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你都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
    没有敌意?

    伏晓又不是傻子,在医院工作这几年,这种事情见的多了,不由得笑道,“你见过封九了?”

    这个认知,让她非常的不爽,心中酸酸涩涩的。

    那张人脸又是低低一笑,笑的莫名,却是脸色猛地就变得狰狞,好看的樱唇此时扩张的极致,只要她想,伏晓整个人都能给吞进去。

    此时,伏晓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以往遇到这种事情,就算不是吓得屁滚尿流,恐怕第一反应也是去找能庇佑自己的人或物。

    可现在,她竟然能站在这张狰狞到极致的人脸面前,面不改色,甚至,没有一丝慌乱。

    这种转变究竟是怎么来的?

    本就离得近,她一张嘴,让人难以忍受的腥臭味扑面而来,没有气流的漆黑空间,竟然微微的起了风。

    “伏晓,你也很嚣张。”那张人脸卡巴一下,把一旁隐没在黑暗中的鬼魂一口吃掉,还非常夸张的咀嚼了几下,发出骨头被碾碎的声音。

    毛骨悚然。

    示威。

    威胁。

    伏晓只觉得自己身体里的骨头也跟着咔巴咔巴的响,尤其是在这种摸不透的黑暗里,她渐渐的开始有些慌了。

    甚至不知道,刚刚能够对抗的自信究竟是哪里的。

    那张人脸把鬼魂咽下去,刚要说什么,目光在触及到她手腕上的镯子,漂亮的眼睛微微一缩,“他竟然把这个东西都给了你?”

    那声音中满是不可置信,再也没有了刚刚轻柔,突然变得沙哑,“你去死吧。”

    那东西对于封九来说,就是他的命。

    而现在,他竟然把他的命交给了这个不知死活的蠢货。

    无论如何,她都没有办法接受。

    不能是这样的。

    伏晓下意识的就往后躲去,卧槽,这人脸上辈子是学变脸的吗?

    跑。

    此时她的脑海中就冒出了这样一个字。

    她也是这么做的。

    一边跑一边想,倘若此时喊封九救命,这货会不会变得更凶残了?

    保险起见,她还是闭嘴吧,毕竟命重要。

    可是跑着跑着,她竟一头撞在了非常坚硬的如同墙壁的东西,发出沉闷的撞击声,人也跟着往后倒。

    与此同时,那张人脸紧跟着就到了跟前,张大了嘴。

    “封九。”伏晓也顾不得会不会更加激怒这人脸,只想着活着要紧。

    俞晓薇一直靠在凤棺上,呼吸声也减到最低,就怕里面会有什么响动,然而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倘若不是她亲眼看着封九把伏晓抱进去,恐怕她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记错了。

    她十分担心,伏晓在里面会不会被这封闭的棺盖给憋死。

    正想着,里面突然传来很轻很轻的咚的一声,俞晓薇整个人几乎都缩起来了,“晓晓,你醒了吗?”

    凤棺中的依旧是双眼紧闭,只有手脚在胡乱的动着,不断的摇晃着头,口中念叨着不要,不要。

    那张脸近在咫尺,齿缝之间牵扯着稀落得线,上面还滴着血。

    “伏晓,你早就该死了,”那张人脸冷哼,张口就要咬她。

    说时迟那时快,伏晓紧闭的双眼一下就挣开,面前漆黑一片。

    那让人惊悚的血盆大口也消失不见。

    一切都是黑暗的,抬手摸上自己的脸,黑暗中,那双命令的眼睛有一瞬间的迟疑。

    刚在那张人脸光洁的脸颊上,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脸,眉心的正中央,似乎有什么东西。

    起身要坐起来,头就碰到了什么东西,伸手去探,心下了然,她在棺材里,是刚刚哪张人脸所为,还是……

    就听外面紧张万分的声音响起,“晓晓,你醒了吗?”

    “晓薇?”伏晓一震,用力的拍打几下棺壁,“快点把我放出去,”

    俞晓薇听到棺材内的回应,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犯难,刚刚封九一语不发的离开,也没说放还是不放,那她现在该怎么办?

    没听到外面有任何动静,伏晓又拍了两下,“晓薇,快点放我出去啊,我不要呆在这里。”

    俞晓薇也没有再犹豫,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把棺盖给掀翻过去,然而,不管她怎么用力,棺盖就是纹丝不动,可她却已经筋疲力尽。

    同样拍了拍棺壁,“晓晓,我打不开,你在里面怎么样,还疼吗?”

    “不疼了,”伏晓扭动了几下,确定真的不疼才回道,然后又开口咒骂,“哪个挨千刀的把我关进棺材的,王八蛋。”

    挨千刀的木着一张脸出现在她面前,闪烁着星光的黑眸尽是不满,“你在骂我?”

    匆匆赶回来的封九大老远就听到伏晓在骂他。

    被封九这突如其来的质问给吓了一跳,但也仅仅只是一个呼吸间,就变得凶神恶煞,“你听不到吗?还让我再重来一次你听?”

    封九盯着她看了有一会儿,就在伏晓以为他要发怒的时候,却见他突然伸出手。

    伏晓本能的用手护住头,“打女人不是君子所为,你确定你要当无耻小人吗?”

    “本来还想带你出去,既然我是无耻小人,那你就在这里呆着吧。”本就面无表情的封九,此时更是没有波动,指尖微动,紧贴着棺盖的脊背渐渐脱离。

    伏晓见他要走,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拽住他,“喂,你不能把我丢在这里,”

    因她的突然触碰,封九顿住,目光落在她的手上。

    凤棺里面黑的吓人,奇怪的是,伏晓却能把他所有的情绪变化都看进眼底。

    “为什么不能。”封九只觉得一股难以言语的东西在他的神经里游走,细腻的触感让他跟着缩了一下。

    “我不管,你就得带我出去,我委屈还不能说?莫名其妙的把我丢进来,你还指望我对你三叩九拜?”别闹了好吗?

    她没用符纸招呼他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这样对你好,”看了伏晓良久,封九才唇角一勾,抬手拍掉她的手,伸手想要抱住她,谁知伏晓直接就搂住了她的脖子,一脸的惊慌,“喂,你都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不能这么小气,大不了骂你的话我收回还不行吗?”

    简直不能在憋屈。

    封九彻底愣住,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你……”

    伏晓也并没有发现,此时封九的反应,完全就是个被调戏了的纯良小姑娘,别提有多矫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