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疼,好疼
    王庆龙的枯骨被风一吹,一下就倒了下去,摔了个粉碎。

    丁积善稳稳地落地,原本被剥离的血,又重新回到丝线上,这血似乎有千斤重,那丝线被弹回来的血越压越低,一指之隔就要沾地,却又生生的弹起来。

    “快去,伏晓现在被什么东西魇住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死在这里。”丁积善说话的语速比平时快了好几倍,指尖的血还在不断地往外淌。

    伏鹤鸣转头看向伏晓,她的状态的确是不对劲,手中的石子毫不犹豫的砸向伏晓的肩膀。

    他怕砸到什么要命的部位,害了她。

    石头砸在伏晓的背上,一个,两个。

    伏晓的眼睛里,看到的全都是封熙衍那张脸,他就那样站在自己面前,一动不动,她想甩开那只冰凉的手,可那只手就是甩不开。

    “封九,救我。”伏晓半眯着眼睛,似乎又看到了封九与封熙衍那张脸重合,她分不清哪个是封九,哪个是让她去死的封熙衍。

    “呵。”封熙衍低音冷哼,却分外的好听,“你刚刚喊什么?”

    伏晓早已经分不清谁是谁,刚要喊出来,却感觉背后一疼,随之而来的又是一疼,她猛地睁开眼睛,眼前哪里有什么封九跟封熙衍,一片虚无。

    卧槽。

    “伏鹤鸣你个混蛋,你怎么还不来救我。”伏晓的声音如同被碾过一样,十分的难听。

    伏鹤鸣脸上一喜,转头对看向丁积善,“晓晓醒了,丁积善,晓晓醒了。”

    丁积善也听到了伏晓的喊声,心中一松,喉头的腥甜越发的严重,胸腔里汹涌的手上的丝线往外一弹。

    穿过其中一个人头,精准的搭在了伏晓的手腕上。

    伏晓只觉得手腕骤疼,还没来得及痛喊出声,她手上的血线嘣的一声就断了。

    整个人都往下一坠,她啊的一声,以为自己就要摔死了,可谁知就是这么往后一仰,竟然看到自己身后无数的人头,“嗷,这些鬼东西怎么还在?”

    伏鹤鸣翻了翻白眼,“你别嚎叫了,我们已经在想办法救你了。“

    听到她说话,伏鹤鸣心中自然是放心了不少。

    几人都是精神一震,总比这伏晓昏迷不醒的被倒吊着强多了。

    丁积善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下,其他人手中的动作也没有停,那染着丁积善的丝线再次被弹起,那些纸人如同活了一样,顺着弹跳的丝线,如同起舞一般。

    那些人头一个个的被弹出去,缠-绕在伏晓手脚的血线嘣嘣嘣几声,伏晓整个人往下掉。

    “啊,”伏晓惊叫一声,感觉自己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里。

    与此同时,天空轰隆一声,刺眼的闪电划破了小树林里阴诡的平静,吓了所有人一跳,就连掉下来的伏晓也不例外,双重惊吓。

    丁积善一个翻转,脚踩在丝线上,丝线顺势下压,人还没有弹跳上去,伏晓坠-落的速度突然减慢。

    就在伏晓以为自己要摔死在这里的时候,腰间突然一紧,坠-落的速度减慢,她睁开眼睛看去,就看到那张让自己想念至极的脸。

    封九。

    伏晓伸手搂住那人的脖颈,一头扎进他的怀中。

    封九没想到伏晓是这个反应,先是楞了一下,垂眸看着撞入自己怀中的人儿,小脸吓人的白,皱了皱眉头,“晓晓,没事了。”

    伏晓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小脑袋还在他的怀中蹭了蹭,可爱的让人简直把持不住。

    饶是冷情透骨的封九,原本不存在的心跳都跟着跳动了几下。

    “你个王八蛋,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知道我刚刚有多痛吗?”伏晓很想揍他两下,可一想他已经死了,揍也没有用,“那些丝线勒进我的肉里,疼,好疼。”

    前面说的海底气十足,唯独后面三个字说的极尽委屈。

    “我来晚了。”封九一低头,离他更近了,低语呢喃道。

    丁积善所有的动作都僵住,人也跟着往后倒去,伏岩跟伏兴唐见伏晓被人抱住,松口气的时候,转头就看到丁积善整个人往下掉,两人又赶紧跑过去把人接住。

    丁积善的肤色本就偏白,看到伏晓被人抱住之后,就更白了。

    “你没事吧?”伏岩见他这模样,紧张的问道。

    丁积善噗的又吐了一口血,手猛然捂住胸口,人也跟着俯下身子。

    伏岩被吓了一跳,赶紧扶住他,丁积善抬手把血擦掉,摇了摇头,眼睛却死死地看着伏晓。

    伏鹤鸣最没眼力见,见伏晓被人抱着落地,赶紧奔跑过去,“晓晓,你怎么样?”

    他甚至都没去看抱着伏晓的封九。

    他没有看,不代表别人没有看见。

    原本扶着丁积善的伏晓跟伏兴唐,也都往前走了一步,想去看看伏晓的情况,可目光上移,在看到抱着伏晓的那人时,如同被虚空中的电闪雷鸣劈到了。

    那人……

    “你特么的没看见我在诉苦吗?”伏晓猛地从封九怀中转过头来,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似乎是想要杀了伏鹤鸣。

    伏鹤鸣脸上的笑容僵住,手也跟着抖了抖。

    封九勾唇一笑,爱极了此时变脸的伏晓。

    “你……”

    伏岩颤颤巍巍的走过来,眼中的震惊山崩地裂,他想问眼前这个男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伏兴唐也走过来,跟伏岩是一样的反应,脸上的震惊不比伏岩少。

    伏晓怒目而视,好像这所有的痛苦都是封九带给她的。

    “没事了,我送你回家。”封九抬眸的瞬间,冷凛至极。

    伏鹤鸣这才注意到他,被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突然间像是回过神来,“晓晓,是

    他……”

    就是葬在祖坟龙棺中的那个人。

    封九似乎一点都不惊讶这些人的反应,冷凛之后微微垂眸,似乎在询问伏晓。

    伏晓也察觉到了封九的停顿,瞬间把所有牢骚的都收了起来,拍了拍封九的胳膊。

    封九蹙眉,脸色冷了不少,却还是懂了她的意思,小心翼翼的将人放下,双手还呈弯曲状的护着。

    这一下,众人都看不懂了,这人…………

    实在是让人很焦躁。

    伏晓脚刚一着地,人就跟着往前扑去,所有人都伸手想要扶她,却有一双手比他们都快,将人紧紧的抱住。

    伏晓呼吸加促,但不是矫情弱不禁风,而是脚裸处疼进了骨髓。

    “晓晓,”伏鹤鸣瞳孔一缩,实在是封九此时紧紧的抱着伏晓那小身子,实在是太刺眼了。

    丁积善是没有见过龙棺中的男尸,由于太过震惊,也没有看到几人此时的神色。

    “你是?”丁积善走过来,觉得搂着伏晓的那双手,更加刺眼。

    “封九。”那人搂着伏晓,淡冷的答到。

    伏晓虽然被人扶着,可目光却是已经把眼前这些人的神色尽收眼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