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她的眼睛能杀人
    第二天一早,伏晓就被伏岩从被窝里拎起来了,伏晓半眯着眼睛,“去那个火葬场?”

    伏岩见她从房间里出来,也跟着起身,“不知道程老爷还在不在那火葬场。”

    “他现在多大的年纪?”伏晓背起自己的小包,手下意识的伸进去抹了一下小金棺,心中就是一安,“我准备好了。”

    “真要是算起来,恐怕现在那老爷子已经七十多岁了,跟我年纪差不多。”伏岩笑了笑,人就往外走,“先去火葬场看看情况,若是不在那里,火葬场应该也是有记录家庭地址的。”

    果然,两人去了一趟火葬场,人已经不在那里好几年了,据说十年前那件事情之后,他就已经辞职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一趟,竟然没有得到程老爷的地址,伏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伏晓跟在他身边,时不时的就看他一眼,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竟然就这么断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本以为这一次去,多少会有些收获。

    背包中的小金棺动了动,只不过这时候的伏晓并没有察觉到。

    “去他原来的老房子去看看。”伏岩思忖了一下,做了决定,十年前能在锦城买得起房子的,都是手里有几个钱的,或者是做死人生意的人。

    程老爷就是其中之一。

    两人又到了老房区,今天还真是赶巧了,就在老房区的门口,看到了程老爷。

    伏晓趁着伏岩上前跟他说话的时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程老爷,根据爷爷所说,这人差不多七十多,其实也就跟爷爷年纪差不多大,可他看上去,去被爷爷苍老的多了,整个人都佝偻着,像是要趴到地上。

    “程老爷,我这次来,是想请您帮忙的。”伏岩说话非常客气,眼中却闪过疑惑,明明是同样的年岁,为什么他看上去比他大好多?

    而且,他似乎受到过重创。

    程老爷费力的抬起头,看清楚来人之后,楞了一下,才轻笑出声,“这不是伏岩吗?我能帮你的忙?”

    这不是嘲讽,而是真心实意的夸奖。

    要知道,年轻时候的伏岩,那可是很厉害的。

    伏岩点头,“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程老爷点头,不经意间看到伏晓,苍老的脸变了变,“她?”

    “我孙女,”伏岩转头看她一眼,又回过头,“她有什么问题?”

    程老爷浑浊的目光一闪,轻轻地摇了摇头,“去我家说吧。”

    原来这十年的时间,这老房区的住户都搬得差不多了,几栋楼房只剩了不到十户,尤其是在晚上,静的吓人。

    时不时的闹点动静,这里就更没有人来了,久而久之,这里基本上也就荒废了,就连那些开发商,都刻意避开这里。

    到了老人家的房子,一股霉味扑面而来,伏晓虽然很想捂住鼻子,但又觉得不是很礼貌,手指动了动,始终没有捂住鼻子。

    伏岩看她一眼,示意她跟着进来,伏岩虚扶着程老爷,笑着问道,“这么多年,你一直都是一个人?”

    程老爷走路的的速度很慢,一直到进了房间,伏晓才发现,他走路的姿势也有些奇怪。

    “是啊,”程老爷指了指一旁的椅子,意思是让他们两人坐下。

    落座之后,程老爷佝偻的背往后靠了靠,说道,“十年前出了一场意外,我老伴也在那场意外中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

    他的声音透着无尽的悲凉,以及说不出的嘲讽。

    没错,就是嘲讽。

    伏晓下意识的就去看他的表情,该怎么说呢,他的表情真的很耐人寻味。

    “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再去火葬场工作了,只是时不时的有人来找我,你比我更清楚,赚死人的钱,都会还回去的。”程老爷说着说着就笑了,长长的吁了口气,“不过,你来找我为了什么事情,该不是你家那个诅咒吧?”

    伏岩摇头,“不是,是另外的事情,锦城这一个月的时间,死了将近二十几个青年男子,都是25岁,而且魂魄都没有去地府报道,后来有人查出来是被摄魂,”

    既然程老爷主动提起来,伏岩也就懒得在寒暄,“程老爷不是对这方面略懂一些吗?我就想着来问问你,”

    程老爷的脸色一变,有着明显的慌张,“摄魂?”

    伏岩点头,伏晓一言不发的坐在小板凳上,她竟然看到这个老头眉宇间,隐隐有一股黑气,不是那种即将死亡的死气,她看不清楚。

    不过,这老头的反应,有点出人意料,昨天听爷爷跟丁积善两人的交谈,这个老头对于摄魂应该是满精通的,怎么这个反应,有些不对劲?

    伏晓看了一眼伏岩,见伏岩雷打不动的样子,继续道,“死的这些人都是一个症状,送去医院查不出病因,最后都是心悸而死,我调查过,魂魄都被人拘走了。”

    他说的不动不摇,把程老头的反应如数收进眼底,伏岩的神色更淡了,“现在有人找上我,我现在毫无头绪,只好来求助于你。”

    伏岩活了这么大把岁数,知道丁积善肯定是留了后手,摄魂这种事情最损阴德,伤天害理,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但有一个例外,就是集齐七七四九个人的魂魄,炼化之后就是强大无比的厉鬼。

    这种厉鬼一般不受人控制,却是最好的杀人利器。

    程老头笑了,笑声有些吓人,干燥的如同塑料被挤压的声音,“那些人,八字都发阴?”

    伏岩楞了一下,“这个我倒是没有注意到,有什么想法?”

    程老头又看了一眼伏晓,“这丫头,似乎有点问题。”

    正听得入神的伏晓突然被点名,愣了愣,有些呆呆的看向他。

    程老头如同枯树的手抬起来,指着她的眼睛,“这双眼睛是真好看,只可惜,这双眼睛不属于她。”

    伏晓心中一个咯噔,脸都白了,伏岩手指微动,也看向她的眼睛,“怎么的?”

    “我在火葬场见得太多了,”程老头放下手,“这样的眼睛,我是第一次看到,给人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能杀人。”

    伏晓手中的包直接就掉在了地上,他说,她的眼睛能杀人。

    伏岩虽然面上不动声色,可也被吓了一跳,“怎么说?”

    他知道,程老头是个有真本事的人,跟丁积善属于两种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