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她就是个祸害
    伏晓还没有回过神来,脑海中尽是那几个字,眼睛能杀人。

    伏岩看她有些发慌,程老头的表情又高深莫测,让人猜不出来,伏家自从伏司爽死后,伏家就出现过十几年的颓势,这十几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伏岩说不出清楚,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程老头抖了抖,那张布满褶子的脸,似乎是有些害怕,可看着伏晓的眼神,又很奇怪,“这个女娃娃,将来肯定是个祸害。”

    伏岩的脸色也变了,皱了皱眉头,心说这老头知道伏家的诅咒,相比说这些话,肯定是因为诅咒,“这跟伏家的诅咒有关系?”

    程老头却是没有在说话,只是不住的摇头。

    窒息的沉默,在这带着霉味的屋子里爆发。

    伏晓不知所措的看着伏岩,对于程老头所说的,真的是耿耿于怀。

    “摄魂的事情,我应该能帮上忙,但是这个女娃娃,还要自求多福了。”在这窒息的沉默之中,程老头突然开口,“今天恐怕不行了,我一会儿还要出去一趟,明天吧,我会去你那里。”

    得到想要的答案,伏岩点了点头,看向伏晓,“走吧。”

    离开老房区,伏晓一把拽住伏岩,“那老头说的是什么意思?”

    伏岩摇了摇头,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现在也不知道。”

    他的确是不知道。

    伏晓神色更颓靡了一些,心中想的却是,她的眼睛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回到家,丁积善竟然已经在等着了,伏鹤鸣正在跟他说着什么,总之是一脸严肃。

    见两人回来,他们停止了交谈,丁积善跟着起身,却不着痕迹的跄踉了一下,没让任何人发现,“怎么样?”

    刚刚程老头的话,虽然让伏岩很难受,但脸上还是有了些笑容,“程老头答应过明天过来,肯定是来帮忙的,只不过……”

    他的情况是真的不太好。

    丁积善的目光一直都在走在后面的伏晓身上,“那老头,时日不多了。”

    伏晓惊了一下,“真的?”

    丁积善点头,“不得好死。”

    一时间,几人谁都没有在说话。

    最终,还是伏晓打破了沉默,“那,他明天不会有事吧?”

    丁积善摇头,“不保证。”

    他没有说的是,这老头十年前就应该死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多活了十多年。

    看来,每一个人身上多是有秘密的。

    伏岩对着丁积善眨了眨眼睛,丁积善顿了一下,微微的点头,“老爷子,我有点事情要跟你商量,我们出去走走?”

    那种打哑谜的感觉又来了,伏晓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非常有默契的出了屋子。

    “这两个老奸巨猾的,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伏晓冷哼一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抬脚踢了踢伏鹤鸣,“哥,我口渴。”

    伏鹤鸣眼角狠狠一抽,嫌弃的看她一眼,认命的给她倒了杯温水,随后想起什么似的,“封家最近出事了,封九没跟你说吗?”

    伏晓喝水的动作一顿,“出什么事情了?”

    指望封九那货跟她说?

    憋逗了,那货指不定怎么想着瞒着她。

    再说了,他神龙见首不见尾,除非他有事情或者是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要告诉她,才会出现。

    “封家的上市公司突然死了几个人,都是年轻男子,而且,就是上次来家里找你的那个封洲义,被人绑架了,现在生死不明,”伏鹤鸣叹了口气,“最近还真是多事之秋,你打算掺和进去吗?”

    私心里,他是不想让伏晓参与这些事情,只不过,现在由不得她了。

    “我就是想掺和也掺和不到,”伏晓叹了口气,不管是诅咒,还是刚刚程老头所说的,她的眼睛会杀人,都让她心中发慌。

    她猜不透,眼睛会杀人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是有更深层次的意思,这种摸不着北的感觉,真的挺难受的。

    伏鹤鸣看她一眼,没再说话,紧挨着她坐下,“感觉你这小丫头还真是命运多舛。”

    “……”伏晓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哼了哼就回了房间。

    从包里拿出那个小金棺,拍了拍,“封九啊封九,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

    对着小金棺说话,几乎已经成了她的习惯。

    “你以为我瞒了你多少事?”

    封九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带着特有的冷意,伏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却没有回头,她也习惯了这样神出鬼没的封九。

    “很多,”伏晓撇嘴,“倘若你没有瞒我,那你告诉我,我的眼睛会杀人是怎么个情况?”

    封九叹了口气,“别听那人胡说,而且……”

    话说了一半,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

    这个时间被打断,伏晓脸色一下就不好看了,封九低笑出声,抬手揉了揉她的发尖。

    “你最好告诉我你有重要……”

    在看到门口站着的丁积善,所有的话都被卡住了。

    伏晓迅速调整面部表情,努力扬起笑容,“你……”

    丁积善眼角抽了抽,“跟你说点事,你在忙?”

    伏晓赶紧摇头,在看到丁积善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把神出鬼没的封九忘到了脑后,直接就跟丁积善出去了。

    被遗忘在房间里的封九,看了一眼被伏晓胡乱丢在床上的小金棺,身形透明了一些。

    “你要跟我说什么事?”伏晓兴冲冲的跟在丁积善身后,开口问道。

    “关于摄魂的事情,以及明天要过来的程老头。”丁积善淡淡的看她一眼,叹了口气,“程老头说的那些话,你不要往心里去,有些事情,你现在没有办法看透,知道了反而对你不好,眼下先跟着我学自保的本领,别的就不要多想了,知道吗?”

    伏晓憋着嘴点头,心中到底是有一点介意的,但还是认同了丁积善的说法。

    丁积善又跟她说了一些关于摄魂反面的知识,以便于她能更新想的了解,虽然是临时抱佛脚,但,多知道一点就能多一点把我。

    一说到这方面的冷知识,伏晓倒是听的很认真,甚至还随手拿了个本子记下来,对于她这样的态度,丁积善倒是挺满意的,很安慰。

    见他没有其他的话要说了,伏晓就匆匆忙忙的回了房间。

    特妈的她把封九那货丢在房间里了,啊弥陀佛罪过罪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