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新家
    范潇潇坐进车里后努力调整着心情,“我们还有机会和老人们见面的,放心吧。”何暮冬发动汽车温和的望着正在插安全带的潇潇说到。范潇潇吃了一惊,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何暮冬,莫非他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太神奇了吧。

    “冬光,不,暮冬,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和潇潇认识的吗,还是你们俩根本就是偶然碰到一起的。”叶秋子忽然双手扒在暮冬的座椅头枕上,脸上透出如八卦娱记般猎奇的神色问到。

    这个问题似乎让何暮冬有点措手不及,“这个,这有点说来话长了。”何暮冬微笑的回答到。叶秋子似乎有点不满意,她故意噘着嘴表达着不满。

    “秋子,等咱安顿下来,我给你说。”范潇潇主动帮暮冬解围,她把着秋子抱着头枕的双手温柔的掰开来,“秋子,这样暮冬开车会不舒服的。”

    秋子见状立刻来了兴致,她整个脸都充斥着看好戏般的得意:“哎呦,这还没过门呢,就开始护上犊子了。”潇潇一拍脑门,仰天长叹:“天哪,没完了!”暮冬笑而不语,他听着后面两个女孩的拌嘴声,特别是潇潇大大咧咧的笑声,一股浓稠的暖意散步全身,他把蓝牙耳机放进耳朵里,开始和那个租房子的远方朋友通电话。

    “潇潇,我朋友说了,看在我的份上租金可以和那个地下室差不多,所以你别忘了赶紧给房东通知一声,告诉他这个地下室你们不租了,正好这也快到月底了,让他把押金和剩下的房费退给你们。”暮冬把蓝牙耳机拔下来看着后视镜里的潇潇说到。

    潇潇点了点头,但秋子却坐不住了,她伸过头来:“我感觉够呛,押金可以退给我们,但房费不一定,我们这是一次交五个月的租金,你不知道那个房东有多么小气,当时租房时一点优惠都不给我们,我说我们是刚大学毕业的学生也没用,非得押一付四。”暮冬听后压着声音说:“你们当时和房东签条约时,注意这个退款这一项了吗。”

    秋子刚要说什么,潇潇就伸手制止了,“我来试试吧,能要回来多少就要多少。”暮冬点点头,虽然此时他满心愧疚,但他在努力坚持着内心的相法:“如果房东不答应,你把房东电话给我,我来帮你。如果实在要不回来,剩余的房费我来给你们补。”

    伴随着熟悉的三环夜景,何暮冬把车开进了一个高档小区里,透过车玻璃范潇潇心里不禁有点犯嘀咕,因为她通过这个小区的环境就已经算出这里的房价,这里的租金怎么也得比那个地下室贵上不止十倍,可何暮冬却说他朋友同意租金与那个地下室一样,就算交情再深也不能做这么亏本的买卖,除非那个房东脑子坏了,又或者……

    “到了,就是这,下车吧。”何暮冬把车停到了一栋楼前,然后准备下车。范潇潇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呀,我们的衣服和洗漱用品还留在那个地下室呢,我们没有换洗的衣服啊。”何暮冬低头想了一会说:“没事,这事交给我吧,你们俩先在这住,衣服的问题我帮你们解决,洗漱的话卫生间里有洗漱用品。”叶秋子也恍然大悟般的捂着嘴惊叫道:“我的口红和粉底还在家里呢,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明天怎么上班啊。”叶秋子捶胸顿足的哀叹着,“我攒了半年的钱才买的纪梵希粉底和口红啊……”

    暮冬看着哀嚎不止的秋子,又看了一眼向他投来求助目光的潇潇,“这样吧,你们今晚先住下,等明天我找个开锁公司过去把那门打开后,把你们那个地下室里所有的东西都搬过来。”叶秋子一听脸色瞬间转阴为晴,“可我卸妆水没带啊,还有粉底什么的,还有……”潇潇眼看秋子快“刹不住车”了,她赶忙上前捂住秋子的嘴:“我这都有,你先用我的。”秋子斜了潇潇一眼,潇潇以眯笑回应。

    新家在六楼,站在观光电梯里的叶秋子用十分怀疑的语气问暮冬:“这里的租金真和地下室一样吗?”何暮冬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等“叮”一声电梯门一打开,暮冬就边从衣兜里掏钥匙边走到一扇防盗门前,这一场景使范潇潇大为吃惊:“你那里怎么会有这门的钥匙,这房子不是你同学的吗?”

