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二选一干掉另一个
    “你……”在这样诡异的氛围里,伏晓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暧-昧,封九浩瀚的星眸里,燃气点点的火焰,炙热又隐忍。

    “不要说话,”封九勉强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对于伏晓,他没有一点的抵抗力。

    前面的树林里,一人穿着宽大的黑袍,一身黑漆漆的样子,从伏晓这个角度看过去,非常的阴森冷诡。

    因那人背对着他们,所以看不到那人的脸,只知道他身形高大甚至是有些妆。

    他的对面有一人,那人竟然是梁庆边。

    伏晓惊了一下,刚要起身就被封九给拽住,“你要去做什么?”

    “梁庆边肯定不知道,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把那些魂魄拘走的人。”伏晓冷着一张脸,心中却有些打鼓,她没有想到,庙山后面的树林里竟另有玄机。

    别说她想不到,就是爷爷,恐怕都想不到。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封九拽着她的手丝毫没有放松,“关键是要找那人。”

    伏晓突然想到什么,一把抓住他的手,“封九,我今天会来这里,是因为封洲义给我留了张纸条,四个字,庙山,危险。”

    现在想来,这四个字的意思可就深了,伏晓感觉自己是不是想错了什么。

    “封洲义不会伤害你,以后有什么事情找不到丁积善,就去找他,”封九看得出她眼中的疑惑,低声说道。

    “是因为那个孩子?”伏晓想不出来封九为什么会这样笃定,说封洲义不会伤害她,他的口气太笃定,让她有些捉摸不透,似乎封九什么事情都知道,可偏偏就是不告诉她。

    事实上,封九不是不告诉伏晓,只是有些事情,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全是,”封九突然把人给摁下来,“看样子,庙山也已经不安全了,”

    伏晓被他压-在怀中,看不到外面的情形,瓮声瓮气的问道,“有没有看清楚那人的脸?”

    封九摇头,“先离开这里,”

    即使在这里,他也没办法靠近。

    伏晓自然是没有异议的,回来的路上,伏晓把所有关于摄魂的事情都跟封九说了一遍,完全忘记了还在闹脾气的那个人,就是她自己。

    封九把她送回伏岩的小公寓,一回到房间,他就让伏晓把小金棺拿出来。

    现在,伏晓有很多谜题都没有解开,“封九,你不要骗我,你告诉我,这小金棺里的白玉,为什么写着封熙衍跟我的名字,可我却能用他把你喊出来。”

    她的心中一直都有一个声音,封九跟封熙衍是一个人,可若是一个人,那么丁积善所说的,她会有两次冥婚,而且,两次冥婚早就已经完成了。

    她又不得不否定了这个想法。

    封九顿了一下,“对你来说,封熙衍很重要?”

    伏晓摇头,很干脆的说道,“怎么说呢,不管是你还是封熙衍,对于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的际遇,我好好的一个黄花大姑娘,被两个死人给霸占了,我现在就想着,我二选一干掉另一个。”

    简单粗暴,没有任何的隐瞒。

    封九星眸中的火焰一下就燃烧起来,“所以,被干掉的那个是封熙衍?”

    伏晓点头,“相对于那个老妖精,我宁愿选择你。”

    起码她对封九比较熟悉一些。

    封九的嘴角抽了抽,“感情我还是被逼无奈没得选的?”

    对于伏晓的这个回答,他是不高兴的。

    伏晓翻了翻白眼,把小金棺递过去,“你用这个干嘛,是不是有干掉封熙衍的方法了?”

    “……”封九现在很焦躁,颇为糟心的看着伏晓,“他是封家的老祖宗。”

    伏晓撇嘴,“那封家的老祖宗跟伏家的老祖宗是什么关系?”

    封熙衍跟伏司爽,一个是捉鬼师,用了十六条龙的金棺下葬,但奇怪的是,伏司爽是个女人,为什么要用龙棺?

    这样低级的错误是不可能出现的。

    “不清楚。”封九淡淡的回到,从小金棺中摸出一块墨绿色的玉镯,对着伏晓伸出手,“把这个戴上。”

    伏晓看到他手中的玉镯,眼前就是一亮,伏鹤鸣是古董方面的半个行家,不管是什么古董,他都能大概说出这个古董的故事,这项技能,似乎为他带来了不少的财富跟人脉。

    连带着她,看到这些上了年份的古董,都会有一种直觉,这是好东西。

    “辟邪的,”封九牵起她的手,给她带进去,这墨绿色,似乎是专门为她定制的,非常的好看,在触碰到她皮肤的一刹那,竟然泛起了很淡的绿光。

    “辟邪?”伏晓凑过去,往小金棺中看去,并没有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不解的看着封九。

    封九并没有打算详细的解释这件事情,反而是说起另外一件事情,“在锦城,懂得摄魂的人,一个是丁积善,还有一个在昨天已经死掉了,那么剩下的,就是封家了,伏晓,不要对封家有什么顾忌,封家现在分崩离析,你要时刻注意,我尽量待在你身边。”

    比起这个,伏晓更担心封九,“封洲义说你没有实体,是怎么回事?”

    封九的神色很淡,似是勾了勾唇角,“尸体被毁了。”

    伏晓抬手,想要摸摸他的头发,以示安慰,可一想这货没有实体,她就算是伸手也摸不到,只会搞笑,又把手放下来,“没有其他的办法?”

    “有。”封九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星眸中隐含的意思太明显,伏晓的脸,一下就红了,她还真是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

    不一会儿,伏岩回来了,神色匆匆,看样子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伏晓正坐在客厅的沙发研究胳膊上的墨绿玉镯,抬头看到伏岩的脸色不太好,“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庙山出事了,”伏岩重重的叹了口气,“看样子,摄魂也是冲着伏家来的,只不过,伏家在这些年,并没有什么仇家啊,会是谁呢?”

    “对了爷爷,”伏晓目光有些犹疑,口气也有些迟疑,可有关伏家的安危,她还是放开了所谓的不好意思,“我今天去了庙山,发现庙山后面的树林里别有一番景色,爷爷知道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