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凤棺是空的,绣花鞋是老祖宗下葬时候的穿的
    伏岩怔了怔,看着伏晓的脸色比金棺中男子的脸色还难看,“晓晓,你这是怎么了?”

    伏晓的模样实在是太吓人了,听到伏岩的话,苍白的笑了笑,只不过那笑容都带着惊吓,“我这不是没见过世面吗?突然看到这样栩栩如生的死人,我有点被吓到。”

    这个说法合情合理,再说,伏岩几乎是完全隔绝她接触这些,伏岩了然的笑了笑,又看了一眼棺中的男子,“行了,你要是真害怕,就……”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伏鹤鸣急匆匆的跑过来,“爷爷,凤棺里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伏岩紧接着脸色一变,抬步就往祠堂里走去,伏鹤鸣紧跟其后,伏晓却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在棺中人的脸上移不开视线。

    这个人是封九?

    他们有着同一张脸,唯一不同的是,封九是短发,略带褐色,而棺中人却是一头漆黑的长发。

    她心中已经是百转千回,因为她知道,封九才死了五年,而伏家老祖宗的金棺,却已经几百年了。

    伏岩让人过来重新把龙棺给封上,跟伏兴唐商量,这两具棺材该怎么处理,毕竟老祖宗的坟墓里竟然出现别的男子的尸体,的确是有点不太像话。

    伏兴唐整个人也是懵的,根本就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们供奉了几百年的老祖宗,竟然是个陌生人。

    那当初给老祖宗下葬的人,就没有发现不对劲吗?

    龙凤金棺都已经重新封好,暂时放在庙山的祠堂。

    回到伏岩的小公寓,伏岩才发现,伏晓的脸色难堪的吓人,这已经超过看到死人的惊吓,不由得蹙眉问道,“晓晓,从刚刚你的神情就不对,到底怎么了?”

    伏兴唐跟伏鹤鸣同时看向伏晓,他们没从开棺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就连平日的妹控伏鹤鸣都没有发现伏晓的不对劲。

    “没什么,”伏晓勉强笑了一下,她敢肯定,老祖宗的龙棺中葬的是封家的人,可这话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原本封伏两家就是敌对,现在出现这样的事情,真要宣扬出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

    看了一眼明显不相信的三人,她深吸了口气,端起水杯啜了口,才继续说道,“我只是在想,老祖宗下葬的时候,肯定是发生过什么事情,否则,伏家的祖坟不可能葬着来历不明的人。”

    这话正中靶心,伏岩跟伏兴唐两此时真的是一筹莫展,因为他们现在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入手,几百年前的事情,就算是查也查不到,知道内情的人早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不对啊,”伏岩一拍桌子,人也跟着从椅子上站起来,“就算是几百年前的事情,我们也能问问那边的鬼差,就算是人间没有备案,但是阴间肯定会有的。”

    伏兴唐也是恍然大悟的模样,跟着起身,“宜早不宜迟,走。”

    两个老兄弟一前一后的就走了,剩下伏鹤鸣跟伏晓两人,面面相觑。

    伏鹤鸣轻咳一声,“小丫头,你今天的反应非常不对劲,你骗得了爷爷骗不了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这小丫头什么事情都跟他说,就连第一次看到一个男生有心动的感觉,她都告诉他。

    伏晓顿了顿,“哥,前几天你不是说要查一下凤棺里葬的是什么人吗?有结果了吗?”

    伏鹤鸣摇头,“这件事情说起来比你的反应还奇怪,我还在一本怪谈里找到了一些龙凤金棺的图,只可惜没有只言片语,这才是让我非常在意的地方,按理说,龙凤金棺也算是下葬中的典型,肯定是会有记载的,那么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人为的毁掉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是不想让人知道的。”

    伏晓努力让自己暂时忘记那张脸,强打起精神问道,“一丁点都没有?”

    她记得,丁积善说过,有人是想复活凤棺里的人。

    可为什么凤棺是空的?

    好奇怪。

    “对了,丁积善怎么没去?晓晓,你没告诉他今天请老祖宗吗?”伏鹤鸣挑眉问道。

    提到丁积善,伏晓才嘶了一声,抓起手边的电话就拨,可对方却无人接听。

    看了一眼伏鹤鸣,“我有些不太放心,我去他家看看。”

    伏鹤鸣自然也是不放心伏晓的,索性就跟着一起。

    然而,丁积善并没有在家。

    伏晓在他家门口站了一会儿,“哥,你说丁积善这个时间会去哪里?难不成又去医院太平间了?”

    说起这医院太平间,伏晓就觉得很糟心。

    当时在后山看到刘瑶,她好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却直接被吸进了那小树林。

    “我觉得应该不会,再说了,他也知道今天我们会请老祖宗,所以我觉得去医院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对于直呼丁积善名讳这种事情,伏鹤鸣还是不太习惯,毕竟在他的心中,丁积善是个让人仰望的人。

    伏晓点了点头,“那我继续打电话给他。”

    说话间,两人到了距离伏岩小公寓不远伏鹤鸣家,“对了晓晓,我有些事情想不太明白,你能不能让我见见封九?”

    伏晓顿了顿,低垂的眼眸闪了闪,丁积善是见过封九的,棺中人是封家人这件事情恐怕也瞒不了多久,可她莫名觉得就会出事。

    “上次封洲义说他失踪,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露过面。”伏晓大爷一样的瘫在沙发上,可能是在外面走了一会儿,心中的恐惧竟没有那么严重,至少表面能保持平静而来。

    不得已,她对自己的哥哥说了谎。

    伏鹤鸣并没有怀疑伏晓,摸了摸下巴,“你过来,这是四爷爷带来的绣花鞋,我给你看看。”

    伏岩把东西直接丢给了他,因为他有这个特殊的技能,所以就让他看看这绣花鞋是个什么东西。

    虽然时间很急-促,可他却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找到了一些关于绣花鞋的东西。

    “有什么问题吗?”伏晓疑惑的看着他,心说千万别再给他看任何刺激了,她这弱小的心脏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这双绣花鞋,是伏家老祖宗伏司爽下葬时候用的。”伏鹤鸣轻笑一声,“我觉得,爷爷肯定知道四爷爷都不知道的内情,你觉得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