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真正的剧情开始了,灭哈哈哈,让我皮一下
    日子似乎恢复了平静,跟往常没有什么不同,伏鹤鸣天天早出晚归,伏岩爷经常不知去向,只有伏晓,每天都去丁积善那里两个小时,风雨无阻。

    这一晃,就是十多天。

    这天,伏晓凌晨五点就出门了,并不是去丁积善家,而是医院的方向。

    昨天晚上她床头的东西,有人动过,还带着一股子腐朽的气味,极其的难闻。

    是死人的味道。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谁的事情都没有进展,这才是伏晓暴躁的原因,而且,自从十天前从封家回来,她就觉得全身不对劲。

    最重要的转变,就是她手腕上的红痕,竟然在变成深紫色之后,渐渐地淡去,这才几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就好像,是一场盛大的错觉。

    封九也像是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伏晓的心中,竟然有那么一丝的失落。

    丁积善一般都是七点就起床了,实在是伏晓的突然袭击,频频让他出丑。

    然而,都已经九点了,伏晓依然没有来,丁积善隔几分钟就要看看时间,总觉得要出什么事情。

    到了九点十分,他终于坐不住了,起身就出去了。

    就在快到医院的时候,伏晓猛然间想起,封九说过,不要再管龙棺的事情,也不要再去医院,她的脚步就停在了路上。

    良久,她才摇了摇头,转身去了隔壁街道的咖啡厅。

    这一坐,就坐到了九点多,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匆匆往外跑,却不想撞到了人。

    封亦楚。

    “这么不小心?”封亦楚笑意灼灼的趁机搂住伏晓的肩膀,语调轻佻。

    伏晓也是一笑,非常直接的拍开他的手,“我想,我应该不是不小心,不然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撞到你?”

    这个男人是故意的。

    封亦楚哈哈一笑,十分的清朗,“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找你有事。”

    对于伏家,封亦楚知道的不少,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都知道。

    对于那些东西,他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

    伏晓笑容不变,不着痕迹的看了一下四周,心中盘算着,等一下要怎么好好的耍耍这个人。

    “封先生,我们恐怕没有熟悉到这个程度。”伏晓淡淡的说,“严格说起来,我们还算是仇人。”

    说完,伏晓绕过他就往外走。

    封亦楚在外的风评很不好,好女色,尤其是长相近乎妖艳的女人,都是他的狩猎对象。

    甚至有传言说,封亦楚还养艳鬼。

    这种人,真的是有多远就躲多远。

    封亦楚亦步亦趋的跟上,“你最近碰到了不少的事情,就没有察觉到不对劲吗?”

    伏晓面色不变,缺心眼似的看向封亦楚,“你都知道?”

    不是你怎么知道,而是你都知道,这说话可是有技术含量的。

    去封家那次,封亦楚给她的印象就非常的轻浮,联合那些传言,伏晓看眼前这个人模狗样的封亦楚,是怎么都不顺眼。

    莫名的,她脑海中就闪过封九那张略显冷淡的脸。

    封亦楚并不在意伏晓是什么态度,“关于封九的事情,你想知道吗?我可以告诉你。”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伏晓有自己的小心思,她当然知道封亦楚不会告诉她有关封九的事情,但,“封先生,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套出点什么小清吧,那也不是不可以。

    封亦楚笑得更温和,如同这个时间正温暖的太阳,“关于封九跟你的事情,我也知道的很清楚,不如,去封家坐坐?”

    伏晓耸了耸肩,“知不知道我是没什么所谓,反正现在我已经这样了,迟早都会知道,不是吗?”

    封亦楚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你是伏家的人,会不知道冥婚的下场吗?”

    伏晓猛然顿住脚步,眼看着封亦楚一身优雅就挂不住了,“知道如何,不知道如何,会改变吗?”

    封亦楚笃定的点头,眼睛却在伏晓的身上来回转,掩饰不住的猥琐,“自然,我不会骗你,而且,我还能缓解封伏两家的关系。”

    伏晓状似思考了一下,“你想得到什么?”

    一旦冥婚,就再也没有解脱的余地,这些,伏晓还是知道的,爷爷本身就是个阴婚师,更是这方面的行家,现在封亦楚竟然利用这个点来骗她,果然是好样的。

    封亦楚装模做样的张了张手,一派潇洒,“时间到了,你自然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东西,明天封氏国际来拿。”

    伏晓看着已经走远的封亦楚,冷笑一声,往相反的方向走。

    九点十分就出门的丁积善,此时正在伏家。

    伏岩今天难得的在家,看到丁积善过来,还是有些震惊的。

    丁积善很客气的点了点头,问道,“伏晓最近晚上,有没有什么异常?”

    伏岩摇头,“没有,这几天我回来的都比较晚,说起这个,我倒是查到一件事情。”

    他一边煮茶,一边开口,“梁家的大儿子,前几年不是没了,后来梁家觉得对不住他,想着给他寻一门亲事,就找上了我,昨天我碰见梁家老二,看上去并不是太好。”

    丁积善一顿,这件事情他多少也知道一些,“不太好是什么意思?”

    这段时间的糟心,让伏岩看上去老了十几岁,七十多岁的人,更加的老态龙钟,“恐怕,过不了多少时间,也会走上老大的路。”

    丁积善蹙眉,梁家两个儿子,都不是短命的卦象,大儿子死的时候,25岁,那么年轻,于是点了点头,“是有什么问题?”

    伏岩煮好茶,给他倒了一小杯,继续说道,“老头子我说白了就是阴间的媒婆,对这些自然关注的多一些,梁家恐怕还会出事,梁老让我帮忙看看风水的,你也知道,我不擅长这些。”

    丁积善瞬间就听懂了他的话,沉默了一下,点头应道,“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老爷子,我有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关于伏晓的还是伏家的?”伏岩在心中啧啧两声,论人品,他还是很看好丁积善的,年纪轻轻就能掐会算,性格也算是温和,他就想着,能不能借着丁积善,把伏晓的冥婚给破了。

    “都有。”丁积善笑了笑,“我要知道伏丹青所有的事情,以及当时她的小金棺。”

    伏岩的脸色一变,“知道这些要干什么?”

    这些在伏家,也算是禁忌了吧,除了伏晓那个没心没肺的死丫头偶尔会问两句以外,没有人会主动提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