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封家冥婚的目的是什么?
    丁积善的动作没有丝毫的缝隙,就在伏晓把符纸贴在红衣尸体的一瞬间,他双手掣肘住红衣尸体的双手,借力腾空而起,与此同时,还不忘朝伏鹤鸣喊到,“把她拽走。”

    此时的他顾不到伏晓。

    伏鹤鸣也没有闲着,手中的符纸不断地挥舞,抬脚对着从后面抱上来的尸体踹过去。

    医院走廊的两端,冲出来无数的红衣尸体,一时间,走廊里充斥着一种难以名状的臭味。

    伏晓在刚刚基本上已经用光了全部的力气,她的腿已经软的快要没有任何知觉,整个人就跟着跌坐在地上。

    伏鹤鸣一看状况不好,又踹开两个红衣尸体跑到伏晓身边,试图把她拽起来,结果不知道伏晓是胖了还是怎么回事,竟然重若千斤,他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伏晓居然丝毫不动。

    他一急,弯身就要把人抱起来,却听到前方不远处丁积善痛苦的闷哼声。

    伏晓也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但还是无力地踢他一脚,“快去帮忙。”

    她的黑瞳一缩,那些红衣尸体,她在太平间遇到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害怕到了极致所以麻木,她转头看了一眼如同被黑布笼罩的窗外,穿了两口气,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来。

    伏鹤鸣略一犹豫,却被伏晓一把推出去。

    伏晓动了动手中的上古灵符,虽然心中还是有些犯嘀咕,她的背靠着墙壁,才看到已经不由分说扑过来的尸体。

    艹。

    伏晓伸手去拽手腕上的上古灵符,指尖刚刚触碰到,手背就是一凉,一股劲风袭来。

    “卧槽,死定了。”伏晓猛地闭上眼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太残忍了。

    嘈杂的四周,突然就安静下来,刚刚猎猎作响的劲风,也消停了下去。

    手上的冰凉不减,去把人从地上带起来,就着这个姿势往前走。

    伏晓猛地睁开眼睛,便看到还有些透明的封九,揽着自己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封九。”

    她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这个人,哦不,是这只鬼。

    已经死了几年的鬼。

    封九却如同没有听见一般,只有黑暗中,那双带着星火的黑眸,极为显眼。

    伏晓张了张口,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被上古灵符镇压者的红痕,此时已经鲜红如血。

    窗外的月亮也已经渐渐的露出头角,那些红衣尸体早已经消失不见。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起码伏晓觉得时间不短,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依旧没有人回答她。

    伏晓抽了抽嘴角,想要挣脱开他的手,这姿势也很尴尬,刚一动,男子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随即松开了手。

    伏晓一愣,看着走到自己前面的封九,见他不搭理自己,也不再自找没趣,反而是开始认真的打量起周遭的情况。

    耳边隐约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她没有应声,目光却时不时的看向封九。

    只不过这一看,伏晓愣住了,前方什么都没有。

    没有封九。

    伏晓擦了擦眼睛,心中嘀咕,难道刚刚是自己的错觉?

    但手上冰凉的触感却是真实的。

    “你怎么跑来这里了?”

    刚刚封九不见的地方,只见丁积善面白如纸的跑过来。

    走廊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灯,亮的吓人。

    伏晓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什么也没有,却在丁积善跑过来的时候,看到他身后太平间三个字。

    “我来过这里。”伏晓赶紧开口道,她的腿,似乎也没有之前那么沉重了,“你去我家之前,我被鬼胎引着到了这里,太平间里有具金棺,这些东西就是从里面爬出来的。”

    丁积善点头,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下她,确定她没有受伤才松了口气,“伏岩跟伏鹤鸣已经出去了,我先送你出去。”

    伏晓顿了一下,问道,“你要自己进去吗?”

    丁积善晦涩的点了点头,这太平间已经不太平了,伏岩也找到了这里,却被那棺盖压断了腿,所以他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他。

    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棺盖的底下晕过去了。

    “我跟你一起。”事情毕竟是自己惹出来的,没理由让别人去冒险。

    丁积善一言难尽的看她一眼,嫌弃到,“等你有自保能力的时候再说吧。”

    这姑娘真的太让人糟心了,还跟他一起去,就着德行,怎么跟他一起?

    拖后腿吗?

    知道自己去了也是添乱,但是被人这么直白的嫌弃,伏晓的脸还是燥热了起来,有那么几秒钟,她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再想想她这几天的表现,却是挺丢人的。

    但是,“谁一生下来就胆大?你敢说你没爬过?”

    “……”面白如纸的丁积善也忍不住想要赏他个白眼,“走吧,别捣乱。”

    伏晓只觉得扎心。

    很快,丁积善就把伏晓送出来,还附赠了几张符纸,“别忘了给钱。”

    伏晓嘴角抽搐的更凶狠了,可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很安静的点头,看着转身没入夜色中那道挺拔的身影。

    她不是小白痴,丁积善对她的态度,亲昵到让人怀疑。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路上基本上一个人都没有,伏晓却意外地没感觉到害怕。

    “喂,”

    距离伏岩的公寓只剩一个转角的距离,伏晓突然开口道,“你还在的对吧?”

    本以为不会得到回答,却听到虚空中淡淡的一个嗯。

    虽然冷淡,却还是点燃了伏晓体内的热情,“你,能不能出来?”

    虽然街上没有人,但这样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感觉很奇怪。

    封九也没有让她失望,在距离她一米处出现。

    依旧是个虚影。

    伏晓上前一步,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刚刚你怎么不理我?”

    封九的目光停顿了一下,“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伏晓又往前走了一步,与此同时,封九往后退了一步。

    “你在躲我?”伏晓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语调中带点疑惑的问道。

    封九动作僵住,随即垂眸,浓长的睫毛掩去眼底的光亮,点了点头。

    天知道,他需要用尽全部的力气,才能离她远一点。

    “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很重要的问题,”伏晓很认真的看着他,“封家冥婚的目的是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