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竹马之情
    保时捷汽车载着范潇潇冲上了高架桥,潇潇侧着脸从高架桥上彺下望去,发现这时候已经有许多店铺关门了,周围写字楼的灯光也在不断的减少。她把头轻轻靠在窗户上,欣赏着夜色下的北京,她突然觉得浸染在夜色幕布下的北京是那么的可爱安详,就像是沉浸在梦香中的老爷爷,寒冬夜晚的北京少了白天的拥堵与喧嚣,多了一份稳重与踏实。

    “是这里吗?潇潇。”何暮冬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下自己,范潇潇从美好的幻想中醒来。这么快,从餐厅到家只用了大约二十分钟,平常自己做公交车几乎要花四十多分钟。

    范潇潇用手擦擦有点起雾的玻璃,看到了小区门口标志性的小吃摊,那个小吃摊是一对年近花甲的老人经营的,之前每天晚上下班后潇潇都会在那摊前要一个八块钱的鸡蛋饼,然后边吃边往家走。可今天令范潇潇吃惊的是,都已经快十二点了,可那小吃摊却依然亮着灯,两位老人也依然在那里忙活着,平常小吃摊八点钟就收摊了。

    “对,是这。”还没把话说完,范潇潇就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跳下去,她裹紧羽绒服径直跑到小吃摊前,听到跑步声音的老爷爷立马抬起头来,看到朝自己跑来的潇潇后不禁喜笑颜开“哎呦,姑娘,回来了。”

    听到老爷爷声音的老奶奶也放下手中的活抬起头来,奶奶那苍老的脸上同样露出了开心的面容“姑娘,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们都急死了。”老奶奶迫不及待的责备道。

    “我今晚和我一个朋友吃饭去了,不过,爷爷奶奶,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不回家呢。”范潇潇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我和你爷爷不是在等你吗,你说你每天晚上都来买一个蛋饼,今天这么晚了都不见你来,姑娘,我们也担心你啊,怕你在外面出什么事啊,看到你回来我们也就放心了,以后可别这么晚才回来啊。”老奶奶的语气里充满着一种母亲对女儿的关心,这也让身在异乡的潇潇感动不已,她想努力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

    “爷爷奶奶,你们好。”不知什么时候,何暮冬已经站在了范潇潇的身后。听到问候声的两位老人同时把眼睛看向潇潇的身后。还没等范潇潇向爷爷奶奶介绍暮冬呢,老爷爷却先开口了:“你……你是范潇潇的男朋友?”听完爷爷的话后,何暮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是,爷爷,我只是她一个好朋友,这么晚了,您和奶奶也赶紧回家休息吧。”潇潇也赶紧对两位老人说到:“爷爷奶奶,都这么晚了你们就赶紧回去吧,别冻坏了身子,我让我朋友送我回去就行,放心吧,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说完还不忘回头调皮的用眼神瞪一下暮冬,暮冬迎合的点头微笑。

    等潇潇和暮冬共同帮两位老人把摊位收好并目送两位老人离开后,何暮冬看了一下手表,确定了时间后,他赶紧拽着范潇潇往小区里走:“这都这么晚了,你明天还想不想上班了。”

    “你不是说你把我送到家就走吗。”范潇潇隐约感到暮冬大有要把自己送到家门之意,于是警惕的没好气的说到。

    “我是说过,可你看看现在小区里的灯,有哪个还亮着?”何暮冬理直气壮的说到。

    范潇潇听完暮冬的话后,扭头看了一眼,发现往常小区街道两旁亮着的路灯今天却好像商量好了似的都灭着,这让天生怕黑的潇潇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只好硬着头皮把自己住所的楼牌号以及方向告诉了何暮冬。

    当何暮冬拉着范潇潇的胳膊行走在只能靠月光来判定方向的街道上时,潇潇感觉全世界仿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她紧紧的跟在暮冬的身后,生怕自己掉了队。过了没几分钟,暮冬就带着潇潇站在了一栋十分陈旧的居民楼下面,而且周围已经看不到任何人为的灯光了,

