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假设
    伏晓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丁积善坐到她的对面,非常冷静的分析道,“锁魂阵,可不是只死了几年的鬼魂能对付得了的,刚刚在你房间里,徒手就把那些人头捏碎,这已经超出了新死鬼的能力范畴。”

    这才是他怀疑封九的主要原因。

    伏晓想到在庙山的时候,对上那些人头,封九真的是不费吹灰之力,“除了年限问题,还有其他的原因吗?”

    她一问就问到了重点。

    丁积善起身煮了壶茶,给伏晓跟俞晓薇两人各自倒了一杯,才淡淡的开口,“另一种可能,就是不断吃掉其他的鬼魂,以此来加强自己的修为,倘若封九真的是用这种方法,那么,他现在可能就是个穷凶极恶的恶鬼。”

    伏晓手中的小茶杯一顿,滚烫的茶水溢出了一些,尽数洒在了她的手背上,水杯也随着掉在地上,摔成碎片。

    俞晓薇被她的反应吓到了,抓住她的手,“晓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怎么了?”

    丁积善的眼底闪过一抹晦涩,神色更淡了,“晓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伏晓似才回过神来,脸上的笑容非常的模式化,“我会有这样的反应不是很正常吗?就算我再不愿意承认,我跟封九也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到时候第一个倒霉的就是我,不是吗?”

    她的目光太平静,给人一种错觉,完全不想掺和进来的错觉。

    俞晓薇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种神色,怔了怔,“晓晓,你……”

    丁积善顿了一下,“是。”

    伏晓垂眸看了一眼被自己摔碎的小茶杯,勾了勾唇角,“哥,我要喝茶。”

    “……”丁积善面色不善的看着伏晓,无语至极,却还是认命的重新给她洗了个茶杯,顺便把她脚底下的茶杯碎片收拾起来倒进垃圾桶。

    “假如,”伏晓看了一眼茶杯,“我是说假如,封九真的是这种穷凶极恶的恶鬼,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话虽然这样说,但伏晓的心中还是不愿意往这方面想,封九不是那样的人。

    俞晓薇也看着丁积善,伏晓现在的处境太危险了,身体里的傀儡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人操控,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丁积善看着伏晓拿起小茶杯喝了一口,目光却在触及她的手腕时,顿了顿,“倘若按着我的想法理顺这条线,那就是封九想要解除跟伏晓的冥婚,这手腕就是最好的证明。”

    伏晓一怔,有些不解的看着丁积善,表示自己没有明白。

    “你的意思是说,当初晓晓手腕上那道红痕?”俞晓薇脑海中闪过什么,眼前一亮。

    这冥婚,真的能接触吗?

    伏晓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情绪外露,依旧平静的没有波澜,“冥婚可以解除吗?”

    丁积善神色略微有些迟疑,他的手在桌面上敲打了几下,使得原本就安静的房间里,更显得静。

    “这个还没有先例,所以我并不清楚,恐怕这件事情,需要问封九才能确定,倘若真的能解除这个冥婚,对晓晓来说是最好的。”

    俞晓薇欣喜的点头,“倘若真是这样,这倒是个好消息。”

    丁积善跟着点头,“晓晓,你想办法,见封九一面,把事情问清楚。”

    伏晓手又是一顿,低笑出声,“晓薇,我的小金棺在房间里。”

    俞晓薇起身去她的房间拿小金棺了,丁积善的脸上没有了刚刚笑容,“晓晓,你在说谎。”

    伏晓放下茶杯,很认真的看着丁积善,“我觉得封九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别问我为什么,只是一种直觉。”

    而她的直觉,从来没有错过。

    看着无比笃定的伏晓,丁积善心中一片苦涩,手指微微一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这只是一种假设。”

    伏晓点头,“封九说过,他需要靠着这冥婚,才能自由穿梭阴阳两界,除非他想做到的事情做完了,否则,解除冥婚这种事情,他不会做,而且,我觉得他也不会蠢到去做那种天理不容的事情。”

    “可他却在躲着你。”她每说一句,丁积善的脸色就冷淡一分,最后看着他的目光,都没了情绪。

    显然伏晓并不在意,轻笑一声,还非常赞同的点头,“你说的不错,这也这正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可是丁积善,倘若他是恶鬼,怎么可能会放过我?”

    冥婚中还有一种说法,吃掉活人,更能增强道行,前提他若是恶鬼。

    丁积善沉默了一下,虽然极不想承认,但还是点头,“你说的没错。”

    这一点,丁积善是没有办法反驳的,封九虽然道行高,但还是很虚弱的,可他却没有碰伏晓,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推翻之前的结论,丁积善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那就等封九出来再说。”

    很快,俞晓薇把小金棺拿来,只不过她的脸色极其的难看。

    “我去,晓晓这东西能冻死人,”没办法,俞晓薇只能用一大块不给包着出来了。

    伏晓抽了抽嘴角,觉得这姑娘有点夸张了,她已经触碰过好多次,除了第一次觉得冰凉入体,就再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伸手接过来,嫌弃的说到,“我先声明,能不能把人喊出来就看运气了。”

    这次换俞晓薇嫌弃她了。

    “封九,你听得到吗?我有事情找你,很重要的事情。”伏晓轻咳一声,其实是有些难为情的。

    这一次,封九倒是很给面子,很快就给了回应,“等我。”

    简单的两个字,却飞快的安抚了伏晓受伤的小心灵。

    伏晓抬头,笑道,“等着吧。”

    本以为会等很久,结果不到几分钟,封九就出现在伏晓的跟前。

    他一出现,伏晓的表情还没有来得及变,就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紧紧的皱起眉头,“什么味道?”

    封九一顿,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身上,冷峻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起身就要走。

    伏晓跟着站起来拽住他的胳膊,然而,这姑娘忘记了自己伤痕累累,嗷的一声惨叫,封九转头本能的抱住她,就见她的手腕又冒出一股血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