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前夕
    伏岩一边叹气一边点头,这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个心结,他虽然是个阴婚师,专管阴间鬼魂的婚事,但是,有凶险波及性命的事情,多少他都是可以推测出来的。

    倘若当时他在坚持一下,那些人恐怕也不会死。

    “你说的那个高人进去怎么毫发无损?”伏鹤鸣觉得有些不对劲,疑惑的问道。

    既然那是条死路,为什么那个人进去就没事?

    伏岩斜他一眼,光是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个臭小子就喜欢阴谋论。

    “他不是那样的人,”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面相是不会说瞎话的。

    伏鹤鸣果断的闭嘴,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伏晓歪了歪头,“那我们这一去,是不是也凶多吉少?”

    伏岩一语不发,他看不透,而且,“丹青的下落,我已经不抱希望,只不过现在,能否找到她,关系着你的生死,我这就让以前那些交情不错的鬼魂帮我去找找。”

    看样子,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伏晓拿起背包,里面都是丁积善给她的符纸,桃木剑,铜钱剑,朱砂,浸过黑狗血的红绳,还有一些桃木楔子,总之都是一些能保命的东西。

    不过,她在拿这些东西的时候,伏晓是有疑问的,现在都已经各种高科技了,怎么这些东西还不换掉?

    丁积善看她的眼神就跟看智障一样,什么都没说扭头就走。

    出发前,他们还没有见封九来,伏晓百无聊赖的播着电视节目,越发的无聊,俞晓薇不停地发牌,想占补一下今晚的运势如何。

    突然,她摸到了一张死神,脸色就是一变。

    与此同时,门铃响了。

    伏晓蹙眉,看了一眼时间,这都已经晚上八点了,难不成封九突然就变得有礼貌了?

    伏岩坐在一旁住着腮帮子睡着了,梦里看到伏丹青一身是血,再跟他求救,他赶紧追上去,他跑得越快,伏丹青就离他越远,正心慌之际,一个激灵就被门铃惊醒了。

    “谁?”他迷迷糊糊的问道。

    伏鹤鸣起身去开门,却见到了褚恒平。

    褚恒平神色并不好,一进屋,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道,“中心医院的西楼被人给炸了。”

    “……”

    屋内的几人同时一怔,伏岩从沙发上站起来,“怎么回事?”

    “现在还不好说,我是刚刚得到消息,各方人马都出动了,然而最让人奇怪的是,医院西楼所有的病患,无一幸免,加上护士跟医生,大概死了近百人。”

    褚恒平接过伏鹤鸣递过来的水杯,大口大口的喝掉,又继续说,“而且,我在医院的附近,看到了很多的人头。”

    几人的脸色更难看了。

    伏晓只觉得血管里隐隐作痛,有什么东西似乎就要冲出来了,整个人就是一阵瑟缩,俞晓薇离她最近,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赶紧放下手中的塔罗牌,“晓晓,你怎么了?”

    她的脸色苍白,胳膊上的青筋凸起,里面的东西在快速地来回移动。

    俞晓薇的脸色也变了,“爷爷,晓晓她……”

    伏岩只觉得头皮狠狠一跳,赶忙回过身去看伏晓,尽管离得不近,可他还是清楚的看到了血管里快速蠕动的东西,还时不时的跳动一下,似乎是想把皮肤破开,从里面冒出头来。

    “怎么会这样?”伏岩已经走到她跟前,却又不敢去碰她,最后急的在不大的客厅里来回踱步。

    褚恒平眼中闪过一抹清明,“难不成,这傀儡线跟中心医院下面的陵墓有关系?”

    他这话一出,在场的几人,除了俞晓薇,都变了变脸色,他们还真的没有把事情往这方面想,伏岩摸了摸那撮山羊胡子,“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那我们今天就没有办法去了是吗?”俞晓薇也不敢用力,只敢虚扶着,心中却在想,封九啊封九,你怎么还不来?

    伏鹤鸣很想把封九揪出来,伏晓现在都被折磨成这样了,他去了哪里?

    褚恒平点头,“我赶过来也就几分种的事情,而且,中心医院很早就出事了,西楼被炸了,可是主楼里面竟然也没有活人气,这就让我十分想不明白了。”

    蓦地,伏晓停止了挣扎,青筋也迅速退去,脸色也开始恢复了红润,好像刚刚痛苦难耐的不是她一样。

    整个人就如同被定身咒给定住了一样,直挺挺的坐在那里,眼睛都不眨一下。

    都说疼痛一来如山倒,尤其是这种游走在身体里近乎扭曲的疼痛,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伏晓还在想,要不要直接咬舌头算了,谁知道疼痛突然退去,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酸涩。

    这种感觉,她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却非常的清楚,似乎是离别,又或者是生离死别。

    她想叫喊出声,可喉咙就像是被人掐住一样,这时候,她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伏晓,你才是罪魁祸首。

    奇怪的是,那道女声说完,她就能动了。

    睁眼,便看到十几道视线紧张的看着自己。

    伏晓身子本能的往后靠,却被俞晓薇一把拽住,“晓晓?”

    伏晓应了一声,定了定神,“怎么都这样看我,封九来了没有?”

    说着便四处去找,结果就连丁积善都来了,封九还没来。

    她的心中没由来的一凉。

    “中心医院出事了,那里被划为危险区,相关部门不敢管,只能到处找能人异士来解决。”褚恒平看了伏晓一眼,见她已经恢复如常,心中只觉得神奇。

    不过这种事情,来的诡异,去的更诡异。

    可能前一秒你还要死要活,下一秒就活蹦乱跳。

    “封九呢?”伏晓心中一乱,即使医院出事,封九也不会食言。

    然而,没有人能回答她这个问题,谁也不知道封九在哪里。

    对了,小金棺。

    伏晓一下从沙发上蹿起来就去摸包包,刚摸到小金棺,就听而后冰凉的声音响起,“别乱动。”

    几乎是眨眼间,她就僵在那里,手还保持着摸索的姿势。

    一众人似乎又被吓到了,赶紧上前想要把人扶到沙发上,谁知却被伏晓挥开,“我没事。”

    确认她是真的没事之后,几人才又开始讨论,只是会时不时的去看看伏晓。

    “现在我说你记,不要告诉丁积善。”那道声音再次传来,伏晓只觉得所有的感官神经都被麻痹,甚至看到俞晓薇呆呆的坐在一旁,眼睛都不眨眼一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