    “是这么?”何暮冬声音低沉的问到。

    “是,是这。”范潇潇低着头说到。

    “你确定吗?是不是方向有点不对。”何暮冬有点不敢相信。

    范潇潇没再多说什么,她知道此时此刻不需要再多任何话语,也不需要再多任何的隐瞒了,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潇潇挣脱开暮冬的手,像一名女战士一样身材笔直的走到楼道口,跺了跺脚,楼道里面的声音感应灯立刻被“唤醒”,发出如陈年乳酪般的黄色灯光。何暮冬跟着范潇潇走进了楼道,但令他感到诧异的是,范潇潇并没有往楼上走,而是去了地下室,何暮冬在望了一眼一楼通向二楼的楼梯后也钻进了地下室。

    在进地下室之前,何暮冬做好了被一股霉味与潮气包裹的心理准备,所以他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口鼻。可当他走进地下室的时候,却没有闻到一丝让人讨厌的味道,空气中似乎还散发着一股陈年酒糟和豆豉的味道。何暮冬放下捂着鼻子的手,快步向前,因为他发现范潇潇正站在透着橙黄色灯光的门口等着他,显然那就是范潇潇和她同学租的房子。

    何暮冬没想到的是范潇潇口中所谓的家竟然是一间地下室,更没令他想到的的是地下室里竟然没有暖气,就算是穿着羊毛衫和呢子风衣的何暮冬站在地下室里都忍不住打哆嗦,更何况是身体较小的女孩范潇潇呢。何暮冬双手插兜环顾着地下室里的一切,一张双人床,一台二十五寸的陈旧电视机,外加一个半米高的圆木桌,桌子上面还有两个吃空了的方便面盒,这些就是屋里全部的家当。地下室的墙壁也已经有点发黄,但屋子里的味道还算舒服,这大概归功于角落里的两盆绿色植物。

    “喝水吗?”范潇潇捧着个水杯对暮冬说到。

    “这就是你家,你住在这里难道不感觉冷吗?”何暮冬并没有理会端着水杯的范潇潇,而是像一个机器人那样面无表情的问到。

    范潇潇感觉此时此刻已经没有要瞒的了,事已至此,就既来之则安之吧。

    “对,这就是我和我同学租的房子,其实当你在西餐厅说你要送我回家时,我是打死也不想让你看到这些的……是,我是很穷,这也没有暖气,因为我根本没有你有钱,我就是一小职员,我一个月才赚几千块钱工资,不像你一样出一本书就赚几百万。每次我妈问我在北京过的怎么样我都说过的很好,跟在家里一样……”说到这,范潇潇已经泣不成声了,她捂着嘴坐到床上,雨滴般的泪珠顺着潇潇的手指摔在地上。

    “你为什么就那么喜欢看别人的笑话呢,我不让你跟我来就是不像让你瞧不起我,不想让你可怜我,可你为什么非得拆穿这些……”范潇潇越说越激动,眼泪也止不住的涌出来。

    “今晚跟我回去吧,去我家住。”何暮冬冷不丁冒出的一句话使范潇潇一下子愣住了,她擦了擦眼泪,不可思议的问到:“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今晚跟我回家住!”何暮冬大步迈到范潇潇面前,激动的说到。可还没等范潇潇发表意见,何暮冬就拉着潇潇的胳膊往门外走去。

    “你要把我带到哪去?”范潇潇想从暮冬手里挣脱,可暮冬的手就像螃蟹钳子一样死死夹着她的胳膊。地下室的门被暮冬重重关上了,可暮冬的手并没有松开。范潇潇很不情愿的被暮冬拽出了地下室,接着又被拽出了楼道,范潇潇就踉跄的跟在何暮冬的身后,她知道此时反抗也没有用,因为她从小就知道只要是何暮冬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又重新坐进驾驶室里的范潇潇神志还是有点不清醒,等到车重新发动并驶上高架桥后,范潇潇才回过神来。

