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丁积善会护着你
    此时的伏晓,就跟个好奇宝宝一样,有着别人没有的求知欲。

    “没看出来吗?”封九白的吓人的手指了指小金棺上面的纹路,“这些连在一起,就是一条金龙。”

    卧槽。

    伏晓小脑袋凑过来,看着男子的指尖一点点的在上面勾勒,真的就形成了一条金龙,“这……”

    “这金龙,就是十六条金龙里的其中一条。”封九的身子往后靠了靠,方便伏晓看得更清楚,“你想知道的十六条金龙跟凤棺的事情,其实都跟伏家有关系,只不过,封伏两家经历了那么多,以前那些事情,不可能尽数记录在册,而且有些事情是禁-忌,更不可能会出现在族谱上,两种可能,要么,你爷爷知道,又或者说,在你祖宗的坟墓里。”

    封九语速不快,“现在,所有人都不想让你知道,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若不是出了偏差,他跟伏晓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见面的。

    “我只想说蠢。”伏晓冷哼一声,又看了一眼小金棺上那条金龙,嫌弃到,“你们不告诉我,总会有人告诉我的,说不定到时候,那些人说的,跟你们掌握的完全不一样,我要是是非不分,肯定有你们一半的责任。”

    这话说的,让封九直想笑,却又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很在理。

    只不过,“伏岩知道的事情,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至于你身上的诅咒跟守墓人,这些都是伏岩可以解决的,必要的时候,我也会帮忙,只不过,我最近可能不会出现。”

    “你要做什么?”伏晓偏头看他,透过昏暗的亮光,她竟然觉得,此时的封九,好看到让人犯罪,尤其是他的神情。

    “锦城要变天了,你最近做事情的时候,要注意安全,丁积善会护着你。”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遥远,似乎与她隔着不能跨越的距离。

    “梁家两个儿子都死了,我跟我哥讨论出的结果是,跟年纪有关系。”伏晓很认真的说道,看着封九的眼神,也是无比的严肃,“现在的梁庆边孤注一掷,听到丁积善说是摄魂,他就疯了一样寻找这方面的行家,就想找到杀害他两个儿子的凶手。”

    只不过,伏晓非常疑惑的是,爷爷当年替梁庆边大儿子举行冥婚的时候,是有魂魄的,所以,老大跟老二的死,应该是两种情况。

    否则,当时爷爷就会发现不对劲。

    然而,时隔五年,却突然爆出,老二被摄魂,这就值得让人捉摸了。

    “梁温晟的确是被摄魂,”封九扫了一眼漆黑的外面,目光中带着凛冽,却又很快收回,“梁家老大梁文成并没有,现在估计已经转世投胎了。”

    伏晓看了一眼封九,“这么小的事情,你都知道?”

    太颠覆三观了好吗?

    封九摇头,“并不是,”

    见他不太想说话,伏晓也没有继续自找没趣,今天封九说的已经够多了,“那,我想找你的时候,来这里吗?”

    封九一顿,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看着伏晓的黑眸,闪过疑惑。

    伏晓看着他手中的小金棺,“我不想当无头苍蝇了,封九,你帮我好不好?而且,丁积善说我的劫是冥婚劫,你帮我好不好?”

    一提到冥婚,封九眼中的疑惑一闪而过,“冥婚劫?”

    伏晓点头,闷闷的说道,“而且还是两次冥婚,我再问你个问题好不好?”

    封九跟着点头,苍白的的手指抬起来,想要触碰一下她的发尖,可手都已经举在了半空,又停了下来。

    夜,似乎比刚刚更黑了。

    “我在这小棺材之中,还看到一个人的名字,封熙衍,是你们封家的吗?”伏晓一脸期待的看着封九,那小模样在这暗黑的空间,竟然比天亮的时候还要让人欢喜。

    “嗯。”封九黑眸中闪过什么东西,很快,尤其是在这黑暗中,很不容易捕捉到,“所以,你找封家族谱,就是想知道封熙衍?”

    伏晓毫无芥蒂的点头,“是,可惜的是,封家族谱上并没有。”

    真的是让人非常沮丧。

    一-夜无话,伏晓窝在封九的怀中睡着了,然而,伏岩的小公寓却已经炸了。

    “这么晚了,伏晓到底去了哪里?”伏岩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谁知道回来竟然没有看到伏晓的踪影,心中就是一慌。

    伏鹤鸣也是急得不行,“她今天出去的时候并没有说去哪里。”

    “她出去你就不能跟着?”伏岩也是气糊涂了,伏鹤鸣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只是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多了,伏晓算是彻夜不归,他就怕出点什么意外。

    伏鹤鸣抿着唇不语,心中却是急得不行,可别再这时候出点什么事情。

    “爷爷,你让那边的人去找找如何?”伏鹤鸣去了一趟伏晓的房间,那个被伏晓嫌弃到脚底的小金棺并不在,应该是随身带着。

    伏岩靠在沙发上,“已经让他们去找了,都是些小孩子的魂魄,空阿婆不会有结果。”

    自然是不会有结果的,他们怎么都想不到,此时的伏晓,正在封九的怀中睡得正香。

    伏晓醒来的时候,天光大亮,看了一眼手表,嘴角狠狠一抽,“卧槽,已经九点了,完蛋了,爷爷一定会扒了我的皮。”

    封九已经不见了踪影,但伏晓肯定,他暂时不会离开。

    从庙山上下来,已经是中午了,手机才有信号,伏晓赶紧给伏鹤鸣打了电话,“哥,你快点来接我,我有事情跟你说。”

    伏鹤鸣也不敢耽搁,飙车来到庙山,看到完完整整的伏晓,几乎是喜极而泣,从车上下来,把人拽住,“你个死丫头,跑来这里做什么?”

    伏晓嘿嘿一笑,“我昨天跟封九在一起,我……”

    “你说什么?封九那个王八蛋,有没有占你便宜?”伏鹤鸣眼睛都红了,就要上去把封九给揍一顿。

    伏晓一脸黑线,“大哥,你说反了,你应该问问,我昨天有没有对封九做什么。”

    一想到昨天封九那防备她的模样,她就郁猝的想要跳脚骂娘。

    她好歹是个黄花大姑娘,矜持还是懂得好吗?

    伏鹤鸣翻了翻白眼,也不着急了,“你要跟我说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