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蝎族
    “怎么了?”伏晓被拽进封九的怀中,抬头见封九薄唇紧抿,他的眸色深了好几度。

    封九薄唇紧抿,垂眸看着撞进怀中的伏晓,“你去干什么?”

    伏岩跟伏兴唐两人也没有反应过来,封九口中所说的线索指的是什么,伏岩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你口中的线索,指的是什么?”

    封九我行我素惯了,他只会给伏晓一个人好脸色,温言软语,别人想都别想。

    伏晓也很想知道,顺势抓住他的手,故作小女儿般的摇晃着,“我也很想知道,那个线索是什么。”

    她是个医生,还是个汉子,怎么一碰到封九,她就会不由自主的解锁自身的新功能。

    撒娇。

    玛德,心好累。

    封九的心都在跟着她的频率摇晃,不由叹了口气,“血蝎子。”

    这三个字,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伏晓一愣,“什么血蝎子?”

    当时她被倒吊着,所以并不知道这血蝎子是什么情况,于是一脸疑惑的看向众人。

    伏岩脸色一变,那只血蝎子几乎是已经可在他的脑海中,尤其是伏晓在这只血蝎子的眼睛部位。

    眯着眼睛看向伏晓,她的眉宇间,黑气似乎更浓郁了。

    伏兴唐的脸色跟着就变了,“这血蝎子……”

    坐在一旁缓口气的褚恒平接话道,“传说,这血蝎子是某个已经的没落的部落的标志,这个部落非常的诡异,他们几乎就是与世隔绝的,从不与外界有任何的接触,但后来我听说,他们部落一夜之间,被半人大的蝎子灭了族。”

    更具体的,他也不清楚。

    这时候,一直都没有发表意见的伏鹤鸣端着几杯清茶过来,心中有些郁闷,他是真的不待见这个封九,尤其是那张脸,怎么看怎么碍眼。

    “并不是这样的,”伏鹤鸣把水递给褚恒平,又递给了伏岩以及伏兴唐,就连伏晓都有,唯独装作没有看到封九,“这个我在野记中看到过,蝎族的确是与世隔绝,但几百年前,族内出现了内讧,首领被人装进了直径只有几十厘米的陶罐中,全族的人都疯了一样的找,就是找不到,隔了大概有一个月,才从蝎族象征的大榕树下,找到了那个陶罐,最初他们并不知道那就是首领,只是一个陶罐。”

    说到这里,伏鹤鸣看了一眼封九,又继续说道,“他们只是好奇,这个罐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第二首领就命人把陶罐打开,在他们看来,榕树下出现这样的陶罐,是不详的象征。”

    打开之后,最先看到的就是首领的头。

    尸体还没有腐烂,完好如初。

    “这就是锁魂阵的由来?”伏晓听得入神,她虽然胆小,但对于这种东西,她还是非常感兴趣的。

    伏鹤鸣摇头,“这两者有没有联系就不知道了,后人把这个族称为蝎族,其实是不对的,后来考古专家在一个偏远的山区发现了很多这样的陶罐,里面几乎都是完好无损的尸体。都非常的新鲜,只不过,他们都是死于蝎毒,这个部族真正的名字,邪族。”

    蝎族,不过是谐音。

    每一个陶罐上,都印着一个血红色的蝎子,跟小树林出现的那只血蝎子,一模一样。

    他说着话,还不忘把茶水给伏晓,伏晓伸手接过,从桌上拿起打火机,又拿出一张符纸点燃,仰起头说道,“喝茶。”

    伏鹤鸣气差点没把茶杯从伏晓手中抢过来。

    封九一愣,低头看着已经到了自己手中的茶杯,热气袅袅,也暖了他,“恩。”

    说着竟真的喝了一口。

    伏岩皱了皱眉头,“这么说来,我们还得从这个蝎族查起?”

    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多。

    封九没再说话,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伏晓靠在他的身上,敲着二郎腿,“封亦楚有没有出现?”

    伏岩摇头,倒是伏兴唐笑了笑,“你为什么觉得,后山的事情,一定会跟封家有干系?”

    倒不是不赞同这个说法,他感觉,伏晓在隐瞒什么,就比如龙棺中的男尸,跟封九有同一张脸。

    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封九。

    封伏两家的恩怨,已经模糊的不能在模糊,他们这些后辈只知道,两家素来不合。

    “原因我已经说过了,”伏晓抬眸,跟伏兴唐对视,没有一丝退却,“龙观男尸的事情,我的确是有所隐瞒,但当时我是震惊,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选择解释。

    伏晓第一反应,就是否认,那人不可能是封九。

    时间,地点都对不上。

    伏鹤鸣瞪眼,看着自家不争气的妹妹,这死丫头绝对是被封九的美色迷惑了,你看看,从小到大,她都没有主动给他倒过一杯水,真是女大不中留。

    “你们伏家的事情,太复杂了,”褚恒平靠着沙发,一脸疲态的说道,“祖坟出了问题,是不是还有其他的?”

    “绣花鞋。”伏兴唐看向褚恒平,突然就觉得空气有些稀薄,那只血蝎子清晰地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你有什么想法?”

    褚恒平似乎已经被震惊到麻木了,只是嘴角微微一抽,“我现在的确是有个想法,这血蝎子的事情,肯定是有知情者的,又或者从另一个方面入手,我总觉得龙棺中的尸体,跟这个血蝎子有不可剪断的联系。”

    王庆龙费尽心思,想通过凤棺复活龙棺中的男尸,这听上去虽然荒谬,但也不是无迹可寻,就像之前提到的借尸还魂。

    在座的人一听,都觉得有道理,“这样吧,我去博物馆跑一趟,再去找找,看有没有人暗中收藏这样的陶罐。”

    有尸体的陶罐。

    伏鹤鸣开口道,对于伏晓的事情,一点都不含糊,“我现在就去。”

    时间还不算晚。

    “那我回去起坛,让纸人开道,引使者上来问问。”褚恒平满是褶子的脸动了动,“伏岩,庙山你可得看好了,千万别出事,那些人既然是冲着龙棺男尸去的,就一定还会再有动作。”

    说话间,他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封九,往外走了几步,人都已经到了门口,又停住,似乎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改天带我去看看。”

    小公寓里只剩下四人一鬼。

    俞晓薇一直呆在门口没进来,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伏晓看向她,“晓微,出什么事情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