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找到了线索
    她觉得委屈。

    听到别人说他没有实体,很可能遇到危险了,她脑子进水了一样就跑来庙山看他的情况,在看看人家,一脸冷漠疏离,你坏我好事的模样,特妈的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不断地做心理暗示给自己催眠,淡定,一定要淡定,默念一百遍结果反而更暴躁,索性也不再掩饰本性,“我生什么气,封九,你很好,特别的好。”

    庙山还在不断地震动,可她在封九的怀中却稳当当的,没有一点摇晃。

    封九面色不变,低头看她,“出什么事情了?”

    伏晓撇嘴,就是不再开口说话。

    封九拿她没有办法,只能先抱着她离开这里。

    谁知快要到门口的时候,天色突变,温暖的阳光被黑云吞了进去,黑压压的一片,就连空气都变得阴冷。

    喝。

    伏晓随时都在注意着前面的状况,猛然看到不由洗了口凉气,卧槽,这又是什么情况?

    她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入口大门的正中央,如同被煮沸了的水,突然顶出一个包,那包慢慢的膨胀,龟裂,最后从里面钻出来一个……人头。

    全都是眼白,可伏晓知道,吓人的眼白死死地看着她。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越来越多。

    封九停住脚步,神色越发的冷冽,眉宇间的黑气,比吞了太阳的黑云还要吓人。

    距离那些冒头的东西大概有几百米,然而,这些距离根本就不叫距离。

    “封九……”伏晓吞了吞口水,“这是什么东西?”

    说话都连贯不起来。

    封九低头又看了伏晓一眼,眼中闪过什么,没来及散去,被伏晓撞了个正着。

    那些腐朽的人头散发着难闻的臭味,越冒越多,如同被人操控的人偶一样,脱离地面腾空而起,与人一般的高度。

    只有头没有身子。

    “这特么的是什么怪物?”伏晓的手紧紧的搂着封九,生怕他把自己给丢在这里,任她自生自灭。

    “还记得太平间的金棺吗?”封九站在那里没有动,只是抱着伏晓的手,越发的用力。

    伏晓点头,她当然记得,要不是金棺消失不见了,她还想着去看看究竟。

    “红衣尸体的头。”封九冷笑一声,看样子,那些人真的是沉不住气了。

    伏晓眨了眨眼睛,又扭头去看那些人头,不由抖了抖,“这些人都是被分尸的?”

    封九没有在回答,幽冷的目光透过那些人头看向铁栅门。

    伏晓没听到回答,抬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竟然看到刘瑶站在入口处。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伏晓的惊吓程度,比看到悬空从地底冒出来的人头,雾草,这特么的也太惊悚了好吗?

    刘瑶死了,她也是亲眼看见的,不可能会活过来,除非,在刘瑶租赁的小公寓里,死的人不是她。

    正说话间,悬空的人头一个个跟西瓜似的就砸了过来。

    雾草。

    “封九,快跑啊,会被砸死的。”伏晓把脑袋埋在他的怀里,不敢看外面的情况,封九素来冷硬的脸出现了一丝裂痕。

    封九一步步的往外走,根本没有理会那些砸过来的人头。

    伏晓到底是个好奇宝宝,忍不住的漏出一只眼睛往外看,随后嗷的一声惊叫出来,有一颗人头,正在用吓人的眼白死死地看着她。

    封九脚步一顿,指尖动了动,把那颗人头捏成了粉。

    伏晓用力的拍胸口,雾草,这惊吓多了会得心脏病。

    “太平间的金棺在庙山?”伏晓突然脑子一抽,蹦出了一句,随后就懊恼,丁积善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凤棺即使是消失不见,也不会离她的陵墓太远。

    这里距离中心医院还有很长的距离,所以说,这是不可能的。

    “庙山没有金棺。”封九眉心一皱,那些追逐的人头瞬间就变成了粉尘,飘荡在半空中,微凉的手捂住伏晓的嘴。

    伏晓用眼神询问,这些人头就这么碎了?

    “这些人头都没有攻击力,不过是投石问路罢了。”封九抱着她从庙山出来,刘瑶就一直不远不近的在前面,封九也没有理会。

    伏晓忘记还在人家怀中,“那刘瑶又是怎么回事,他肚子里的鬼胎怎么样了?”

    这些对于来说都是迷。

    “刘瑶的确是死了,是被人杀死的,”封九也没想着把人放下来,却小心翼翼的看她有没有胸口发疼的迹象。

    “至于鬼胎,刘瑶死的时候,已经成型了,即使没有母体也不会有任何意外,就怕……”封九说的很干脆,他怕伏晓会乱来。

    直接告诉她比较好。

    “就怕被有心人利用?”伏晓接话,“那摄魂的事情你知道吗?会不会跟鬼胎有关系?”

    前面的刘瑶身形一晃,瞬间就变得无比透明,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想引着他们去什么地方。

    “封九,跟着她。”伏晓拽着他的衣袖,指着前面的刘瑶快速的说到。

    她的话音刚落,刘瑶就消失不见了。

    封九的脚步却没有停下来,甚至比刚才更快,他已经闻到了那些人让人厌恶的气息。

    伏晓楞了一下,想问,又不知道该怎么问,索性也不说话,这时的她才猛然想起来,她还在封九的怀中。

    轰的一声。

    她的脸红了个彻底。

    刚刚还跟人家闹别扭,现在就让人家抱着,这怎么都觉得是在撒娇。

    “封……”

    “晓晓,别说话,”封九嘘了一声,很快,他抱着伏晓来到庙山后面的树林里,还未走进,就看到一只鸟刚要飞进去,却在一眨眼的功夫,撕裂成无数块。

    嘶。

    “是他们,”伏晓贴近封九的耳边,用极小的声音说道,“今天早上,丁积善养的黑猫就是这么被分尸的。”

    封九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即使没有实体,可由于伏晓的靠近,他所有不该有的感官,在那一刻竟然都活了过来,他嗅到了属于伏晓特有的味道。

    陌生有熟悉。

    让他为之疯狂。

    “封九?”伏晓见他看着树林里一动不动,以为他没有听到,抬手要触碰他,却被他一把抓住,瞬间冰凉入体。

    “我听到了,晓晓。”

    这一句,带着从未有过的温度。

    伏晓一怔,她竟然感觉到了他的呼吸。

    不热,微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