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一点该有的矜持都没有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就在伏晓觉得自己三魂七魄都要游离的时候,一道如同天籁的声音响起,瞬间就解救了她的脖子。

    咳咳咳!

    伏晓咳得几乎都要脱力,奈何手依旧被绑着。

    丁积善的目光第一时间就是找伏晓,看到她剧烈的咳嗽,猛然松了口气,随后,手中的符纸,已经狠狠地朝着试图再次索命的鬼胎砸去。

    吼!

    符纸非常精准的贴在了鬼胎的胸口处,鬼胎怪叫的瞬间被弹了出去,它的周身泛起了一层黑气。

    吞噬的死气!

    神色一凛,二十几张符纸腾空而立,形成一张凌空符纸,如同一张巨大的网。

    伏鹤鸣见丁积善已经控制住了场面,赶紧跑进去,从地上把伏晓抱起来,低声询问她有没有事,伏晓已经被吓得忘记了害怕,“丁先生,它说我欠了他的命。”

    那张大网已经把鬼胎密不透风的裹住了,发出淡淡的金光,随着鬼胎的挣扎,时而浓烈,时而暗沉。

    丁积善听到伏晓的话,空隙间回头看了她一眼,却是一语不发。

    伏鹤鸣抱搂半抱着伏晓就往外走,伏晓也不想在这里呆着,对着丁积善说了声小心就跟着伏鹤鸣出去了。

    可谁知道,这一出去,外面就更吓人了,本就不大的小客厅,挤满了小孩子。

    伏晓倒吸了一口冷气,双-腿不可抑制的就开始发软,然而,强烈的求生欲让她紧紧的抓住伏鹤鸣的衣服,“哥,这又是什么情况?”

    伏鹤鸣也没有想到,外面竟然也被占领,吞了吞口水,“我这里有符纸。”

    半夜里,他们都已经睡了,没想到丁积善竟然前来敲门,说是伏晓有危险,当时他还觉得很奇怪,这好端端的,会有什么危险。

    丁积善让他去开伏晓的门,随后给了他十几张符纸,让他自保。

    伏晓被伏鹤鸣半抱着,说实话,这个姿势是真的不好受,然而她的腿,就像是跟人长跑比赛一样,灌了铅。

    伏鹤鸣显然也没有指望伏晓能在这个时候站起来,单手抱着她到了相对比较安静的沙发上,在她的周围贴满了符纸,以防那些小鬼靠近她。

    那些符纸是真的有用,成群的小鬼竟然真的不敢靠近伏晓。

    却发出唧唧喳喳的声音,似乎在进行某种仪式。

    伏晓用一种葛优瘫的姿势瘫在沙发上,手却抓住想要走开的伏鹤鸣,“哥,你去哪里?”

    她胆小。

    伏鹤鸣回头看了她一眼,脱口而出的话就给咽了下去,“我哪里都不去。”

    伏晓微微点头,人却有点昏昏沉沉,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赶都赶不出去。

    “晓晓?”伏鹤鸣看伏晓脸红的不太正常,赶紧俯身去看,可就在这一瞬间,事故发生了。

    客厅里的窗户上的玻璃,发出噶扎噶扎刺耳难听的抓挠声,伏晓身子一僵,几乎是本能的寻求庇佑,伏鹤鸣刚要把她抱起来,可他的身子竟然半俯着身子,静止不动了。

    他的一只手,还被伏晓紧紧的拽着。

    伏晓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寒气逼人,下一秒,却见丁积善对着自己的脑门狠狠地拍了一下,原本混沌的伏晓,一阵清明。

    屋子里那些小鬼消失了个干净,仿佛一切都只是几人的错觉。

    伏晓虽然清明,却也恍惚,“你怎么在这里?”

    看上去,丁积善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大。

    丁积善深深地看了一眼伏晓,“最近哪里都不算是太平,我今天算到你有难,就赶过来了。”

    伏晓点了点头,想要给他倒杯水,却发现自己的手抖得连水杯都拿不住。

    丁积善蹙眉,走过来从她手中拿过水杯,“有没有受伤?”

    伏晓摇头,伏鹤鸣也从刚刚的僵硬中缓过来,“丁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丁积善的脸,白的如同面粉一样,可那双眼睛,却是亮的吓人。

    “在这之前,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解决掉?”丁积善音色突然就变得沙哑,是一种不能言说的沙哑,就像是被车辙碾过一样的破音。

    伏晓惊于他突然变了声音,犹豫了一下,才不怎么流利的说道,“没有,我爷爷呢?”

    伏鹤鸣拍了拍她的肩膀,倒是真的把丁积善当成了救星,“爷爷说今晚去医院看看,晓晓收到那东西是在医院,他想看看医院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丁积善沉默了一下,纤长而白的近乎透明的手动了动,脸色变了变,“要糟。”

    说着也顾不上两人是什么反应,抬步就往外走。

    伏鹤鸣转头看了一眼脸色通红的伏晓,顿了顿,伏晓早就拽起他的胳膊,“跟上啊。”

    她可不想大晚上的再一次撞见鬼,实在是太糟糕了。

    伏鹤鸣自然是不放心伏晓,赶紧跟着出去了。

    丁积善走的非常快,伏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刚刚开始,她的腿就有些无力,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跑了没两步,整个人就跟着往前趴去。

    丁积善似乎长着后眼,立刻转过身扶住她的手,将她带了起来,蹙眉道,“你们跟来做什么?”

    伏晓喘了口气,“我害怕。”

    理直气壮。

    紧绷的丁积善一哽,就想着把她丢在这里不管了,最终还是弓下身子,“上来。”

    伏晓犹豫了一下,伏鹤鸣也跟了上来,刚要说他背,伏晓就已经趴在人家的背上,丝毫没有一点作为女孩子的矜持。

    丁积善背起人就快步往医院的方向走,伏鹤鸣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总觉得丁积善跟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很快,三人就到了医院,丁积善把伏晓放下来,让她背靠着医院威武雄壮的大门,“你就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你爷爷。”

    说着松开手就往里走,却被伏晓一把拽住,“我们在这里出点什么事情,也没有办法应付啊。”

    这是真的。

    丁积善顿了顿,又看了一眼一语不发的伏鹤鸣,很快做了决定,“走。”

    随即又要背起伏晓,却被伏鹤鸣拦住,“丁先生,我来背,等一下有什么事情,你不方便。”

    丁积善点了点头,扶着伏晓跳上伏鹤鸣的背,三人才再次往里走。

    刚刚在医院大门口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但一只脚刚踏进来,就发现这里冷的跟冰窖一样,一脚冰冷,一脚温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