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冥婚劫
    这是一条很危险的路,伏家的人,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但,他们轻易不会用这种方法。

    “敢!”伏晓几乎没有犹豫的开口,都到了这个地步,九死一生跟一定死,她当然会选择九死一生。

    丁积善似乎松了口气,“关于伏家的死咒,我只知道第一步,后续的事情,你需要先找到守墓人,才能继续。

    “是活的吗?”伏晓知道自己这样问很粗鲁,但她已经顾不上了。

    “是,但具体在什么方位,我现在算不出来,”丁积善的脸色有一瞬间的紧绷,“这个,你可能要去问问你爷爷。”

    伏晓点了点头,“你刚刚说的两次冥婚是什么意思?”

    丁积善的脸色又是一僵,随即白的吓人,“第一次,是伏家的诅咒,伏家的诅咒分为几种,因人而异,你的是冥婚劫!”

    擦,听他这意思,她这是嫁给了两个死人?

    要不要这么离奇?

    “丁先生,有没有办法知道具体的?”伏鹤鸣追问到,他总觉得丁积善欲言又止,却又总忍不住想要提醒他们。

    那他,是要告诉他们什么呢?

    “金棺银椁里面应该是有答案的。”丁积善蹙眉,其实他很想看看那个小棺材是什么样的?

    伏晓一顿,倏然想到当天在小棺材里面看到的两个名字。

    除了她的名字伏晓,还有一个,封熙衍!

    “冥婚劫就是说,我会跟死人结婚,还是两次?”伏晓惊骇的抽了抽嘴角。

    不会这么倒霉吧?

    丁积善清冷的一哼,“不是会,是已经。”

    “……”伏晓烦躁的抹了把脸,“那倒是有没有办法啊大哥,你这么说一句掩一句的毛病真讨厌!”

    一直没有说话的伏鹤鸣赶紧拽了她一下,“别胡说。”

    丁积善却没有计较,“从你触碰到那个小棺材开始,你这冥婚就已经结成了。”

    “……”

    伏晓只觉得眼前一黑,雾草,她当时干什么那么手欠,还特妈的怀揣着天大的好奇心想去看看里面是什么。

    “是不是找到守墓人就能解开?”伏鹤鸣一把抱住即将晕倒的伏晓,轻声问道,看着丁积善的眼神,也无比的炙热。

    丁积善迟疑的点了点头,目光再次看向伏晓的手腕上,颜色又深了些许。

    看样子,那道上古灵符根本就镇不住。

    更奇怪的是,他用伏晓的八字,竟然算不到她的前路,一片空白。

    回到伏岩的小公寓,伏岩早就焦急的在客厅里转来转去,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

    一看到伏鹤鸣搀着伏晓进来,脸色一凛,“又出事了?”

    伏鹤鸣摇头,“刚刚去见了丁先生,爷爷,”

    说话间,他已经让伏晓坐到沙发上了,只是她的脸色是真的不好看。

    “丁先生说,爷爷知道救晓晓的方法。”伏鹤鸣目不转睛的看着伏岩,似乎是想要试探什么。

    伏岩顿了顿,眸光一闪,晦涩莫名的看了一眼伏鹤鸣。

    伏岩经过几天的挣扎,终于下定了决心,谁知道这个混蛋小子竟然上来就试探他。

    “滚一边儿去!”伏岩瞪了他一眼,才走到伏晓身边,“既然你们见过丁积善,想必他已经告诉你们,想要破解这个诅咒,就必须找到守墓人?”

    伏鹤鸣立刻点头,“是的。”

    伏岩拍了拍伏晓的额头,继续说道,“我当初不说,一来是因为,这么多年,谁也没有见过这守墓人,再来,更没有人知道他的踪迹。”

    所以,说了等于白说!

    伏鹤鸣一时间哑然,同时又有些愧疚,他真的是脑子抽了才会以为爷爷不想救伏晓。

    伏晓还没有从两次冥婚的刺激中回过神来,怏怏的道,“就没有一点比较容易的解决方法吗!”

    没见她已经快要崩溃了吗?

    伏岩脸色变了变,却是什么都没说。

    “那晓晓身上的冥婚能解除吗?”伏鹤鸣越发的担忧。

    伏晓醉生梦死的回到房间,趴在床上就有些昏昏欲睡。

    恍惚间,她竟然看到了一个小孩子。

    她想睁开眼睛看清楚那个孩子,可谁知道,她的眼皮竟然沉如千金。

    那个孩子咯咯的笑出声,小小的身子忽明忽暗的闪过来。

    “我还是找到你了,。

    是鬼胎。

    伏晓的思想在挣扎,拼命地想要喊救命,可她根本发不了声音。

    此时她只有一个想法,完蛋了!

    鬼胎猛然间露出本来面目,青面獠牙,血盆大口张的比它的头都大,生猛的就扑了过来!

    眼看着这面目狰狞的鬼胎就要咬到她,下一秒,只见伏晓手腕上金光一闪,就把迎面要来的鬼胎拍了出去。

    与此同时,伏晓也清醒了过来,整个人从床上滚了下去。

    看着鬼胎的头,一点点的化成黑色的脓水一样的东西。

    她想闭上眼睛,不要去看这让人即恶心又害怕的东西。

    可不等她闭上眼睛,就见那鬼胎卷土重来,那没了半个脑袋的鬼胎的速度,比刚才还要快,几乎没影般的冲了过来。

    伏晓嗷的一声就往后躲,肯能是惊吓过度,她都忘记自己已经翻身下床,整个人直直的往后栽了下去。

    更可悲的是,她的头,撞到了离床不远的椅子上。

    嘶?

    疼的伏晓眼冒金星,眼泪都流出来了,“伏鹤鸣,救命啊。”

    鬼胎以眨眼的速度,就已经到了伏晓跟前,但是这一次,它并没有被弹出去,在撞过来的时候,卷起床单,把伏晓的手腕给裹住。

    “你跑不掉了,你欠下的,现在就让你偿还。”

    鬼胎的声音,实在算不得好听,距离之近到震耳欲聋般的刺耳。

    伏晓想抬起手挡住它,才发现她的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绑在了椅子上。

    与没了半张脸的鬼胎面对面!

    她已经被吓得声音都沙哑了,“我欠你什么了?”

    几乎从一见面开始,这个面目可憎的鬼胎就再说她满身罪恶。

    她很茫然。

    “嘎嘎嘎嘎,”鬼胎发出恶劣的桀桀的笑声,“你欠了我的命。”

    艹!

    伏晓忍不住爆粗口,她活了二十二年,别说杀人了,就连杀只鸡,她都会充满罪恶感。

    鬼胎似乎十分的不耐烦,一只还没有成型的手,狠狠地掐住它的脖子。

    它的脸,似乎更恐怖了。

    被突然掐住喉咙的伏晓,脸涨得通红,几乎窒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