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就是因为冥婚才危险
    封洲义快步走过来,毫不掩饰脸上的喜悦,“这位是?”

    丁积善冷眼看着近乎谄媚的封洲义,神色更不郁了。

    “我们出来吃饭,”伏晓对封洲义是没什么好印象的,毕竟跟封九的冥婚,是这个人一手促成的。

    即使现在伏晓对封九已经改观。

    封洲义脸上的笑容滞了一下,“你有空吗?”

    伏晓摇了摇头,“我没空,最近都没有空。”

    说完拽着丁积善就要离开,实在是封洲义这个人,太虚伪了,她跟丁积善因为封九去过封家。

    封洲义是见过丁积善的。

    “等一下,”封洲义挡在伏晓前面,刚刚的喜悦已经不见了,“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你跟封九的事情,我承认,我是故意的,但这一次,是真的出事了,封九消失不见了,消失你懂吗?”

    听到封九消失不见,伏晓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尤其封洲义慌乱的神色,更是让她心慌。

    平时封九虽然对她也是爱答不理,即使不出现,但起码偶尔会回应她几句,可这几天,他是真的一点动静都没有,伏晓还以为封九不想理她。

    “你什么意思?”拽着丁积善的手一松,脚步也跟着停下来,面色不善的看着封洲义。

    丁积善的眸光闪了闪,看着被丢弃的手,脸色似乎更苍白了一些。

    封洲义就想着伏晓能问,也不好耽搁,直接开口,“最近锦城死了很多年轻人,并且死的都非常蹊跷,有人找到封家,想让封家帮忙,可没想到,封九去了就在也没回来,这都好几天了。”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

    “你们平时,都是怎么找到他呢?”伏晓眼中的焦急不言而喻,下意识就去摸包,她的小金棺在里面。

    可手动了动,才想起今天因为黑猫的事情,就给忘记带。

    封洲义看了一眼这小店,“我们出去说。”

    丁积善一把拽住就要跟出去的伏晓,似笑非笑的看着封洲义,“你说封九不见就不见了?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匆忙往外走的封洲义顿住脚步看他,伏晓也看向丁积善。

    丁积善的脸色更白了,“我不相信你们封家人。”

    封洲义笑的有些发苦,“我知道,封伏两家是宿敌,而又是我的原因,才让伏晓跟封家有了扯不断的牵扯,可是,伏家的诅咒,必须是需要有人能镇得住的,而封九,就是其中之一。”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封洲义似乎是已经豁出去了,“而且,伏晓帮我过我,虽然那个孩子,到最后还是没能留住,可我不能见死不救。”

    说这话的时候,封洲义是低垂着眼皮的,他想尽量掩盖住眼底的情绪。

    伏晓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那个孩子呢?”

    提到那个孩子,封洲义的脸色灰暗了不少,“就是我找你去封家那天,孩子就……”

    被人害死了。

    伏晓没在说话了,也在做思想斗争,是信还是不信?

    丁积善却忽的勾起嘴角,“去我家谈谈。”

    是邀请,也是试探。

    封洲义似乎没有察觉到他话里的深意,点头,“好。”

    伏晓惊讶于丁积善的态度转变,明明刚才还一副你赶紧滚蛋,不然我要揍你的模样,怎么一转眼笑脸相邀,是她的错觉吗?

    封洲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替他们结了账,丁积善看他的目光更深了一些。

    丁积善走在最后面,心中有些懊恼。若是知道会遇到封家的人,早上那血腥的现场就不会收拾掉了。

    封洲义时不时的找个话题,伏晓有些心不在焉,只想知道一件事,“封洲义,那个孩子是被人杀死的吧!”

    封洲义的脚步一顿,表情也有一瞬间的凝滞,掩饰性的笑了笑,“我……”

    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又或者说不想说实话。

    “不想说就不要说。”伏晓看他一眼。也不在说话。

    回到丁积善家里,封洲义一进门就看到一双女士拖鞋,愣了一下,“你们?”

    伏晓已经进去了,并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

    “怎么!”丁积善挑了挑眉头,完全换了一副面孔。

    他这样的反应,却被封洲义当成了默认,脸色裂变,“丁积善,明明知道伏晓她……”

    丁积善正了正脸色,“你想多了,她在这里只是相对安全一些。”

    进去之后,封洲义就闻到一股变了质的血腥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伏晓已经倒了两杯水出来,递给封洲义。

    封洲义赶紧起身接过来,也没有在浪费时间,“现在封家乱的让人头疼,封九突然不见了,封亦楚想着把控封家,我现在很担心封九,因为,他根本没有实体。”

    轰!

    伏晓的脑海中一片空白,这段时间,在丁积善这里学了挺多东西,自然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实体,意思就是非常的虚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不见。

    只不过,“没有实体,也不会这样不声不响的消失,你别忘记了,封九跟伏晓,是冥婚,即使在不愿意承认,他们两人也是夫妻。”

    丁积善虽然不想承认这个事情,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封洲义状似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更难看了,“这正是我最担心的,”

    伏晓也坐下来,却看到丁积善也是一脸疑惑?

    “就是因为冥婚才最危险,”封洲义欲言又止,看看伏晓,想说又觉得不知道从何说起。

    丁积善的脸色也是一变,就见封洲义下定了决心一样,“冥婚之后,必须要圆房,才算是真正的有了羁绊,否则也就是等同于无。”

    伏晓一怔,随后就是爆红。

    “我到处找也找不到,很担心,前几天知道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摄魂。”封洲义只缓了一下,就继续说到,“而且,每个死去的人,都有一把给割魂刀的图片。”

    伏晓下意识的就朝丁积善看去,丁积善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笑了笑,“这个我是知道的。”

    似乎,封洲义是故意把这些事情告诉他们,他真的是来找封九的?

    他的心中为什么会这么不安。

    封洲义点点头,“梁庆边去找过我,只是当时我没在家,后来我听说,他突然就病了。”

    丁积善脸色又是一变,心说糟糕了。

    封洲义走的时候,还偷偷的塞了张纸条给伏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