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他们的目标,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
    “利用凤棺就能复活伏家的老祖宗,你以为是怎么复活?就是利用你儿子的魂魄。”伏岩越发的冷戾,几乎是在那一瞬间,他就隐约猜出王庆龙想要做什么,“现在站在你身边的这个男人,早在几个月前就死了。”

    梁庆边的脸色裂变,猛地转头看向王庆龙,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这个人,脸色黑的发青,那双眼睛似乎就要脱框而出,眼白处跟那些人头一样,红的吓人。

    他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全身抖得不像样子,“你……”

    王庆龙诡异一笑,脸上的肉开始一点点的崩坏,脱落,很快就露出脸上的骨头。

    梁庆边咽了口唾沫,拔腿就想跑,却被王庆龙一把掐住脖子,“你要去哪里?”

    他的嘴一张一合,甚至还有几个蛆虫从他的口中掉落来下。

    梁庆边吓得连喊救命都喊不出来了,双眼暴睁。

    伏岩脸色一变,心说糟糕,就看到伏晓的手不断地在摆动,愣怔了一下,就顺着她的手指看去,隐约看到树上有一人,心中一凛,他看不清那人是谁。

    伏兴唐动作很快,手中的符纸飞出,对着王青龙的头就砸了过去,奈何王庆龙动作太快,符纸落在地上,王庆龙一手提着挣扎的梁庆边,一手弹了弹散发着恶臭的人头,“哈哈哈,就要成了。”

    他的话音刚落,只见躺在桌子上的伏晓,快速的凌空而起,绑着手脚的绳子突然自己断了,她的手脚在半空中被分开,虚空中好像有看不见的绳子抻着。

    伏晓一惊,别人看不见,可她却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绑在自己的手脚上,被绑住的皮肤先是一阵剧痛,像是有什么嵌入那样,疼痛渐渐地浓烈。

    “晓晓。”伏岩本就小心翼翼,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楚树上那个人是谁,就看到伏晓腾空而起,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爷爷,先救丁积善。”事已至此,能救一个是一个,伏晓的手脚已经完全被控制,她现在就想着赶紧把方景善救出来,他的鬼点子比较多。

    丁积善被绑在树上,也不挣扎,只是冷静的看着一点点升到高空的伏晓。

    王庆龙笑得越发的诡异,一挥手,把梁庆边给丢了出去,梁庆边直接被丢到伏晓刚刚躺过的桌子上,随后桌子跟着翻倒,梁庆边整个人被压-在底下。

    伏兴唐也看到伏晓的手势,手中的符纸再次飞射而出,把丁积善身上的绳子都割断,丁积善从上面直接摔下来,伏岩想着用什么东西接一下,然而他掉落的速度太快,直接就摔在了地上。

    丁积善重获自由,赶紧把身上的绳子给扯开,来到伏岩身边,“这是一个局,以伏晓为中心的局,我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有把这个局给破掉,摄魂的最后一环,就是摄取伏晓的灵魂夺走,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伏岩的脸色一变再变,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伏岩快步往前走了几步,伏兴唐一把拽住他,“别急,应该还有别的方法。”

    丁积善站在两人前面,看样子,他比他们还要担心伏晓。

    伏晓在高空中,呼吸都觉得有些稀薄,“封九……”

    她迷迷糊糊的喊着封九的名字,眼前都是封九那张让人神魂颠倒的容颜。

    伏晓什么都想不到,脑海总只有封九那张妖言惑众的脸、

    “别睡,我来救你了。”封九冷凛的声音在伏晓的耳边响起。

    伏岩急得不行,他比任何人都不希望伏晓有事情,但现在这种情况,谁也说不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庆龙挡在两人面前,笑得一如既往的诡异,“你们谁也没有办法阻止,伏晓注定就是个祭品。”

    没错,祭品的下场,就只有一个。

    就是死。

    “你胡说。”伏岩冷笑一声,手中的符纸张张齐发,对着王庆龙的头,“我的孙女,怎么可能是祭品,王庆龙,我不管你在计划什么,你都没办法成功。”

    话音刚落,他手中所有的符纸对着王庆龙齐发并进。

    王庆龙脸色一变,手中的人头连续掷出,想要把符纸给砸落。

    符纸的躲避速度也很快,与人头堪堪擦肩而过。

    伏岩的脸色也跟着一变再变,丁积善跌跪在地上,被伏兴唐一把拽住,“你怎么样?”

    丁积善噗的吐了口血,借着伏兴唐的力气站起来,喘了口气,“他们的目标,从始至终,只有伏晓一个人。”

    说这话的时候,丁积善的脸色极其的难看,“他们借由凤棺事端,把摄魂的事情搞到现在,一切都是为了把伏晓弄到这里,伏晓是伏家的女孩子,跟伏丹青一样,她的下场,不会太好。”

    伏岩的脸色白的吓人,他手中的符纸被惊得掉落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再也没有动静,如同死物。

    伏晓整个人被倒吊在半空中,脑袋都快要充血了,“丁积善,快点救我啊。”

    卧槽,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原本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在计划之中,谁知道下一秒就让你怀疑人生。

    再说了,这梁庆边还真是有毛病,竟然相信这种人。

    “救,救命啊。”

    梁庆边呜咽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然而,他的救命声刚刚响起,人就已经到了伏晓的跟前。

    “伏晓,你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啊,你救救我。”梁庆边挥舞着双手想要抓住伏晓,明明两人的距离并不远,一个伸手间就能抓住伏晓,可他无论怎么抓,都抓不到。

    伏晓手脚上的疼痛一点点的加剧,手腕更是肉眼都能看到,被看不见的绳索勒出了一道非常身的印痕。

    “王庆龙,你想怎么样?”伏晓忍着剧痛,咬着牙问道。

    王庆龙此时的状态是十分的吓人的,他的眼睛已经慢慢地脱框而出,脸已经溃烂的不成样子,就连他的右手,都已经断裂,如同被什么碾压过一样,十分的吓人。

    他的口中,蛆虫不断地落下,然后从他的脚上,慢慢地爬上去,重新钻进他的口中。

    伏岩与伏兴唐对视一眼,王庆龙已经撑到了极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