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威胁,被分尸的猫
    本以为事情有些线索了,可谁知道每次都在最关键的时候断掉,简直是让人心塞。

    不过,接下来,有更重要的事情。

    因为丁积善的话,伏晓在伏岩的公寓现在并不安全,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伏晓跟在丁积善身边,伏晓虽然有点不开心,但还是遵从爷爷的话,伏鹤鸣的脸色比伏晓可难看多了。

    对于任何靠近伏晓的异性,他都敌视,只不过现在情况特殊,他甚至都想打包自己跟着去丁积善那里。

    看得出伏晓闷闷不乐,丁积善叹了口气,准备进厨房,一大早上看到伏晓那张没有朝气的小脸,他的起床气都被逼出来了。

    可就在这时候,他养的那只黑猫突然从窗户外面蹿了进来,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看样子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伏晓被吓了一跳,握着水杯的手抖了抖,水杯差点掉在地上,只见那只猫直接钻进了丁积善的怀中,不停地发狂的叫。

    丁积善眉心蹙得死紧,试图给它顺毛,可他的手刚摸上它的脊背,那只黑猫前爪跟后爪像是被人拽住拉扯,丁积善的脸色裂变,手指快速的结印,想要把黑猫爪子上无形的绳子给断了,可没想到,他快,对方的速度更快。

    只听黑猫声嘶力竭的惨叫一声,它的肚皮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被生生的撕裂,猫血溅了丁积善一身。

    血在他乳白色的衣服上,机器的刺眼。

    伏晓脸都被吓白了,手中的被子直接就掉在了地上,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想要走过去,丁积善对他摆了摆手,“别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伏晓刚往前迈了一步,见他对自己摆手,停在原地,出声问道。

    “这是那些人对我的警告,”丁积善垂眸看了一眼身上的血污,神色不明的笑了笑,“看样子,程老头的死,也是他们的手笔。”

    伏晓的脸色一变,“那些人?”

    “摄魂,”丁积善眯了眯眼睛,刚要说话,门铃就响了。

    伏晓回过神来,就要去开门,丁积善看了一眼四分五裂的黑猫,“你先回房间,一会儿我收拾。”

    伏晓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一股浓郁的恶心感就上来了,捂着嘴就往厕所跑去,不行,她受不了了,这现场实在是太要命了。

    丁积善在她进入厕所关上门的一刹那,神色冷的像是淬了冰,转身就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一身黑衣,就连头上的巫师帽都显得格外的阴郁。

    “怎么样,这个见面礼你还喜欢吗?”他一抬头,那双眼睛黑的吓人,涌动着让人说不出的邪气。

    丁积善没什么表情的笑了笑,“别出心裁,我倒是挺喜欢。”

    对于那人的挑衅,丁积善云淡风轻的四两拨千斤。

    只不过,这人给他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但他印象中,没见过脸上有一道疤的人。

    “丁积善,”那人也跟着笑了起来,从远处看去,就像是朋友在叙旧,“这些事情你不要管,不然,程老头就是你的下场。”

    丁积善眯了眯眼睛,眼中尽是冷意,指了指衣衫上的猫血,“我倒是挺期待的。”

    那人也没再说话,只是阴冷的与他对视了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随后就消失不见。

    是鬼影。

    丁积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回屋去。

    屋子里血腥味十分的浓重,丁积善把这一片狼藉给收拾了一下,又喷了一点空气清新剂,这屋子里的气味才稍微的好闻了一点。

    丁积善皱着的眉头就没有舒开,又怕伏晓一会儿出来受不了,跑去把窗户打开,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更烦躁了。

    伏晓在房间里顺了一会儿气,才觉得好受多了,敲了敲小金棺,想着让封九出来,她心中非常不安,刚刚被分尸的那只猫,真的吓到她了。

    “封九,你听到我说话不?我现在很害怕,你出来行不?”伏晓又敲了敲小金棺,可小金棺没有动静,封九也没有出现。

    伏晓叹了口气,自从上次两人闹了个不欢而别,封九就没再出现过,伏晓这心中始终结了个疙瘩。

    “伏晓,你怎么样?”

    正想的入神,丁积善带着关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打断了伏晓的思绪,赶忙把小金棺收好,打开门,“我没什么事,就是猛地看见一时接受不了。”

    刚刚对着小金棺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她鼻尖还是那种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丁积善了然的点了点头,“走吧,出去吃点东西,这一大早就这么晦气。”

    伏晓一想到那个画面,她就觉得自己的胃里还在翻滚,“我想吃酸辣的。”

    丁积善奇怪的看她一眼,疑惑的问道,“难道不是怀孕的人才爱吃酸辣的?”

    “……”伏晓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半晌,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丁积善脸也跟着红了,一直到了吃早点的地方,都没敢去看伏晓的眼睛。

    伏晓要了一份酸辣粉,放了半瓶醋,好几勺辣椒,可她的鼻腔里跟口腔里都是那个味道,她忍着辣大口的吃了几口,辣的不行,呛得她咳嗽起来。

    丁积善跑去买了瓶常温水,现在的天气虽然立秋了,但女孩子还是要喝一点温水。

    伏晓伸手接过的瞬间,突然眼前一黑,似乎是有什么东西从她眼前飞过去了,一把抓住丁积善的手,“刚刚有东西。”

    丁积善的神色早就已经紧绷,在递给她水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了,指尖已经捻起了一张符纸,冲着那黑影扔去。

    那黑影速度极快,丁积善的速度虽然不慢,却始终慢了一步,在他扔出符纸的那一瞬间,那黑影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伏晓扶着桌沿,“什么鬼?”

    “这一次,你还真说对了,”丁积善看了一眼小店里,那些跟看怪物的顾客,丁积善微白的脸,微微的反了些许的红。

    “跟家里的情况一样。”丁积善的脸色其实真的不好看,“看样子,哪里都不安全。”

    伏晓皱了皱眉,“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还没有从那场血腥里回过神来,已经有点麻木了。

    丁积善没有说话,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黑影消失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不是伏晓吗?”

    小店里突然走进一个人来,突然喊了伏晓的名字。

    伏晓扭头,看到来人先是楞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

    来人是封洲义,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伏晓,脸上就是一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