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我撞邪了
    伏晓推门进来,便见一道透明的影子伫立在自己的面前。

    虽然有点模糊,但还是清楚的看到了,他的眼睛。

    很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却又给人一种很专注的,在看情人的发燥的感觉。

    伏晓顿了顿,下意识的往后退去,然而那道影子如影随形,真的跟影子一样。

    “你……”伏晓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就感觉到自己的唇一凉。

    眼前的影子,一点点的清晰,先是额头,高挺的鼻梁,凉薄的唇,慢慢的是整个轮廓。

    “啊!”伏晓有些发怔,看着跟自己仅有几厘米相隔的脸,突然就大叫起来。

    “是我,封九。”男子低低的笑出声,不进不退,就那样看着她。

    伏晓闭嘴,眨了眨眼睛,心底的害怕丝毫没有减去,“刚刚也是你?”

    封九点头。

    伏晓几乎是本能的抬手就要打,巴掌会出去才发现,她的手竟然从他的脸上划过去了。

    没有实体。

    卧槽。

    伏晓吓得几乎是屁滚尿流,转身就往外跑,这个地方真的是太邪门了,她要辞职,她不干了。

    封九站在门口,讳莫如深的看着慌张逃离的伏晓。

    伏晓跌跌撞撞的跑到医院门口,看到前面站着一人,心中更加的慌张了,玛德,今天这是着邪了吗?

    她想停下来,才发现,自己的双脚根本不受控制。

    “你这慌慌张张的是要去干什么?”

    门口那人突然开口斥道,却让伏晓如同见到了救星,“爷爷,救我。”

    爷爷伏岩是个快要七十岁的老人,可目光依然凌厉,是伏晓心中的依靠。

    伏岩蹙眉,一把接住冲过来的伏晓,人也跟着往后退了几步,“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看到伏晓手腕上那道红痕,伏岩的眉心一跳。

    今天早上起床喝水的时候,相框突然掉在地上摔碎了,这让他心中极度的不安。

    就是因为不放心,他才想着来医院看看伏晓。

    没想到还真的出事了。

    伏晓压住脱了缰的心跳,回头看了一眼,交见身后空无一人,情绪却是越发的紧绷。

    那种被人如影随形的感觉,让她如芒在背。

    伏岩也跟着伏晓的动作歪了歪头,不明所以得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伏晓猛地的咽了口唾沫,“爷爷,我撞邪了!”

    伏岩的眼睛一直在伏晓的手腕上,随即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血色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退去。

    这是一种专属印迹!

    伏晓被他突然毫无血色的脸给吓了一跳,“爷爷,怎,怎么了?”

    在她的印象中,爷爷应该是见惯了这种事情的,怎么今天她一说撞邪,脸色都变了?

    “走,回家。”伏岩的声音都变了,拽着她的手就往回走。

    伏晓也快步跟上,实在是此时的医院太吓人了,阴森恐怖的让她毛骨悚然。

    一路上伏岩都没有说话,伏晓咽了口唾沫,头皮发麻的开口道,“爷爷,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昨天晚上值班的时候,有个快递,里面是个小棺材。”

    一听到小棺材,伏岩一个踉跄,人也跟着往前跌去,伏晓伸手就要扶他,“爷爷,你怎么了?”

    伏岩手腕一转,反握住伏晓的手,“东西呢?”

    伏晓清晰的感觉到他在发抖,更加不敢耽搁了,赶紧从自己背包里拿出那个小棺材,递到他面前。

    他一看到那东西,整个人就是一个趔趄,差点没有晕过去。

    伏晓一看这情况就知道糟糕了,“爷爷,你别吓我。”

    伏岩缓了好一会儿,那种窒息般的晕眩才逐渐消失。

    就连看着伏晓的眼神,都有一种痛不欲生的窒息感。

    伏晓刚要问是怎么回事,伏岩苍老的声音就打断了她,“先回家。”

    医院距离伏岩的住处并不远,步行十几分钟就到了。

    伏晓先给他倒了杯水,才再次问道,“爷爷?”

    伏岩双手微抖得喝了口水,才仔细的看小棺材。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慌乱,看着这个小棺材,他反而冷静了下来。

    真是没有想到的,这个诅咒,最终还是回到了伏家。

    “晓晓,”伏岩沉声开口,“这里面的东西,你看过了吗?”

    伏家祖上是做捉鬼师的行当,每一代只有一个女孩子,而且下场都会很惨。

    就是不想让伏晓重蹈覆辙,他们才尽一切可能的让她避免接触这些,然而有些事情,是天注定的,避无可避。

    伏晓一愣,“里面有什么?”

    当时在医院,她根本就没来得及去看,刘瑶就进去,然后跑的时候就遇到那个封九。

    伏岩眉心一跳,将小棺材递过去,“没看过更好,这东西先放在我这里,这几天,你就住在我这里,哪里也不许去。”

    伏晓正要点头,“可是,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跟我一起值班的刘瑶,情况似乎不对劲。”

    刘瑶的事情,爷爷并没有过多的追问,他现在最烦心的就是这个小棺材,若是普通的还好,但这是伏家的死劫,金棺银椁。

    一直到了下午,伏晓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爷爷才从房间里出来,径直走到她跟前。

    “醒醒。”伏岩的声音非常严肃,“你看看这个。”

    由于早上才遇到那种诡异的事情,听到有人说话,一下就从沙发上滚下来了,惊得面无人色。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老人,心中定了定,“爷爷,”

    伏岩把那小棺材放到茶几上,“这个东西,对于伏家来说,是最恶毒的诅咒,只要它出现,伏家就不再有安宁的日子,现在,最危险的是你。”

    说着,他又将一张符纸拿出来,“这是上古灵符,应该是能护你周全的。”

    “爷爷,不要吓我,你跟我说实话,我是不是活不了多久了?”

    这一次,伏晓的脸色是彻底的白了,上古灵符她是知道的,对于伏家来说,这可以说是镇宅之物了,现在爷爷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伏岩充满褶皱的脸尽是沧桑,看着她的目光更是晦涩难懂,“不会,只要有我在,就一定不会。”

    他该怎么告诉自己唯一的孙女,那是根本无解的死咒,被诅咒的伏家人,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