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刘瑶死在了她的公寓里
    接下来的日子,伏晓就过得比较繁琐了,每天跟丁积善学习一些自保的能力,一个月过去了,伏晓也会画一些简单的符咒,这倒是一件让人比较开心的事请。

    不过,忧心的是,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锦城连续死了十来个25岁的年轻男子,死前都是毫无征兆,突然就变得呆滞,别人说什么也听不到。

    伏晓跑庙山跑了几次,每次都是失望而归,封九并不在。

    倒是丁积善,陪着她的时间相对来说多了。

    丁积善稳稳当当的坐在伏岩的小公寓,“我今天来这里,想必老爷子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伏岩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自从被伏晓跟伏鹤鸣两个小兔崽子灌他酒之后,他看到酒心里都有阴影。

    恰好,丁积善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两瓶上了年份的老白干。

    明晃晃的放在他面前,伏岩整个人都郁猝了。

    “都这么长时间了,摄魂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伏岩抹了把脸,神色难看了几分,顺手就想着把那两瓶白干给拎起来,手都伸出去了,又顿住了,“我最近挺少关注这些,不过我倒是听那边说,最近好多人死了,但是拘不着魂,都跟着有关系?”

    “对,”丁积善叹了口气,“而且,梁庆边的两个儿子,都跟这个有关系,从五年前,这个阴谋就已经在一点点的试探,到现在的疯狂,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查这件事情,只是很可惜,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也是他今天来这里的原因,只不过,看着老爷子的脸色,并不是太好。

    难道是伏晓出了什么事情?

    进来这么长时间,并没有看到伏晓。

    “那事情就不好办了,”伏岩咂了咂嘴,惯有的表情,“我们现在就跟无头苍蝇一样,根本就无从下手,你就是来找我,我也帮不上忙。”

    突然想到伏晓的话,对于诅咒以及伏家的事情,她也像个无头苍蝇,心情更加的复杂了。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想问问你的意见,”因为伏晓的原因,丁积善跟伏家这两代人的关系都挺好,伏岩沉默了一下又说道,“晓晓的事情,这都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现在突然变得平静了,我担心不是什么好事,让她离开这里,能暂时避开吗?”

    丁积善想都没想就摇头,“恐怕不行,诅咒这东西,不管去到哪里,都避免不了,况且,现在只出现了一个封九,看伏晓的样子,对封九还挺喜欢。”

    每次说起封九,伏晓的神情都莫名的刺眼,丁积善有点想不明白,一般姑娘遇到这种事情,别说喜欢冥婚的正主了,避开都来不及。

    怎么封九跟伏晓,竟然反过来了。

    一说到对封九喜欢,伏岩脸都变了,“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有个封熙衍,唉。“

    丁积善也知道伏岩在想什么,顿了一下,“我们现在干涉不了,昨天有人找到我,说是要让我帮忙解决摄魂的事情,我也是没有什么把握,老爷子有没有什么想法?”

    这件事情酝酿的时间太长,而且隐蔽性也非常的强,摄魂这种东西,必须要非常专业的东西。

    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只不过,丁积善就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伏岩的目光一直都在那两瓶老白干上,心思电转之间,伏晓回来了,手中还抱着一大摞书。

    丁积善从椅子上站起来迎过去,看到上面都是医术,挑了挑眉头,“失业这么长时间,你这是要重操旧业了?”

    伏晓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反倒是说了一句,“刘瑶死了,死在她的公寓里,都臭了。”

    抱着的那摞书,很多都是关于实习的,伏晓抱着放到右手边的桌子上,“这些都是刘瑶的,你猜我在里面发现了什么?”

    丁积善顺手翻了两页,上面都是非常专业的护理知识,看着有点头大,又合上,“什么?”

    伏岩也走过来,伏晓拿出一张照片,“你们看看,这有什么问题?”

    丁积善接过她手中的照片,眉心就是一跳,“刘瑶跟王庆龙是情侣?”

    伏晓点头,“刘瑶跟王庆龙的事情,我之前忘记说了,上次在医院的时候见到刘瑶,她亲口说的,我当时还很震惊,不过后来就……”

    说完挠了挠头,看了一眼丁积善的脸色,赶紧说道,“而且,这个不是重点,你没有发现,照片上,王庆龙的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吗?”

    伏岩伸着头看去,吸了口冷气,“这……”

    若是刚刚之前,对于摄魂的事情,丁积善没有任何的头绪跟方向,但是看到这张照片之后,他突然就清明了。

    “老爷子,”丁积善抬手弹了弹照片,照片发出清脆的响声,“我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查摄魂的事情了,你还记得十年前,锦城火葬场的事情吗?”

    伏岩沉默的点了点头,“记得,所以你是说,跟那个人有关系?”

    丁积善的神色都比刚刚亮了许多,“摄魂是非常专业又耗神的操作,倘若十年前那个人还活着,我就敢确定。”

    伏岩不语,站在那里,锁定他手中的照片。

    照片上,刘瑶那张朝气年轻的脸非常讨喜,反观搂住他的王庆龙,一脸的死气,那张脸,已经成了鬼脸。

    “什么十年前的火葬场,你们在打什么哑谜?”伏晓不高兴了,就在她以为这俩人肯定又要瞒着她的时候,丁积善不紧不慢的开口道,“十年前,也出现过摄魂的事情,只不过当时,并不是这样有计划地大规模的,即使不是那个人做的,我想应该也是个突破口。”

    擅长这方面的人,并不多。

    “你们为什么不怀疑封家的人?封家难道不是更擅长?”这段时间,伏晓真的是所有的心思都在这上面,偶尔封九还会给她送一些关于封家的资料。

    丁积善顿了一下,笑道,“应该不会,封家有着最严格的祖训,而且这类似于邪术的东西,他们是不允许的。”

    “明天我就去找他,”丁积善笑了笑,随后看向伏岩,“不过我觉得老爷子出马,应该比我要好使的多。”

    伏岩笑了笑,点头,“的确是,明天晓晓跟我走一趟。”

    他知道,伏晓不可能再置身事外了,那唯一的办法,就是从现在开始教她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