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2.看到不能靠近
    下一秒,伏晓就感觉一股冰凉入体,脖子上滑腻恶心的感觉正在逐渐消失,睁眼便看到封九一手提着那让人发颤的人头,用力砸在墙壁上。

    人头如同瓷器一样碎裂,污血四溅,封九随手的几个动作,就使得屋子里狼藉一片。

    “你怎么样?”封九把周围的几个人头解决掉,蹙眉看着伏晓。却没有在靠近她。

    伏晓心中一哽,那种感觉又上来了,深吸了口气,轻轻摇头,正想离开这里,却感觉眉心骤然一痛,整个人往后倒去。

    封九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一步把人抱住,此时伏晓的眉心渗出一丝肉眼看得见的黑气,伏晓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的头就跟有十万炮仗同时炸响一般。

    手用力的捂着头,恨不能一头撞死。

    封九的脸色一变,转头说道,“把她抱出去。”

    她的身体里除了有傀儡线,还有其他的东西。

    丁积善此刻也没有闲着,看到封九不费吹灰之力就砸碎那些人头,心中泛起一抹疑惑,死了几年的鬼,这么厉害吗?

    听到他叫他,快速点头,用最快的速度从封九怀中把人接过来,想问他要做什么,谁知封九已经消失在原地不见,连带着那些人头,以及屋内的一地狼藉都消失不见。

    他的脸色变了变,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昏过去的伏晓,赶紧把人抱出房间。

    隔壁的俞晓薇也从房间里出来,小脸上还都是血污,看到丁积善抱着伏晓,顿了顿,“晓晓怎么了?”

    丁积善把人放到沙发上,转头看了一眼俞晓薇,“你怎么样?”

    俞晓薇走过来,看了一眼伏晓,瞳孔一缩,“我房间里突然出现好多人头,我就想着往外跑,又怕那些人头把晓晓抓走。”

    她最担心的还是伏晓身体里的傀儡线,谁知道那些人想让伏晓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丁积善点头,“我去外面看看,你在这里看着伏晓,再有什么事情,你就把这些符纸点燃,这里有火。”

    交代好之后,丁积善才出去,俞晓薇就坐在伏晓的跟前,“你说你这么多灾多难,可怎么是好呢?”

    话说两头,封九自伏晓的房间里消失之后,眨眼之间就到了庙山,龙凤双棺依然妥妥的在祠堂里,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

    封九的脸色却变的极其难看,凤棺凤凰的那只脚,已经变成了褐红色。

    “需要我做什么?”从封九的袖口中,冒出一个小人头,一双眼睛滴溜溜转。

    “在这里看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伏晓例外。”封九的目光在触及到龙棺,微微一顿,“那些人现在怎么样?”

    小人头从他的袖子里爬出来,“医院那些尸体,都被当成了养料,在封家的后院养花了,只不过有一点我没看懂,那个孩子……”

    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孩子怎么了?”封九移开目光,看向小人头。

    小人头跳了跳,“没有魂魄,死了之后什么都没有,只不过,这个孩子身上有伏晓的血。”

    封九一语不发,小人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又说道,“最让人疑惑的是,看不到任何关于他的。”

    一片空白,就像是被抹去了一样。

    封九点头,“去后山看看。”

    到了后山,封九刚踏进,小树林的树竟然动了,从最初的迟缓到越来越快。

    “封九,”小人头喊了一声,“锁魂阵。”

    真正的锁魂阵。

    庙山出现的人头,只不过是锁魂阵的一部分。

    封九眯起眼睛,挺拔的身形一点点的变得透明,伸手把小人头塞回袖子里。

    “哈哈哈,你来了又能怎样?你能做什么,那个女人一定得死。”树围绕着封九越转越快,虚空中传来十分冷肃的声音,带着无尽的讥诮。

    “那你就试试。”封九眯起眼睛,手微微一动,就听那声音再次传来,“你看得到又如何,还不是不能靠近,哈哈哈哈,封九,你说你多悲哀。”

    封九冷哼一声,微微一抬手,围着他转的树瞬间就退开,下一秒,无数的人头齐齐从地上冒出来,最中间的那个人头,异于其他。

    他的眼睛跟正常人一般,讥诮的看着封九。

    刚刚说话的,就是他。

    “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以这种方式活着。”封九冷笑,五爪张开,离他最近的几十个人头瞬间就化为灰烬。

    “我跟你不同,”它的声音也变得正常,“我只要伏晓的命,”

    封九懒得废话,径直走向他,“他呢?”

    人头哈哈一笑,却往后退了退,封九给人的压迫太强大,就连他也受不住,“你找了这么多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怎么现在这是急了?”

    封九微微一笑,“那还真是便宜你了。”

    丁积善在房子的四周转了一圈,各种辟邪的都用上了,甚至连八卦镜都吊在了门口。

    本以为伏晓不会这么快醒来,他刚刚布了一层结界,回到房间就看到伏晓斜靠在沙发上,跟俞晓薇在说些什么。

    俞晓薇蹙眉,不赞同的看着伏晓,“你本来就已经很危险了,你要剑走偏锋,不行,我不同意。”

    这个死丫头竟然说要把自己当诱饵,引出背后那个人。

    “怎么了?”丁积善走过去,看着伏晓的脸色着实难看,不由得蹙了蹙眉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伏晓摆了摆手,“现在没啥感觉,除了手腕勒痕疼,”

    她脑海里都是封九那张冷漠的脸,踏马的,这王八蛋还指望着她自由穿梭阴阳,还敢给她摆脸子,艹。

    怎么想想都觉得亏大了。

    丁积善看了一眼她的手腕,耸了耸肩,“这个你恐怕只能让封九帮你你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伏晓抬眼皮看他,俞晓薇也看他。

    “我觉得封九有问题。”丁积善坐到两人对面,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说出来,“晓晓,你确定他只死了不到五年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心里不踏实,而且,封九在躲着伏晓,躲得实在是太明显了,为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