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封亦楚跟庙山有关系吗?
    这两天,伏晓一直都在蹲点,就想着找到封洲义,今天一大早,她就爬起来等着了,没想到就是在那个早点的小店碰到了封洲义。

    显然,封洲义似乎也是在等她。

    “我有事情跟你说。”伏晓喊住他,刚要走过去,她的手就被人拽住了,猛地回头竟然看到了封亦楚。

    擦。

    在这种地方见到他!!!!

    “晓晓姑娘,你这是要去做什么?”封亦楚拽着她的手,表情有些难以形容。

    伏晓被这称呼给恶心到了,用力的甩开他的手,嫌弃的看着他,“跟你有关系吗?封先生?”

    不造为毛,他跟封九的称呼不一样,在伏晓看来,封先生对封亦楚来说,是一种否定。

    看到封亦楚突然出现,封洲义的脸色一变,刚刚他竟然都没有发现封亦楚,他的眸光顿了顿。

    伏晓反应很快,走到封洲义身边,“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封洲义一愣,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得悲伤,“孩子已经……”

    惊叹于伏晓的临场应变能力,垂眸的瞬间,眼泪都掉下来了,“伏医生,孩子明明没事了,真的,”

    伏晓一顿,眨了眨眼睛,“生死有命,封先生请你节哀。”

    封亦楚到了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封洲义似乎是被吓到了,也不敢有任何动作,伏晓见状上前一步,“我能去看看那个孩子吗?”

    联想到刚刚伏晓说有事情跟他说,封洲义很快就知道,跟庙山有关系。

    “因为孩子太小,不能入封家的祖坟,”封洲义脸上的悲伤不像是装出来的,反倒是多了几分真情实意,“我给他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你,要去看看吗?”

    那孩子很喜欢伏晓。

    虽然还很小,可当时在医院里,那孩子真的就跟平时不一样,他说不出来那种感觉是什么,总之就是非常亲切。

    “要去,”伏晓顿了顿,转头看向脸色十分难看的封亦楚,“封先生,你要去吗?”

    封亦楚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伏晓眯了眯眼睛,封洲义却是松了口气,“他怎么会在这里?”

    封洲义摇头,心中也是有些惊骇,摇头,“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封亦楚。”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你去过庙山了吧?”

    伏晓点头,“在那里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两人到了一处非常安静的小坟包,封洲义指了指那个小坟包,“这就是那个孩子,只是很可惜……”

    伏晓蹲下身子,笑了笑,“本来还想看看你,只可惜了。”

    说到这里,伏晓站起来,“当初是你把我引到封家,为什么?”

    现在逮着人了,她自然是要问清楚的。

    封洲义笑得苦涩,这个问题已经回答过了。

    伏晓摇头,不再问这个问题,“庙山后面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说道这个,封洲义显然是正常多了,“跟中心医院有关系,而且,这后面跟中心医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太平间那些丢失的尸体,都被运往了这里。”

    伏晓一愣,“不是,你刚刚说什么?”

    封洲义看她一眼,笑了笑,“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中心医院竟然跟庙山有关系。”

    伏晓点头,心中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的确是不可思议,她在中心医院做了三年多的医生,也听说过丢尸体的事情,却从来没有想过,竟然跟庙山有关系。

    “后来我一直跟着,发现事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可是我不能经常去庙山,”封洲义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四周。

    接近晌午的阳光有些微热,照得人有些难受。

    伏晓点了点头,“继续。”

    封洲义点了点头,笑道,“后来我让人去庙山,可庙山毕竟是伏家的祖坟,我的人不可能那么随意的进入,但是我曾经告诉过看守庙山那个老爷子。”

    伏晓蹙了蹙眉头,有点不解。

    可此时的封洲义,却打开了话匣子,“中心医院院长王庆龙也脱不开关系,可后来王庆龙突然自杀,我就有点怀疑了,然后我发现,鬼胎竟然是王庆龙的阴谋。”

    擦。

    伏晓眯起眼睛,“鬼胎跟王庆龙有关系?”

    封洲义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一些东西,“你看看这上面,他跟刘瑶发生关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什么意思?”伏晓懵了一下,并不能很好的理解他这句话。

    “意思就是说,王庆龙在跳楼自杀之前,就已经死了,后面发生的都只是个假象。”封洲义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伏医生,中心医院的金棺现在出现在庙山,是不是跟你爷爷商量一下,把伏家老祖宗的棺材请出来?”

    伏晓点了一下头,才说道,“这件事情并不容易,伏家的人分散各处,想要聚集在一起也很困难。”

    这倒是。

    封洲义点头,看了一眼小坟包,叹口气,“你刚刚不是有事情要跟我说嘛?”

    伏晓点头,今天的信息量有点大,消化起来有点费劲,“我找你就是想知道金棺的事情,我爷爷几乎从来不对我提起有关的这些事情,现在突然一下子冒出来,我有点接受无能。”

    封洲义懂这种感觉,劝慰道,“那就慢慢来,不要着急,对了,你跟着丁积善学的怎么样了?”

    “东西太生涩,好多东西我都记不住,理论上的东西我倒是能记得住,只不过实践就有些……”伏晓摸了摸头,有些尴尬,“那龙凤金棺你知道多少?可不可以告诉我?”

    其实这个问题是可以问封九的,但一想到封九那张死人脸,伏晓莫名就有些抗拒。

    嗯,她还在跟封九吵架。

    “太多的我并不清楚,”封洲义摇头,对于这个问题,他也是有些懵,所以感觉非常抱歉,伏晓了然的点头,“庙山的事情,我会跟我爷爷商量,我现在就想知道,封亦楚跟庙山后面的事情有关系吗?”

    封洲义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伏晓却是看懂了他眼中的意思,点头,“那我就先回去了,这是我电话。”

    两人交换了电话,各自离开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从小坟包里冒出来一个小孩子的头,异常的狰狞,只有眼白的眼睛死死地看着伏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