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现实残酷
    今天的刘尚一反常态,整个脸上似乎都沾满了母亲般慈祥,这让每一个从他办公室里出来的员工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当然了,这似乎也是今晚不用加班的最好征兆,当下班铃响起来的时候,收拾桌面的哗啦声响成了一片。已经收拾好几欲先走的林楠看了眼仍然在做表格的无动于衷的范潇潇后,不禁心生诧异,她瞧了瞧周围匆忙的下班大军后俯到潇潇身旁,“潇潇,你是打算被刘尚抓住做苦劳力吗。”潇潇停下来,揉了揉眼睛,“我还有两个公司数据导入进去就完事了,我不想把这事拖到明天。”林楠叹了一口气后摸了摸潇潇的肩膀:“潇潇,祝你好运吧,我可要跟我的lover去浪迹天涯了。”说完林楠就闪人了,只剩下潇潇原地咆哮着:“姓林的,你又虐我!”

    等潇潇完成工作,已是四周无人了,她伸了个懒腰,刚要站起来,秋子就来了电话。

    “喂,潇潇,你是不是还没下班呢。”电话里的秋子似乎格外兴奋。

    “我……,你咋知道的。”潇潇把吐到嘴边的以k开头的字硬生生又吞了回去。

    “废话,从我这看,你们公司那一层就你们部门还亮着灯。”

    “你在我们公司下面?”潇潇站起身隔着窗户向楼下看去,太高,啥也没看到。

    “废话,赶紧给老娘下来,我奶茶泡芙都拎的我手麻了,十五分钟你要是没出现在我眼前,我就把奶茶泡芙全扔你床上。”电话里的秋子很是狂躁。

    “呃,我的姑奶奶呦,你千万别这么干啊,小的我现在就下去。”潇潇挂了电话后迅速收拾东西,飞奔出办公室。可能由于电梯口太黑,也可能由于潇潇视力太差,刚跑到电梯口,她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潇潇摸着头赶紧退后一步向对方道歉道。可当她看清和她相撞的人时,她差点没背过气去,如果此时潇潇手里有个墨镜,她真想学着电影里那样把墨镜带上,然后装着盲人模样边四处摸索边喊着“来,让一下,让一下。”

    “下个班这么高兴吗?”刘尚用手整理了一下被撞歪的朱红色领带。

    “对不起,刘总监,我朋友在下面等我,她有点着急,所以……”潇潇表面上很是悔恨,但内心却是“你穿个黑色西装站在黑暗处一声不吭还有理了!?”

    “那如果哪天客户催你,你也这么冒冒失失?”刘尚的脸色显然已经不好看了,潇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她甚至猜到刘尚的下一句话肯定是?“你今天给我回去加班,不到八点不许走。”

    “叮”电梯到了,刘尚斜着看了一眼潇潇后便迈进了电梯里,潇潇正在考虑进不进去。进去,伴君如伴虎;不进去,刘尚肯定以为自己是在躲避他。“我给你三秒钟,再不进来你给我回去加班到九点。”刘尚看着表命令道。

    潇潇一步就迈进了电梯,两脚之间的距离都快赶上舞蹈演员的一字马了。

    电梯里的范潇潇始终低头保持谦恭状,这是她刚进公司时的一个前辈告诉她的:在和刘尚共处一个空间时,第一千万要低头保持谦恭,第二千万不要和他对视,第三千万不要主动和他搭话。

    “你从公司到你家一般搭乘什么交通工具。”刘尚冷冷的问。

    “一开始坐地铁,但我发现公交站比地铁站要近,所以现在改乘公交车了。”潇潇轻声答道。

    “你搭乘的公交车末班是几点的。”

    刘尚的这句话让潇潇犯了嘀咕,“莫非他这是要给我设定最晚下班时间。”

    “那班车最晚八点的。”潇潇故意说早了一个小时,反正她知道自己没说是几路车。

    “这个月你业绩不错,你下个月如果加班的话最晚七点半就可以下班。”刘尚依然冷言冷语到。莫非这就是“刚给人一嘴巴,又给人一甜枣吃。”的感觉,莫非这就是“人在家中坐,喜从天上来。”的感觉,潇潇迷茫了。

    “叮”电梯门打开了,还没等潇潇答应刘尚就又独自走了出去,当潇潇反应过来后,她立即追到刘尚身边:“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刘总监,我……”潇潇话音未落,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范潇潇,你大爷的,说好的十五分钟现在都十八分二十三秒了,你到底……”潇潇已经闭上眼等待秋子把泡芙砸过来了,可秋子的咆哮却半路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

    “行了,我不打扰你们俩了,别玩的太晚,回家的时候注意安全。”刘尚丢下这句话后就向自己的奔驰车走去。

    潇潇看刘尚走了,马上跑到秋子身旁,“秋秋,我错了,我再也不……”秋子的注意力似乎并不在她这里,她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正准备坐进驾驶室的刘尚,“你别说话,我问你,刚才那个帅哥是谁。”

