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不祥的黑猫
    伏岩的脸色变了变,横了伏晓一眼,“你胡说八道什么?”

    这上古灵符可是伏家的传家宝,这个死丫头竟然这样亵渎,他真的很想揍她。

    伏鹤鸣也不满的看了一眼伏晓,这死丫头说话还真的是一点分寸都没有,“爷爷,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要不要先去医院看看情况?”

    昨天在地下室的资料库发现的那个问题,他还想着要不要跟爷爷说一下。

    伏晓看了伏鹤鸣一眼,冷笑一声,“爷爷,族谱上的金棺,跟太平间的金棺,一龙一凤,那么,族谱上的金棺现在在什么地方?”

    伏岩一愣,“金棺?哦,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

    说着,颤颤巍巍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自己的房间,伏晓跟伏鹤鸣两人摸不着头脑的对视一眼,都在透露着一个信息,这是什么情况?

    正在两人想不明白的时候,伏岩已经从房间里出来,手中还多了个非常精致的黑皮本子。

    “爷爷,这是什么?”伏晓也从沙发上站起来,伸手从他的手中接过那精致的黑皮本子。

    伏晓翻开看了一下,就愣住了,因为本子的前几页,都是金棺。

    这,是什么意思?

    伏岩重新坐下,接着刚刚的话说道,“这金棺,你祖爷爷还是捉鬼师的时候,遇到的最棘手的,棺身缀着十六条金龙,可这金棺却是非常危险的东西,你祖爷爷当时并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又或者说,见过这东西的,他是第一个,最后被金棺砸死,而上面的十六条金龙,就像吸血鬼一样,把他的血吸干了。”

    嘶。

    伏晓跟伏鹤鸣两人同时吸了口气,关于伏家的事情,伏鹤鸣虽然说知道一些,但,祖爷爷的这件事情,他是真的不知道。

    “然后呢,那金棺呢?”伏晓震惊过后,开口问道。

    伏岩已经陷入了某种回忆里,“金棺后来就消失不见了,任凭当时你祖爷爷的伙伴怎么找,都找不到。”

    这件事情几乎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心病,当时被吸干血的不止是祖爷爷一个人,还有其他的几个,都是当时再这个行当有身份有地位,有真凭实学的人。

    伏晓皱眉,看了一眼伏鹤鸣,伏鹤鸣也是眉头紧皱,“不行,我们赶紧去医院看看,”

    伏岩拦住要起身的两人,“先不急,太平间里的金棺,跟族谱上的金棺,的确是不一样,十六条金龙的金棺已经消失了那么多年……”

    “不对,”伏晓打断他的话,“太平间的金棺,我见过,族谱上的金棺,也没有十六条龙,太平间的金棺是之凤凰啊。”

    伏岩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太平间的那棺材他也见过,重重的叹了口气,“所以我在怀疑,这凤凰的金棺,跟十六条龙的有没有什么联系。”

    他这样一说,伏晓跟伏鹤鸣两人也觉得有道理,好像突然之间,有什么就通了,伏晓开口道,“行了,别废话了,爷爷,我们这么说半天,也是没有什么用的不是吗?”

    伏岩沉默了很长时间,“你们去找丁积善,拿着这个本子,他能懂。”

    可能是知道了金棺的事情,伏晓跟伏鹤鸣两人都有些兴奋,兴冲冲拿着本子就往外跑,可刚跑了没几步,伏晓就哭丧着脸折回来,“爷爷,你在逗我吧?”

    外面那么多红衣尸体,要怎么出去?

    说来也奇怪,那些尸体就在院子里转悠,看上去像是在找什么。

    伏岩翻了翻白眼,“你自己为什么跑出来的,你不知道?”

    伏晓一哽,更心塞了。

    大概七点多的时候,那些脏东西竟然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伏岩起身看了一眼外面,抬脚踢了踢伏鹤鸣的腿,“赶紧着去看看情况,别睡了。”

    伏鹤鸣惊醒,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情,本能的就伸手去拽伏晓,才发现是爷爷把自己喊醒了。

    伏晓跟伏鹤鸣两人从家里出来,还有些不安,时不时的就回头看看,伏晓心头始终不安,那些红色的东西就像是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爆炸了。

    很快,他们先来到丁积善家,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在家,门口反倒是有一只黑猫。

    伏晓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伏鹤鸣,却听他说,“我们先走。”

    黑猫,在某些特定的时候,代表不吉祥。

    伏晓也不是傻子,跟着伏鹤鸣转身就走,就在两人刚转身的一瞬间,黑猫突然开口叫了。

    明明是白天,却让人毛骨悚然。

    伏晓猛地回头,原本守在丁积善家门口的那只黑猫,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一惊,不等她说话,伏鹤鸣已经拽住她的胳膊就走。

    一直走出去好远,伏晓才轻声问,“怎么个情况?”

    伏鹤鸣眉头紧皱,“看样子,丁先生今天已经去了医院。”

    伏晓怀疑的看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伏鹤鸣勉强一笑,看样子似乎是不知道怎么说,伏晓也没有开口打扰,值不够,心头的不安,却越发的浓重,她甚至想开口,说,哥,我们不要去医院了,那些什么狗屁的诅咒,我也不想管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感觉到了自己的退缩。

    “这黑猫,”伏鹤鸣突然出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在族谱上也有过记载,黑猫一出现,就会有血光之灾,但具体是不是,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刚刚在黑猫挡着的门上,看到我出去几天。”

    伏晓回身就要往回走,这也不能说明,丁积善就会去医院,或者,或者他是去了别的地方。

    她就是有种,即将要失去什么的感觉。

    伏鹤鸣再次把人拽住,“回去有什么用,丁先生肯定去了医院。”

    他的口气非常的笃定,笃定到让伏晓都产生了幻觉。

    两人赶到医院,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站在医院的门口,伏晓有些发怔,眼前的一切,跟平常无异,好像是她的错觉。

    她的脚,无意识的往里走,伏鹤鸣察觉到她的状态不太对劲,猛然间想到上次丁积善背着她那次,不由得一个咯噔,然而,她的反应最终是慢了。

    伏晓已经进了医院的大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