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伏晓的身体吸食了黑猫的魂魄
    伏晓把黑猫的事情说了一下,手也不自觉的摸了摸眉间,还带着一点刺痛。

    在场的三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俞晓薇上前一步,伸手捧住伏晓的脸,似乎是想要从她的眉宇间看出什么东西。

    “哎呀,”伏晓拍了拍她的手,“干嘛?那只猫真的把我的脸毁容了?”

    雾草,千万不要啊,这辈子,她最引以为豪的就是这张脸了。

    不行,她一定要把那只可恶的黑猫给碎尸万段。

    俞晓薇摇头,“你的脸并没有任何痕迹,只不过你的眉间,好像有那么点不同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完全没有开玩笑的神色,反而是一脸的沉重。

    她越是这样沉重,伏晓就越觉得心中没底,避开俞晓薇直视的目光,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脸色都十分的难看,她的心中咯噔了好几次。

    “我说,你们能不能别用这种我就要下地狱的模样看着我行吗,我胆小。”伏晓狠狠地咽了口口水,略有些崩溃的吼道。

    “你喊什么,”俞晓薇拍了拍她的头,“那只黑猫并没有抓花你的脸,只不过,在你昏睡的这段时间,爷爷认为,那只黑猫有可能进了你的身体里。”

    这是昨天一晚上,伏岩得出来的结论。

    伏晓一愣,“你刚刚说,那只黑猫进了我的身体?”

    雾草,这比抓花她的脸还要恐怖好吗?

    当下拍开俞晓薇的手,从床上弹跳起来,“爷爷,晓薇说的是真的?”

    伏岩走过来,示意俞晓薇退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也没有弄明白,钻进你身体里的那只黑猫,的确是已经死了,却以另一种形式存活在你的身体里,这让我非常不解,昨晚,我试图把那只黑猫引出来,可没想到,你眉宇间的黑气,竟然把我的引魂符给弹出来。”

    或者用另一种说法,那只黑猫,是被伏晓眉宇间的黑气给吸食进去的。

    虽然他不太想承认这个想法,但,目前为止没有别的想法更符合了。

    伏鹤鸣不忍心看到伏晓这样茫然的神色,赶紧开口道,“晓晓啊,这说不定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老祖宗伏司爽当时似乎也有这样的情况,通过吸食动物的灵魂,来达到强化自己的目的。”

    伏晓不语,站在床上的姿势也有些僵硬,她不想通过吸食动物魂魄来提升自己,这让她非常难以接受。

    俞晓薇看了一眼一眼伏岩,也没有往前走,“晓晓,你不能有这样颓靡的神色,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一切都搞明白,鹤鸣哥不是说了吗?伏家老祖宗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我们现在,不要纠结这个问题,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查到龙棺里那个男人是谁,以及凤棺的尸体去哪里了。”

    这些都是让人头疼的疑点。

    而且,在太平间的时候,凤棺的棺盖被打开过,所以他们现在是不是可以确定,只要以中心医院为中心寻找,就可以找到凤棺中的尸体?

    龙棺里的尸体,明明就是封家的人,伏晓心中有两个小人儿在疯狂的吵架,龙棺尸体跟封九有着同一张脸,她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们?

    “只可惜,现在封九跟封洲义都消失不见了,据说封洲义是被绑架了,封九因为封家的事情,不知去向,现在丁积善也被人绑了,已经两天的时间,我担心丁积善现在有危险。”伏晓有些迟疑。有些闪躲伏岩伏岩等人投过来的目光,“爷爷,我想去后山的小树林看看,那里到底怎么回事。”

    伏岩脸色一变,刚要拒绝,俞晓薇也淡淡的点头,“丁积善的确是个非常有能力的先生,只不过身体素能稍微的差了点,这些我都调查过,至于庙山后面的情况,我想肯定是有心人想要利用庙山,来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俞晓薇知道的事情,并不是全部,丁积善她并没有真正的见过,但对于这个名字,却是非常的熟悉,

    可以说是如雷贯耳。

    “我见到过小树林的情况,”伏晓吸了口气,努力压抑住心中的不安,“我怀疑,后山的事情,跟封亦楚脱不开关系,至于封洲义,我见过两人相处的状态,这两人的关系就是威胁与被威胁的状态。”

    “你见过封洲义?”伏岩蹙眉,会想到上次封洲义来这里的情况,不由得蹙眉,总觉得这个人,有点不可信。

    伏晓不知道伏岩在想什么,此时她的心中想的却是,封九跟她说过,封洲义这个人,绝对是可信的,她毫无理由的相信封九,既然是他信任的人,那么,她自然也不会怀疑,只不过现在的情况有点特殊。

    “在孙老头的早餐店见过,”伏晓再次揉了揉眉心,那种轻微的刺痛感已经消失不见了,她就觉得自己的心情稍微好受了一点,“接下来,我们得去一趟庙山,对了四爷爷呢?”

    “你四爷爷昨天一直都在庙山,而且,凤棺上面倒是发现了一些线索,根据你四爷爷所说,很可能后山的小树林里,那些人手中,就有凤棺的尸体。”伏岩脸色很沉,见伏晓已经恢复了正常,冷静的开口道,现在的情况很复杂,他虽然心疼伏晓,但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表现出来。

    伏晓点头,看了一眼俞晓薇,“你师父找到了吗?”

    俞晓薇无奈的笑了笑,“我这师父你也是知道情况的,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

    根本就无从下手好吗?

    用神龙见首不见尾都不能形容他的神出鬼没,时不时的消失个一年半载,那都是常有的事情。

    伏晓了然的点头,“没关系,现在先去庙山看看情况吧,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后山。”

    一边说一边简单的把头发扎成马尾,利落的穿上鞋子,“走吧,别耽搁了。”

    她怕耽搁下去会出事。

    几人刚刚庙山的门口,伏晓的脸色裂变,雾草,这不是被粉碎了的,金棺中红衣尸体的头吗?

    当时不是都已经被粉碎成了粉末吗?

    现在这又是几个情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