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人头再次出现
    伏晓只觉得手腕一凉,疼痛瞬间就被驱散,所有想要质问的话,都被淹没在唇齿之间,她被这个王八蛋气的没了脾气。

    再说了,封九说的明明白白,因为她,他才能在阴阳两界来去自如。

    既然人家把话说的明明白白,她干什么还要拎不清?

    丁积善走过来,心中说不出上来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我倒觉得不像是封家,目标太大太明显。”

    自始始终,封九都没有说话,只是表情冷戾的看着伏晓血肉模糊的手腕,手指微微一动,就听伏晓狠狠地吸了口气,“你轻点轻点啊。”

    伏晓手用力的往回缩,想要挣脱他的桎梏,他手指点到之处就如同被利刃切割一样,锋利的疼。

    “别动,”封九音色清冽,手指又点了点她胳膊上的青筋,忽而勾唇,只是这笑莫名就让人胆战心惊。

    伏晓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疼,“封九,你是不是想要谋杀?”

    俞晓薇赶紧过去想捂住伏晓的嘴,这姑娘说话怎么不经过大脑呢?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最终,在封九冰冷的神色下,俞晓薇只是往前走了一步就停住了,实在是他的表情太吓人。

    再这样下去,伏晓可能真的就被玩死了。

    伏兴唐一语不发的看着封九,总觉得这只鬼哪里是有问题的。

    丁积善就站在一旁,看着他的手指在伏晓的胳膊上点了几下,那些青筋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消退到原来的样子。

    很快,封九的手指就离开她的皮肤,眉心微蹙的样子让人心中一颤,伏兴唐也走过来,“现在她的情况怎么样?”

    傀儡线他也只是听说过,并没有真正见过,他心中是没有底气的,难怪封九说那些人是奔着伏晓来的。

    封九俯身,手刚刚触碰到伏晓,却被她用力的拍开,由于动作太大,手腕勒痕处的血沁的更厉害。

    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封九僵在原地,丁积善下意识都就走过去,伏晓一把抓住他的手,“你送我回家。”

    她必须承认她就是故意的,凭什么你心情好就给她个好脸色,心情不好就膈应她?

    丁积善怔了一下,看着那葱白的小手抓着自己的手,有那么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气氛一下就变得尴尬,封九还保持着刚刚的动作,然而伏晓却已经避开他。

    伏兴唐到底是过来人,再说,丁积善若是能跟伏晓真的能发展点啥,想必伏岩也是不会反对的,毕竟冥婚这种事情,实在是让人不能接受。

    封九的反应很快,若无其事的直起身子,就连表情都跟刚刚无异,一语不发的消失在原地。

    “晓晓,你是抽了吗?”屋内的压迫消失,俞晓薇才敢走过来,伸手扶住她,“你是怎么回事?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总感觉伏晓是单方面在跟人家闹情绪。

    伏晓无力的翻了翻白眼,“老娘就是看他不顺眼,长得好看我就得迁就他?艹,我长得还好看呢。”

    对于她的论调,几人非常有默契的嘴角一抽,这都哪里跟哪里,不过,也更加确定了这是伏晓单方面闹情绪了。

    “先让晓晓在我这里,我怕到时候有什么意外状况,”丁积善眼眸低垂,看着缩在沙发上的伏晓,眼中尽是担忧。

    伏兴唐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俞晓薇决定留下来看着伏晓,她实在是不放心,丁积善倒也没有反对,毕竟男女有别,万一有点什么事情,俞晓薇在这里也方便。

    到了晚上,伏晓刚刚躺好,就感觉到颈间一凉,吓得她一个咕噜从床上爬起来,看到被子里竟然慢慢的鼓起来,瞬间就是一身白毛汗。

    “丁积善,快来救命啊,”伏晓尖叫出声,第一反应就是离开这间房子,甚至都没有去看被子里,满满地露出一张狰狞的鬼脸。

    丁积善还在客厅,查关于傀儡线的资料,就想着赶紧把伏晓身体里的线弄出来再说,可是刚看了没一会儿,脑海中全是今天下午,伏晓握着自己手的画面。

    那时候的伏晓,是在想什么呢?

    任谁都会排斥冥婚的对象吧?

    正想得出神,就听到伏晓带着惊恐的尖叫声,丁积善快速来到伏晓房间前,手刚摸上门把手,门就被打开了,伏晓一头就撞了过来。

    “啊。”撞到人,伏晓发出更尖细的叫声,卧槽,要不要这么惊悚,简直是要命啊。

    “别怕,是我丁积善,”丁积善扶住她的同时跄踉了一下,往屋里看去,脸色就是一变。

    那些人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伏晓已经濒临崩溃了,她的身体还在隐隐作痛,一天之内经历的事情太多,她还没有来得及缓冲。

    丁积善神色紧绷,这些人头在后山的时候,就已经被压制住了,至少不会是现在出现。

    睡在隔壁的俞晓薇房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是柜子倒地的声音。

    “不好,晓薇。”伏晓刚一动,却被丁积善拽住,“她至少比你要机灵,暂时不会有事,更何况,那些人头的目标是你。”

    丁积善的目光只是在隔壁的房间门上停留了不到一秒钟,又看向伏晓的房间,那些人头真的就是凭空出现的,窗子是完好无损的,就连房门都是紧闭的。

    他缓缓的眯起眼睛,事情不对劲,他的住处都是布了结界的,这些东西虽然厉害能闯进来,但起码也会有点征兆。

    与此同时,伏晓突然弓起身子,手扶着地板,豆大的汗珠滴落。

    她全身的疼痛加剧,就好像跟什么东西在咬她一样,密密麻麻的。

    “丁积善,我好难受,”伏晓咬着牙说出这几个字,却感觉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丁积善想把她抱起来,却发现原本在房间里转悠的人头,突然间像是找到了目标,齐齐的往外冲。

    他伸手就要把门关上,谁知其中一个人头吐出舌头,直接缠住伏晓的脖子,随后一个摇摆,就把伏晓给拖了进去。

    伏晓只觉得一阵让人恶心的滑腻,随后就是天旋地转,“封九,我艹你大爷,你特么的死哪里去了。”

    她觉得自己像个神经病,不能接受封九对她忽冷忽热,可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