    “我的领导,也是我们部门总监。”潇潇答道。

    “你们俩每天都一起下班?”秋子的眼神一直跟着不断远去的奔驰。

    “不是,今天是偶然,我……”

    “别说话,我问你,那个男人有女朋友吗。”秋子今天表现的格外反常。

    “没有,不是,你问这个干嘛。”潇潇有点急了,本来天气就冷,秋子还站在那不动,自己的双腿感觉冻的快没知觉了。她用吃奶的力气才把秋子拖走,“你今天怎么了,叶秋子,去了一趟男朋友家魔怔了,你男朋友没伺候好你啊。”潇潇也有点生气了,她拽着秋子的胳膊向公交站走去。

    “潇潇,有把握把那个男人拿下吗。”秋子认真的问着潇潇。

    “你想啥呢,叶秋子,我俩怎么可能。”其实潇潇还想再加一句“你脑子被驴踢了吗。”可她真怕秋子把她手上那两杯奶茶甩自己脸上。

    逗着嘴,打着闹,俩人已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一声车胎摩擦地面发出的凄厉响声划过潇潇脑际,她愣了愣,完全不管一旁正在向她诉说男友故事的秋子,潇潇抬头看了看那个熟悉的交通信号灯灯柱,她依稀记得她倒下的位置。昨天晚上的事仿佛就像梦一般萦绕在潇潇脑海里,以至于她都不敢确定和暮冬的相遇是现实还是梦境。

    “喂,喂,绿灯了,你色盲了吗。”秋子在愣神的潇潇面前不断打着响指。

    回过神来的潇潇看着对面已经变成绿色的交通信号灯,急忙拉起秋子的胳膊迎着众人诧异的目光向对面跑去:“快跑啊,秋子,最后一趟车快赶不上了。”

    “你大爷的,范潇潇,你今天没加班,脑子瓦特了吧!”秋子气绝怒吼着。

    回到狭小的地下室房间里,俩个女孩都疲惫的趴在了床上,“快快,把泡芙和奶茶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潇潇休息了一会便把秋子从床上拉起来。“你让我休息会,姑奶奶,我说从车上吃你又不让。”潇潇见状,只好站起来自己动手,“在公交车上,这么多人,得注意一下形象,万一泡芙里的奶油蹦出来咋整,你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你再怎么注意形象,不是还没mr.right吗。”秋子用手撑着头一脸的幸灾乐祸。

    等潇潇把热腾腾的奶茶以及软糯的泡芙端到餐桌上时,秋子满血复活般的蹦跳了过来,“谢谢潇妃服侍。”潇潇没多说什么,她望着桌上的那两个方便面盒出了神,在短暂的停留后,她又环顾着房间里的一切。狭小的空间,已经开始泛黄的墙壁,早已枯死的水仙花,这些场景竟一时让自己产生了一丝厌恶感。

    “喂,你要再不吃老娘就把这些包圆了。”秋子抓起两颗泡芙就塞进嘴里,“老娘大冬天给你带点心,你竟然不吃!”

    “秋子,三环左右的租房均价一般在多少?”潇潇无视吃着正欢的秋子,轻声问到。

    “咋的,范总忽然发现自己家里有矿,还是你哪个亲戚忽然给你打了几个亿?”秋子拿起奶茶漠然的答道。

    “我没给你开玩笑。”潇潇托着腮看着秋子。

    “我也没开玩笑啊,三环的租房房价咱根本承受不起,除非你每天只想喝西北风。”秋子用力的吸着奶茶,“潇潇,咱俩是同一年来的北京吧,你这么快就想农村包围城市了。”秋子将奶茶一饮而尽后,满足的揉了揉肚子就蹦回了床上,“别做白日梦了,潇潇,想点实际的吧,剩下的你赶紧吃吧,我看又快凉了。”

    潇潇无视秋子的建议,她也蹦到秋子床上,一脸期待的看着秋子。“你要这时告诉我你的性取向变了我可会把你扔出去。”秋子戒备的把头向后缩着。

    “秋子,你认识何暮冬吗?”

    秋子对潇潇这突然的一问给搞懵了:“何暮冬?何方神圣,不认识,你男朋友?”

    潇潇想了一会感觉应该换种问法,“那你知道有个笔名叫冬光的作家吗。”秋子看着天花板想了想:“好像知道,是那个《若爱》和《殇痕》的作者吗?”潇潇点点头。“那我知道,我大学的时候还挺追他的小说呢,而且听说人长得也不错,不过近两年他好像再没出过新书了。”

    秋子看着面前欲言又止的潇潇,“冬光真名是何暮冬?你等会可别给我说何暮冬是你男朋友。”还没等潇潇回答,秋子就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问我三环租房价钱是多少呢,范潇潇,你这个tch!”潇潇莞尔一笑:“我只是也挺喜欢他写的小说罢了。”话音未落,她便翻身下床,蹦到餐桌上,抓起奶茶和泡芙娇喊道:

    “谢谢老铁叶妃给刷的奶茶和泡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