    “咱这是去哪啊?”范潇潇感觉仿佛身在梦中,何暮冬的回答斩钉截铁“我家。”范潇潇不想再去反抗了,她把头沉沉的放在了右侧车玻璃上,深深的困意包裹住了自己,不一会她就伴着窗外北京的夜色睡着了,她实在太困了。

    “起床了,潇潇同学,到家了,到床上再睡。”何暮冬拉下手刹并熄灭发动机后,轻声叫醒了范潇潇。范潇潇醒来的第一件事是先擦一擦嘴,然后伸个懒腰,但当她透过车玻璃看到外面高耸的商品楼后,她立刻打开车门走下来,范潇潇心里清楚,以何暮冬的收入在北京买一套这样的住房完全没有问题,可依自己现在的收入就算再工作一百年也未必能买上一套。拥有人工湖和腊梅树的公园,布满鹅卵石的公园小路,小路两旁像安徒生童话里的黄铜色路灯,这一切都让范潇潇眼花缭乱羡慕不已。

    “上去吧,今晚让你换换环境。”何暮冬从潇潇的身后轻巧的揽住了她的腰,这样的举动让潇潇的脸立刻红到了脖子根。何暮冬带着潇潇走进了楼里的电梯,按下了八楼。当“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的那一刻,范潇潇睁大了双眼,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三扇巨大的木门,光是从门上的装饰和门的材质上就可以看出它们价格的不菲。暮冬带着潇潇朝着左边一扇枣红色的大门走去,走到门前暮冬并没有拿钥匙开门,而是在墙上的一个机器上输了一串密码,然后又输入了一下自己的指纹,门才打开。

    “欢迎光临,女士。”暮冬在门旁做了个请的手势。范潇潇呆呆的看了暮冬一眼,然后木然的走进门去。首先映入潇潇眼帘的是不知比自己住的地下室大多少倍的客厅,客厅天花板上挂着两个水晶吊灯,吊灯下的沙发也是具有欧洲风格的真皮沙发,四周墙壁上点缀着金色的花纹,地上也铺着乳白色的地板,但最让潇潇舒服的还是包围在四周的温暖空气。何暮冬走进来从鞋柜里找出两双拖鞋,递给范潇潇一双。等两人穿上拖鞋后,暮冬先让潇潇去沙发上坐一会,而自己则不知跑到了那个房间里去了。范潇潇走到沙发跟前,先拿卫生纸仔细擦拭了一下沙发的表面,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坐下来。

    “来,潇潇,过来一下。”过了几分钟后,何暮冬从房间里走出来向潇潇招了招手,原来刚才何暮冬是给范潇潇收拾卧室去了,潇潇知道今晚是在劫难逃了。

    “诺,这是你的床,卫生间出门后左转,我的卧室在对面,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喊我。”范潇潇刚走进房间里暮冬就忍不住说到,可范潇潇却盯着眼前的这个足够容纳三个人睡得大床发呆。暮冬以为潇潇听了进去,所以交代完后就准备出去,可他刚转身还没走出门呢,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悠长的问语。

    “你为什么要帮我?”

    何暮冬不由自主的转过身来,她发现范潇潇的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

    “你说什么?”何暮冬往前一步。

    “从请我吃饭到送我回家,再到让我住你家,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帮我,就因为咱俩是发小吗?我不想欠你什么,所以请你告诉我。”

    何暮冬望着一脸疑问的范潇潇,顿了一会,然后说到:“你真想知道吗?”

    范潇潇肯定的点了点头。

    何暮冬把眼神从范潇潇的脸上移开,然后使劲吸了一口气后,说到:“来大城市打拼的人,谁都不易,我曾经和你一样。”说完后,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卧室并关上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