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因人而异的格调
    “有人利用傀儡线摄魂。”封九冷戾的回了一句,却让俞晓薇脚下一个踉跄,看着男子挺拔的背影的眼底,满满都是不可置信,于是快步追上去,“什么意思?那些人的最终目标,真的是伏晓?”

    这次封九没在说话,却用身上的戾气回答了她的疑问。

    一路到了庙山,俞晓薇的脚都快走断了,她很想问一句,大哥,你就不能叫个车吗?

    伏晓这么欢快的性子,怎么找了这么个闷葫芦?

    封九走的很快,这一路伏晓都没有醒,只有她脸上的鬼见愁时不时的睁开眼睛,似乎是对他很满意。

    “哈哈哈,”

    突然,那小人脸多了张嘴,以一种非常轻柔的音色道,“到了现在感受不到我的心吗?”

    那声音真的是极好听,似从遥远的空中传来的天籁。

    封九面色不变,脚步没有任何的停顿。

    紧跟在他身后的俞晓薇却如同被勾了魂去一样,目光呆滞,机械的跟着封九往前走。

    没有得到回答的轻柔声音再次响起,“她不过是一个粗鄙的女人,你何必为了这样一个人,而毁了你自己呢?”

    终于,封九的脚步停住,清冽到让人生寒的星眸低垂看向那张让他厌恶到极致的脸。

    小人脸似乎有所感应,睁开眼睛正好对上,突然就笑出声来,“你的眼睛还是这样迷人,把它给了我吧!”

    “那你也要有本事拿得走。”

    他一开口,刚刚眼睛呆滞的俞晓薇瞬间就变得清明,醒来后几乎是一身白毛汗,她在封九的怀中,有一个非常虚幻的女人的影子,身段什么的都虽然模糊,但能看的清楚,唯独那张脸。

    封九眉心紧皱,那声音一响起来,他早已经捂上了伏晓的耳朵,却见她睫毛翩跹,似乎是要醒过来的样子。

    然而,没有醒。

    “我在她的身体里,她是不会这么快醒过来,就算我们做点什么事情,她也是不会知道的,”温软好听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怎么样,我喜欢了这么久,你至少也要给我一点回应吧。”

    得到的却是封九的冷哼声。

    许是封九的声音太过冰凉,俞晓薇没有在被那声音迷惑,只是越发小心翼翼的低着头,心中却极为复杂。

    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伏晓?

    在这样的心理斗争中,他们终于到了庙山的祠堂。

    那声音却没有再说一句话,就连伏晓脸上的鬼见愁,都没再出现。

    俞晓薇性子跟伏晓都是属于欢脱型的,在封九这样沉闷的性子面前,实在是憋得难受。

    更让她惊悚的是,祠堂里的两具金棺,已经让她胆战心惊了,谁知封九的动作更让她惊悚。

    那人竟是把带有凤凰的金棺棺盖,打算把伏晓放进去。

    “等的,等一下,”俞晓薇忍受着来自封九的强大戾气,战战兢兢的说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封九动作一顿,才想起还有人跟着,垂眸看了一眼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的伏晓,心中不免有些慌乱,“你有意见?”

    有意见,当然有意见。

    只不过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我好奇。”

    封九非常轻柔的把人抱进去,随后盖上棺盖。

    俞晓薇急了,上前就要拦住,可仅凭他一己之力,根本就是螳臂当车,最后只能是恨恨的瞪着他。

    封九直起身子,冷冽的视线落在俞晓薇身上,“你在这里守着,不管出来什么东西,你只管弄死了,绝对不要让那些东西接近凤棺。”

    最后一个字落下,那人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俞晓薇怔了一下,才慌张的跑到祠堂门口,“喂……”

    与此同时,被放进凤棺的伏晓,手指微微一颤,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却是漆黑一片,“有人吗?”

    眼前是无尽的黑暗,伸出手想去触碰一下,随便触碰到什么,起码心中有底,可现在,触手一片都是空空如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漆黑的荒芜。

    正想站起来,眼前一张人脸乍现。

    温婉。

    优雅。

    尤其是那双眼睛,似乎盛满了天空中所有的星星。

    伏晓身子猛地往后退去,明明没有见过,可她却非常清晰的感觉到危险。

    “这么怕我?”

    “你是什么东西?”伏晓紧绷的厉害,她记得自己随身带着符纸,伸手去摸,身上竟然什么都没有,脸色不由得白了一分。

    对,她还有上古灵符,可低头一看她就惊悚了,雾草,她的上古灵符呢?

    这特么的还能好好玩耍吗?

    抬眸,对上了那双眼睛,似是有魔力一般,伏晓根本没有办法移开视线,心中不由得一个咯噔,这双漂亮的眼睛,让她感觉到非常的熟悉,似乎是在哪里见到过。

    是在哪里见过呢?

    “真是没想到,我们的见面,竟会是以这种方式。”那声音再度响起,就在伏晓的耳边,她甚至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冰凉。

    “你什么意思?”伏晓似乎挣脱了眸中桎梏,双手拄着地一个用力就从地上弹跳起来,防备的看着那张脸。

    “听说封九有了冥婚对象,出于好奇,变过来看看,你放心,我没有敌意。”

    温柔的如同跟情人低语的女声,却让伏晓额头冷汗冒了出来,尽管这声音给人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却真真的让她胆战心惊。

    她听到了一个名字,封九。

    “你是为了封九,”伏晓似乎摸到了对方的把柄,冷笑一声,“用这种方法岂不是太没格调?”

    莫名的敌意,莫名的战栗。

    那张人脸似乎是微微一愣,没想到伏晓这样一针见血的指出来,于是愣了一会儿,她才弟弟的笑出声音,似乎是在刻意模仿谁,不管是那双眼睛,还是她的说话方式,以及现在的低笑,都让伏晓觉得很熟悉。

    “格调这种东西,因人而异,你还不配。”那张人脸一闪,已经跟伏晓面对面,也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这张脸,没有一丝毛孔,细腻的就跟刚做好的墙白一样,“倘若你配,也就不会在这里跟我玩这些,不是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