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到底是谁在说谎
    伏晓跟伏鹤鸣对视一眼,心说爷爷果然是知道什么。

    伏晓对着伏鹤鸣打个眼色,伏鹤鸣笑了笑,又给伏岩到了一碗酒,“爷爷,这酒怎么样?”

    伏岩端着酒,眼睛都成了对眼,迷迷糊糊的笑了,“好酒,我,喜欢。”

    一边说,一边打酒嗝,

    伏晓也跟着笑了起来,“老祖宗伏司爽的金棺,是不是十六条金龙的金棺?”

    要不是爷爷一直隐瞒,她也不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伏鹤鸣拎着坛子,面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可心中始终有点发堵,什么时候,他们竟然变成了这样,还是跟自己的爷爷。

    看着伏晓笑得毫无破绽的脸,伏鹤鸣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中心医院下面的陵墓,爷爷知道多少?”伏晓并没有察觉到伏鹤鸣的神情变化,“姑奶奶失踪的事情,爷爷有知道多少?”

    趁着伏岩醉酒,伏晓真的是想把心中所有的疑惑都问出来,可那样有太过于急躁。

    她得一点点的来。

    伏岩眯着眼睛一笑,“丹青的事情,是个意外,当年要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失踪,都是因为我。”

    他说着,竟然把酒碗放到一旁,碗中的酒也撒了不少,头用力的砸在桌子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伏晓黑眸一缩,不由得有些后悔提到这些属于禁-忌的东西。

    伏岩似乎是打开了话匣子,有些事情藏在心中时间太长了,而他有没有一个好的发泄口,此时不管是借酒装疯还是真的醉了,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宣泄的最好的出口,

    “丹青的诅咒,是死无葬身之地,我们伏家,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拼命地教她各种本事,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没有用,丹青擅长的是控魂,就连那些厉鬼都听她调用,可那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落得下落不明?”

    人的命,天注定,这话,一点都不假。

    伏岩突然坐直身子,直勾勾的看着伏晓,“我不让你接触这些,就是怕你走丹青的老路,可怕什么就来什么,你让我怎么办呢?”

    伏家世代都是这样,他根本没有办法反抗。

    伏晓跟伏鹤鸣两人沉默着,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这个显然已经有些失控的老人。

    他的脸上,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的沧桑,以及害怕失去亲人的恐惧与痛苦。

    伏晓突然抬头,在伏鹤鸣看不到得方,眼睛湿润的像是要控制不住。

    “爷爷,”伏晓没有看伏岩,依旧仰着头,带着鼻音,“姑奶奶又自保的能力,可我没有,在我看来,我宁愿跟姑奶奶一样,遇到事情起码有反抗的能力,而不是像我这样,任人宰割,碰到一点事情,还要等着别人来救我。”

    这是她的心里话。

    小金棺出现以前,她觉得,这些东西,对她来说根本没所谓,她是个医生,不可能动不动就拿这些被人们认为封建迷信的事情来说教,所以知道的少也不是什么坏事。

    那也只是小金棺出现之前。

    伏岩突然就不做声了,看着那碗酒,已经洒了一半。

    伏鹤鸣张了张口,他发现,他谁都没有理由指责,不管是爷爷还是伏晓,说的都在理。

    很长时间的沉默,伏岩在座位上一直打瞌睡,伏晓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一拍桌子,“爷爷,老祖宗伏司爽的金棺葬在哪里?庙山吗?”

    伏晓突然开口,吓了伏鹤鸣一跳,他手中的酒坛子差点没有摔在地上,诧异的看着她。

    伏岩也被惊了一下,浑浊的眼睛透着迷茫,良久,才回到,“不在庙山,事实上,老祖宗下葬的地方,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这才是关键。

    伏晓眉头蹙得死紧,结合着封九的话,混乱了。

    他说爷爷知道这所有的事情,可现在爷爷已经喝多了,酒后吐真言,伏晓是相信的,但是,爷爷现在的状态,倘若说的是真的,那么就说明,封九是在说谎。

    结束了这顿让人窒息的午餐,伏晓把自己关进了地下室,伏鹤鸣担心她出事,也跟着进来了。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伏晓从来没有这样尖锐过,肯定还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

    “十六条金龙的金棺,跟凤棺是一对,是龙凤双棺,凤棺在中心医院出现,又消失不见,可十六条金龙的金棺,封九告诉我,这是伏家第一代捉鬼师所用的金棺,可根据爷爷所说,伏司爽是个女的,为什么要用金棺?”

    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伏鹤鸣一愣,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既然是女的,为什么要用龙棺,那凤棺里,葬的是谁?”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尽是疑惑,“而且,鬼胎又是怎么回事?刘瑶现在已经彻底失去踪迹,莫名其妙的又出现摄魂,看样子,锦城还真是乱套了。”

    伏鹤鸣看着伏晓,眉心跳了跳,“你信封九?”

    伏晓点头,“信。哥,丁积善不是说我是冥婚劫吗?两次冥婚,这就让人值得期待了,封熙衍跟封九既然都是封家的人,那我联合一个,干掉另一个,也不是不可以的,不是吗?”

    伏鹤鸣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你确定要这么做?”

    不造为什么,此时的伏晓背后,有无数的尾巴在不断的摇晃。

    什么时候以前那个单纯的,成天跟在他身后要抱抱的下丫头,变得这么腹黑?

    “为什么不确定。”伏晓垂眸,对于封九,她不反感,就算最后反抗无妄,她也不后悔,不管结果如何,至少她现在放手一搏。

    伏鹤鸣不再说话,只是盯着伏晓手中的两本族谱出神。

    这件事情,还真是不好办。

    伏晓又把族谱看了一遍,从伏岩手中拿过来的这本族谱,上面有伏丹青的所有资料。

    果然如爷爷所说,伏丹青是个控魂师,但是命运就比较坎坷了,平安活到十五岁之后,她的劫难就开始了。

    十年的时间,经历了常人根本无法承受的,也根本无法想象到的痛苦与挣扎,在二十五岁那年,失踪了。

    四十年的时间,伏岩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只可惜,杳无音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