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丁先生,你的脸
    伏晓趴在伏鹤鸣身上没有来得打了个寒颤,“哥……”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想从伏鹤鸣背上跳下来,伏鹤鸣以为她不舒服,“怎么了?”

    丁积善却抬手用符纸捂住他的嘴,示意他不要说话,保持安静。

    伏晓咽了口口水,受了惊的小眼神灼灼的看着丁积善,不知道是心电感应,还是凑巧,丁积善竟然真的回头看了伏晓一眼,“很熟悉的气息,鬼胎现在已经被封在镇魂符里,这里的死气,比鬼胎更严重。”

    那是一种充满毁灭的吞噬的死气。

    丁积善突然把两人挡在身后,目光凛冽的看着漆黑的前方。

    只是,他的皮肤更加的苍白了。

    “出来。”丁积善清润的声音响起,却带动了周遭的风动。

    天寒地冻的天气,在加上半夜,分外的冷。

    枯枝发出略微细碎的声响,给这阴冷的夜色平添了几许默然。

    而此时在伏鹤鸣背上的伏晓,原本黑亮的双眼,突然红光一闪,抬手对着丁积善的后背拍了过去。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别说伏鹤鸣,丁积善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后背被人狠狠地拍了一掌,他整个人都不可控制的踉跄的往前趔趄了几步。

    倏然转过头,就看到可怖的一幕。

    伏晓双眼通红,手如同钢铁般的掐住伏鹤鸣的脖子,胳膊上的青筋尽出,可见使用了全力。

    伏鹤鸣双目爆睁,不敢挣扎,怕伤到伏晓,只能用手拍她的手,“晓,晓晓,松手,我是哥哥。”

    每一个字都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可伏晓却如同没有听到一般,越发的用力。

    丁积善眸光一厉,手中的符纸顿时飞出,精准的砸在了伏晓的脑门上,只见符纸与伏晓脑门碰撞的瞬间,有一股青烟冒了出来,发出滋滋的烤肉声。

    伏晓的手慢慢的脱了力,身子软软的往后倒去。

    丁积善的反应比伏鹤鸣要快得多,在符纸飞出的瞬间,人也就跟着跑了过来,伏晓倒下去的那一刻,他已经跑到伏晓跟前,一把将她抱进了怀中。

    眉心却戾气极重。

    伏晓已经晕了过去,伏鹤鸣跌坐在地上,不断的咳嗽。

    丁积善环视了一眼四周,此时外面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亮了,前面的花园里,也有几盏灯。

    “晓晓怎么样?”伏鹤鸣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又咳嗽了一声问道。

    “晕过去了。”丁积善抱着她,见伏鹤鸣要把人抱过去,没什么情绪的开了口,“这些你拿着,”

    伏鹤鸣楞了一下,却发现他根本就没有看着自己,只是脸色沉的可怕,也不敢说什么,从他手中接过那些符纸,心中却有个疑惑,第一次他见到伏晓,那眼神,分明就是以前见过,可伏晓,却是一副你谁啊的混蛋样子,让他一时间有些吃不准。

    丁积善再次背起伏晓,脚步却有些乱。

    伏鹤鸣紧紧的跟在丁积善身侧,时不时的看看已经晕过去的伏晓,心中却有些庆幸,晕过去也好,伏晓这两天本来就处于极度惊惧之中,再这样下去,非得出现点什么问题。

    不过,他自己都有些奇怪,爷爷这大晚上的为什么要来医院,即便是丁积善已经给了解释,但,这中间依然有很多解释不通的地方。

    可他又不知道怎么问。

    丁积善属于那种,你不说话,他绝对不会开口的类型,即便是你开口了,他也不见得会理你。

    很快,三人就进去了,直到上了医院的二楼,都没有找到伏岩。

    丁积善却越走越慢,背上的伏晓依然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一直到了三楼,伏鹤鸣才猛然发现,他的脚步重如千斤,不由得一惊,“先生,你……”

    他这一说话不要紧,走廊里声控灯也跟着亮了起来,却没有任何的光,却隐隐有些刺眼,冷风四窜,打在人的脸上,生疼。

    丁积善目光颇为清冷,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伏鹤鸣,伏鹤鸣立刻就识相的闭上了嘴,实在是他的眼睛,太吓人了,就跟住着一只猛兽,随时都能脱框而出。

    突然,丁积善停住了脚步,原本苍白到极致的脸,竟然奇迹般地出现了点点的红色。

    很快那红色如同活的一样,在他的脸上慢慢的蠕动,甚至蔓延到他的唇上。

    与此同时,不等伏鹤鸣反应过来,丁积善已经把伏晓塞进了他的怀中,“找个安全的……”

    话没有说完,就断了,只有那张脸,越来越多的红色蠕动。

    伏鹤鸣大惊,“丁先生,你的脸……”

    丁积善的表情痛苦的都有些扭曲,却是一声不吭,似乎是在跟那些红色的东西作斗争。

    伏鹤鸣抱着伏晓,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他有预感,只要动了,就会让丁积善万劫不复。

    死寂,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中突然爆发,三人的心跳都能听得清晰。

    伏鹤鸣首先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对于这些牛鬼蛇神,是真的没在怕的,但是今天这种情况,他竟然真的被吓到了。

    “往前走。”

    良久,久到伏鹤鸣以为丁积善跄踉的就要倒下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说话了。

    “丁先生,”

    不等伏鹤鸣说话,她怀中刚刚清醒过来的伏晓突然尖锐的开口,“小心你的身后。”

    然而,她这声提醒已经晚了。

    一个身穿红衣的,没有头的高大的尸体已经紧紧的从后面抱住了丁积善。

    伏晓尖叫一声,伏鹤鸣也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伏晓虽然害怕,但是看到丁积善被那红衣尸体抱住,挣扎着从伏鹤鸣怀中跳下来,手也有些不利索的从伏鹤鸣手中抢过符纸,对着那红衣尸体就冲了过去。

    “别过来。”

    “快回来。”

    丁积善跟伏鹤鸣两人同时开口喊道,尤其是丁积善,他的脸,红的可怖,与那双溅红的眼睛如出一辙。

    伏晓虽然腿没有力气,但跑的还是很快,符纸却贴在了红衣尸体的胳膊上。

    只有这一瞬间就已经足够了,丁积善已经从刚刚震惊中回过神来,双臂用力,整个人就腾空而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