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你就给我个痛快的
    然后就猛的住了口,轻咳一声,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没什么,我们先离开这里。”

    说完拽着俞晓薇的手就往外走,她真是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

    这期间,伏晓都没有回头看一眼刚刚救了自己的封九。

    封九的脸,一瞬间就黑的彻底。

    好不容易从太平间跑出来,两个姑娘跌坐在医院门口大口的喘气。

    伏晓由于刚刚退烧,本来就浑身无力,现在更是透支的厉害。

    “踏马的我再也不要踏进这家医院半步。”良久,伏晓才有气无力的爆了声粗口。

    两人一路相扶回到爷爷住的小公寓,进了屋,才算松了口气。

    爷爷看到两人愣了一下,“不是明天才出院?”

    伏晓跌跌撞撞的把自己摔到椅子上,大口的喘气,跑了这一路,她的手脚都没有暖过来。

    俞晓薇见伏晓猛的灌水,赶紧说到,“爷爷,医院出事了。”

    爷爷蹙眉,示意她也坐下,又看了一眼伏晓手腕的红葫芦,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伏晓一口气喝了一杯水,才说道,“刘瑶肚子里的是个鬼婴。”

    一听是鬼婴,爷爷的脸色变了变,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灼灼的看着伏晓,“你又见到他了?”

    伏晓一顿,晦涩的点了点头,今天能从太平间里逃出来,全靠封九。

    爷爷叹息着摇了摇头,“既然没事,医院的工作……”

    不等他说完,伏晓开口就说,“我要辞职!”

    她再也不要去那里了,太吓人了。

    俞晓薇嘴角一抽,看向爷爷,爷爷满是褶子的脸也动了动,“这恐怕由不得你,而且就算你不去,那些东西也会跟到家里来。”

    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看样子那张上古灵符都没有作用,这可真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伏晓的脸色更苍白了,嘴唇也有些哆嗦,那模样像是快要哭出来了一样,“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她平日里不过就是心情好的时候,给人家摸骨摸骨,仅此而已,再也没有做过其他的事情了。

    俞晓薇也是一脸担忧的看向爷爷,“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刚刚在医院,别说伏晓,就连她都快要屁滚尿流,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见过这种名场面。

    爷爷蹙眉,沉沉的看着伏晓,眼中似乎有什么在涌动。

    伏晓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这种眼神跟一言不发,再看看俞晓薇,也是一脸沉重。

    她就更心烦了,能不能不要一副看着将死之人的眼神看着她?

    吞了吞口水,“爷爷,你就给我个痛快的,我到底能不能躲过?”

    爷爷轻轻的摇头,“不能。”

    擦。

    听到爷爷肯定的回答,伏晓更郁闷了,胸口憋着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别提有多难受了。

    “不过,”爷爷也觉得自己的话很可能会吓坏她,又赶紧补充道,“不过,若是能找到你姑奶奶,兴许会有办法。”

    一听到姑奶奶三个字,伏晓有了点精神,“姑奶奶不是已经失踪了几十年了吗?”

    说句实在大不敬的话,爷爷今年都七十多岁了,姑奶奶也就比他小两岁。

    再说了,这么多年,爷爷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她,现在说起来,无异于画饼充饥。

    爷爷的脸色又是一变,瞪了伏晓一眼,一下就颓靡了下去。

    伏晓瘪了瘪嘴,暗暗责怪自己说话不过脑子。

    干咳了一声,想要安慰一下爷爷,就听爷爷口气很沉的说了句,“你姑奶奶还活着。”

    伏晓一愣,俞晓薇也知道姑奶奶的事情,停顿了一下,才说到,“我觉得可以让我师傅帮忙找找。”

    说起这个师傅,俞晓薇真的是一脸崇拜。

    爷爷并没有急着表态,若是以前,他十有不会同意,人海茫茫,去哪里找?

    可现在,“若是能联系到你师父,那就是最好了。”

    俞晓薇猛的点头。

    伏晓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很压抑,“我哥呢?跑哪里鬼混了?”

    俞晓薇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爷爷。

    “他说出去一趟,晚一点回来。”爷爷挑了挑眉头,“薇薇今晚就别回去了,太晚了。”

    俞晓薇也正有此意,点了点头。

    后半夜倒是很安静,伏鹤鸣回来,两个丫头都没有察觉到。

    爷爷一直都没睡,就等着伏鹤鸣回来。

    “爷爷,”伏鹤鸣悄悄地打开门,看了一眼睡着的两个丫头,又悄悄的关好门,“我请了个先生过来,明天中午过来看看。”

    爷爷叹了口气,“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她还没有消息吗?”

    伏鹤鸣沉默的摇了摇头,脸色也是分的不好看。

    没有找到,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样强烈的希望找到姑奶奶,毕竟找到她,就有可能会救妹妹伏晓。

    可这么多年姑奶奶都是杳无音信,又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隔天中午,伏鹤鸣请来的那个先生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到了。

    此时的伏鹤鸣正在哄祖宗一样的哄着伏晓。

    “那不然你要怎么办?”伏鹤鸣很头疼,伏晓根本就是一个矛盾综合体。

    从小就害怕这些事情,可偏偏,却拥有一项特殊的才能,摸骨。

    “我谁都不想见。”伏晓用被子捂着头,瓮声瓮气的低吼道。

    她连自己都不相信了,更何况是别人?

    “就这一次好不好?”伏鹤鸣一把扯开她的被子,“说不定这个先生能救你的命呢?”

    伏晓很明显的抖了抖,这两天的遭遇对她来说,绝对是噩梦?

    伏鹤鸣见她突然安静了,又继续说道,“你昨天做梦都是那些东西,看看也没什么不好,对不对?”

    有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养了个女儿。

    伏晓吸了吸鼻子,才勉强答应,“好吧。”

    不是她不配合,爷爷说过,那小金棺是致命的诅咒,根本无解,所以她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

    从它出现之后,这两天没有一天太平日子。

    “来,拿出你的气势来。”伏鹤鸣轻笑,伸手去拽她。

    伏晓昨晚也没怎么睡,俞晓薇天一亮就走了,说是去找他师傅救命。

    从房间里出来,伏鹤鸣看到来人,愣了一下。

    他很随意的站在沙发前,一头利落的短发,个子也非常高,皮肤很白,给人一种很病态的弱感。

    这个人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