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封家老九选新娘
    “冒昧来打扰,希望不要介意。”

    伏鹤鸣猛然回神,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十分恭敬,“丁先生,您见外了。”

    开玩笑,他昨天请的先生虽然也有些名气,但很眼前这位相比,那可就是天壤之别了。

    眼前这人名叫丁积善,据说这个人十分的厉害,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很小的时候是看手相,没有成年就已经精通周易八卦,星像风水,只要他同意给你看,有两个原因,要么是将死之人,要么,就是他想救得人。

    那么,他今天来这里,是属于哪一种?

    不由的,伏鹤鸣连呼吸都有些窒息。

    从伏晓出来,丁积善的目光几乎就没有从她身上移开。

    她每距离他近一点,他的脸色就更白一分。

    伏晓被他看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的眼神,沉得吓人,让她如芒在背。

    几乎是下意识的,伏晓就往伏鹤鸣身后躲去。

    “丁师傅,这……”伏鹤鸣也看出丁积善的神情不对,赶紧开口问道,“我妹妹是没救了吗?”

    被这样一问,丁积善似乎才猛然回神,神情切换的也很快,似乎刚刚失态的人,不是他,“这个,还不好说。”

    可他的目光,依旧在伏鹤鸣身后的伏晓身上。

    伏晓一看到他,就觉得有些害怕,尤其是他的目光,“哥,这个人是谁?”

    由于伏家总是刻意让她避开这些,有时候就连这方面的人都给她阻断了。

    “这是丁先生,请他来给你算算。”伏鹤鸣一把把她从身后拽出来,介绍到,“丁先生,这就是我妹妹。”

    丁积善笑了笑,才缓缓收回目光,“方便给我看看吗?”

    伏晓跟伏鹤鸣两人一愣,都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疑惑的对视一眼。

    丁积善又是一笑,目光再次落在伏晓身上,只不过这一次,就多了些许的幽深。

    “她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丁积善缓缓落座,可他眼中的光芒,却亮的吓人。

    这个时候,伏晓呆呆的看着伏鹤鸣,见他也是一脸懵,然后才看向丁积善。

    “我不知道啊!”伏晓很茫然。

    伏鹤鸣对着他笑了笑,“还请先生明说。”

    伏晓挑了挑眉头,觉得自家哥哥跟平时里不一样,带着一丝丝的,额,谄媚。

    丁积善也不拐弯抹角,很直接的开口,“这两天,你没有收到什么特殊的东西?”

    一听特殊两个字,伏晓的脑海里一瞬间就浮现出那个金棺银椁,不由抖了抖,防备的看着他。

    丁积善再次开口,“我需要看看那东西。”

    刚才他一进来,就感觉到一股阴森呢鬼气,活人长年在鬼气很重的地方待着,很容易减寿。

    伏晓顿了顿,下意识的就看向伏鹤鸣。

    伏鹤鸣也是一脸懵,“你收到了什么特殊的东西?”

    伏晓目光也有些游弋,因为爷爷叮嘱她,这些东西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就连哥哥她都没有告诉。

    此时的她,正在进行思想斗争,是说还是不说?

    就在她下定决心不说的时候,丁积善淡笑着开口,“是不是类似于棺……”

    嗷艹!

    大爷的!

    伏晓迅速甩开伏鹤鸣的手,跑过去捂住丁积善的嘴,“你不要说话。”

    嘶。

    伏鹤鸣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没有想到伏晓竟然直接把人摁在椅子上,捂着人家的嘴威胁不让说话。

    “晓晓……”

    他吓得赶紧去拽伏晓,却见丁积善没事人一样的摆了摆手,“那就是有了。”

    伏晓的黑了,面色不善的瞪着他,恶狠狠的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丁积善抬手,点了点她的眉心,“从这里知道的。”

    都说一个人的眼睛可以看出很多,同样,眉心也能。

    伏晓的眉宇间凝聚着一团黑气,变幻莫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警示。

    伏晓下意识的往后靠,想要躲开,丁积善再次弹了弹她的脑门,“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

    伏晓一下拍开他的手跳开,刚要拒绝,伏鹤鸣早已经说出来了。

    伏晓眉心跳了跳。

    丁积善听到她的生辰八字,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

    见他脸色变了,伏鹤鸣心中一紧,赶紧往前走了几步,问道,“有什么问题?”

    伏家祖上就是这方面的行家,可到了他这里,一点都不懂啊。

    丁积善一把拽住伏晓的手,“这是伏家的上古灵符?”

    说完放开手,摇了摇头,随即起身,“你这是禁忌诅咒,恐怕无解。”

    伏鹤鸣一看他要走,就想拦着他,可丁积善走的太快,他刚刚走了两步,他就已经走出去好远。

    一回头看见伏晓一脸惨白的站在那里。

    他吓了一跳,“晓晓,”

    伏晓回神,刚刚丁积善看她的眼神,很复杂,尤其是他触碰自己眉心的时候,带着一点点的刺痛。

    “哥,他是什么人?”伏晓打断他,嘴眼睛里也跟着冒光。

    知道了丁积善是什么人,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就冒了出来。

    到了晚上,伏晓整装待发,正准备出门,却被伏岩跟伏鹤鸣拦住。

    今天下午,伏鹤鸣就觉得伏晓不太正常,就一直留意着,谁知道刚吃过饭,伏晓就有了动作。

    “你要去做什么?”爷爷皱着眉头,冷着一张脸问道,“这么晚了,你要去做什么?”

    现在只要伏晓不在他的视线范围,他就胆战心惊。

    伏晓面色一变,有些犹豫,嗫嚅着,“今天哥……”

    “我知道,”爷爷的脸色更严肃了,伏鹤鸣已经跟他说了,但是,“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

    伏晓憋嘴,只能点了点头,恨恨的瞪了一眼伏鹤鸣,伏鹤鸣脸色一僵,他是无辜的。

    爷爷哪里能看不出自己孙女在想什么,“这个东西你拿着吧。”

    说着塞进她手中,转身就走,还不忘记吩咐,“看着她,别让她乱跑。”

    伏晓哼了一声,抱着东西就回了房间,只剩下伏鹤鸣一个人在那里发愣。

    隔天一早,都城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

    封家老九海选新娘!

    这消息一出,所有人都疯狂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