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血蝎子
    伏晓那张白皙的小脸红的如同夕阳,她的想喊救命,可她的脖子像是被什么掐住,就连呼吸都很困难。

    隐约间,她竟然看到了封九那张妖言惑众的脸,似乎在对她说些什么。

    她听不清楚,拼命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他,却越发模糊。

    褚恒平等人在摆阵,王庆龙非常缓慢的蹲下身子,魂瓶的盖子还没有打开,他的任务就是把盖子打开,放出里面的厉鬼!

    “爷爷,王庆龙去捡瓶子了。”伏鹤鸣目赤欲裂,伏晓是他的心头肉,可现在她竟然被这样对待,他知道自己不能冲动,这样只会害了她。

    天知道当他看到伏晓现在这个状态,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恨不能被倒吊在半空中的人是他。

    伏岩手中的动作一顿,转头看去,饶是活了七十岁的他,都忍不住胃里一阵翻腾。

    实在是王庆龙的模样太恶心了,估计他一个月内看到吃的东西就犯恶心。

    “不要分神,”褚恒平冷声说道,“伏鹤鸣,你去最后面,一会儿听我喊,你就把那些剩下的纸钱都烧了。”

    伏鹤鸣咬牙不在看伏晓,从俞晓薇手中接过就跑到最后面。

    “晓薇丫头,一会儿你在前面,只要引领纸人避开那些人头就行,记住,要想让伏晓没事,千万不要让纸人碰到人头。”

    人头的戾气太重,两物又都属于阴间死物,相克。

    俞晓薇要去的点头,转头看了看还在挣扎的伏晓,眼睛一痛,那血线越来越明显,伏晓在正中央,似乎是形成了一个什么图案。

    “爷爷,你看伏晓。”俞晓薇立刻喊到。

    三个老人齐齐看去,脸色又是一变。

    血线一点点的连接在一起,那模样,似乎是只蝎子。

    血蝎子。

    褚恒平被惊的往后退了一步,眼中满是惊骇。

    他见过这血蝎子。

    然而他这一退,不小心碰倒了身后的纸人,奇异的发出嘭的碰撞的声音。

    褚恒平的脸色又是一变,心道糟糕。

    果不其然,刚刚摆好的那些纸人竟然全部都跟着倒了下去。

    伏岩等人也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刚刚不小心碰了阵眼,这下糟糕了。”褚恒平恨不能扇自己俩嘴巴,你说你干什么要往后退。

    几乎是同一时间,王庆龙已经拿到了魂瓶,并且发出一声很诡冷的声音。

    “糟糕,他把魂瓶的盖子打开了。”丁积善一直在伺机而动,伏晓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再这样下去,就算把人给救下来,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伏鹤鸣原本是在最后面,看到褚恒平身后的纸人被绊倒,眼疾手快的扶住自己身边的纸人。

    唯一一个还站立着的。

    “褚老,还有个立着的。”伏鹤鸣喊到,来的路上,褚恒平千叮咛万嘱咐,摆好阵的纸人,千万不能倒,这些纸人都是一次性的,就像你供奉香火的果品是一样的,只能用一次。

    褚恒平猛的回头,眼中冒出一丝亮光,“扶住了。”

    他的动作太快,伏鹤鸣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他手中的纸人就已经腾空而起。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竟然看到刚刚抱着的纸人,头发随风飘扬,竟是如同真的一样。

    倒吊在半空中的伏晓已经出现了幻觉,她看到龙棺中的男尸,竟然缓缓地站了起来,冲她诡异一笑。

    不!

    不要过来?

    男尸一步步的腾空而起,朝他走过来,伏晓甚至还看到了丁积善他们在摆阵,伏鹤鸣抱着一大袋子东西,正在声嘶力竭的喊着什么?

    伏岩转头,如同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脸色惨白,就连手中的符纸都脱手掉在地上。

    男尸越走越近,带着一股迷惑人心的冷香,渐渐的充斥着伏晓的鼻腔。

    手脚已经疼到了麻木,她甚至都觉得,自己的手脚会被这看不见的绳子给勒断。

    “晓晓,我来接你回家了。”

    男尸殷红的唇一张一合,说话异常的悦耳清晰,他喊的是晓晓。

    伏晓只觉得自己所有的感官神经都被麻痹,男尸的手,冰凉入骨,如同小金棺。

    所以,这个人就是小金棺的主人?

    “你是谁?”伏晓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她心中虽然害怕,但还是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龙棺中的男尸,究竟是不是她心中所想!

    “封熙衍。”男尸勾唇笑的冷魅,缓缓地低头,他身上的冷香似乎可以治愈她身上的疼痛。

    破天荒的,伏晓竟然想要靠近他一些。

    “你是封熙衍?”知道答案后,伏晓眼中尽是疑惑,她并没有看到,她已经处于血蝎子的正中央,“可你为什么会葬在伏家的祖坟?”

    封熙衍似乎很喜欢笑,疏离而又优雅,“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他的眼睛非常漂亮,就像是无尽的黑幕中,燃起的一点点的萤火,缥缈而又凄美!

    伏晓摇头,她知道的本来就不多,现在这个男尸竟然还让她猜,能猜到才特么的有鬼了。

    封熙衍似乎并没有打算为她解惑,反而是伸手触碰了一下她的手腕。

    嘶。

    伏晓闷哼出声,疼。

    刚刚这个人靠近的时候,手腕上的麻疼已经很明显的减轻,可他这一触碰,就像是触发了什么东西,疼的伏晓的脸都扭曲了。

    “你走开。”伏晓咬着牙,她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疼,汗水浸湿了衣衫,她还在不停的挣扎,想要挣脱这样生不如死的桎梏。

    封熙衍的手缓缓地抬起,五指张开,掐住,“就让你这样死了吧!”

    她的呼吸一窒,手脚本能的开始挣扎。

    血越来越多,那只蝎子完全的成了形。

    “伏晓,”丁积善厉喝一声,试图唤醒胡乱挣扎的伏晓,“你们准备好了没有,再这样下去,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人头把伏晓那边的状况遮挡的严严实实,谁也不知道伏晓现在是什么状态,只是看到她在痛苦的挣扎。

    一听到丁积善喊,伏鹤鸣就更着急了,手中的打火机直接点着了怀中的纸钱一点点的燃烧起来。

    褚恒平手中的动作飞快,从伏岩的手中抢过几张符纸,在空中旋转了几圈,重重的贴在纸人的正眉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