说没有点什么想法,肯定是骗人的。

    紧接着,又是一声,“晓晓。”

    这一声晓晓,没有了之前的距离感,似乎那个声音,就在她的耳边,比冰还凉的冷从她的耳边划过。

    伏晓一个激灵,第一反应就是要离开这里,谁知下一秒,已经掉落在地上的银棺,突然炸裂开,炸成了一朵莲花的样子,莲花上,又是一小棺材,纯金质地的小棺材。

    饶是此时已经慌到想要逃跑的伏晓,都忍不住想要爆粗口了,银棺里面竟然是金棺。

    金棺银椁。

    看到这里,伏晓已经止不住的战栗了,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有多恐惧,惧怕到腿发软,不行,她要逃离这里。

    但,她就如同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那股刺骨的冰凉渐渐的靠近。

    她的脑海中被晓晓两个字冲撞,有那么一瞬间,她没有任何的反应。

    “晓晓。”

    又是一声,紧接着拿到声音继续说道,“把手覆上去。”

    伏晓的内心市非常抗拒的,她的意识非常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原本是要拒绝的,可下一秒,她就看到自己的手,已经听从那个声音,覆上了那金棺。

    银棺中的金棺,更加的精致,棺盖上刻着一龙一凤,两物交颈,看上去十分的缠绵,让旁观者都忍不住侧目。

    她心中不由得想,该不会是有暗恋她的人,用这种鬼东西表白吧?

    实在不是她多想,这个小棺材,大概只有55寸智能手机大小,整体也就是个手机包装盒,可那在手中,却非常的沉,常年的经验告诉伏晓,这东西是真金白银。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金棺的棺盖也已经被打开了。

    然而,就在金棺打开的一瞬间,办公室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