    何暮冬看了范潇潇一眼后,随口答了句:“钥匙先暂时放在我这里保管。”然后就径直推开门进去了,范潇潇瞬间似乎明白点什么了,她和秋子随着暮冬走进门去。

    考究但不奢华的装修,齐全但不多余的电器,简约但不简陋的房间,舒服但不燥热的暖气,这里一切的一切都让叶秋子和范潇潇有种从地狱一下子翻越到了天堂的感觉。叶秋子一遍又一遍的问何暮冬:“你确定这的租金和地下室的一样?”何暮冬也一遍又一遍的回答道:“是的。”

    何暮冬像房子的主人一样介绍着这里的每一件家具和电器,但令范潇潇很诧异的是这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显的并不是那么的陈旧,有的甚至没有落上一点灰,如果按何暮冬的说法的话,这件房子的主人在搬家的时候也应该把一些重要的家电和家具搬走啊,可为什么像沙发、冰箱和炉灶这种家庭必需品都还留在这里呢。

    “你们跟我来。”暮冬带着两个女孩走进一个有着双人床的卧室,他把窗户打开,肃凉的空气立刻灌了进来,“先让这个房间透透气,长时间没住人的房间空气会很浑浊的,明天你们上班后最好也把窗户都打开透透气。”暮冬又把铺在床上的一个白布单掀起来,白布单下面还有一层塑料膜,暮冬同样把塑料膜也掀起来,“你们今晚就先睡这个床吧,被子在橱子里头。”说着暮冬又从衣橱里抽出两条厚厚的被子放到床上。这一趟忙下来,潇潇已经注意到暮冬额头上细小的汗珠了,对此潇潇是即感激又有点怀疑。

    感激的是,暮冬为了她们两个女孩忙前忙后的收拾新家;而怀疑的是,他那连贯的动作熟练的就像房子的主人似得。

    “好了,那我就先走了,钥匙给你放桌子上了,租金不用急着交,到时候我会给你们一个银行卡号的,明天我尽早把你们那个地下室里重要的东西都搬过来的……”忙完这些后,暮冬走到玄关处准备换鞋。

    “那我送送你。”范潇潇急忙一边穿鞋一边说到。

    “那好吧,不当你俩的电灯泡了,不过不要回来的太晚哦。”叶秋子用状便故意用十分做作的语气对范潇潇说到。

    潇潇朝秋子做了个鬼脸后,边和暮冬一起出了门。俩人一言不发的走进了电梯,然后同样沉默的走出单元门口,其实范潇潇早就有一问题想问暮冬了,可暮冬镇定而又高傲的神情又让范潇潇怀疑着自己。

    我难道错怪了暮冬了?等何暮冬用遥控钥匙把车门打开后,范潇潇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那把锁是不是你换的。”范潇潇眼含泪光的轻声说到。

    “说什么呢,潇潇。”何暮冬自顾自的去拉车门把手。

    “你回答我,暮冬,那把锁是不是你换的?”范潇潇提高了音量倔强的说到。

    何暮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把手放下了,转过身,用十分赞赏的眼光看着范潇潇:“还是被你看出来了,了不起!”何暮冬向潇潇竖着大拇指。

    “你演的可以啊,还在车上假装给朋友打电话,你咋不去当演员呢。”潇潇对着暮冬讥讽道。

    “托您的福,可能未来真会去。”暮冬认真的表情一点都看不出他是在开玩笑。

    “你为什么这样做,你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范潇潇用噙满泪花的眼睛望着何暮冬。

    “我向你道歉,让你们受惊了,可我只有这么做你才肯跟我走啊,我别无选择,抱歉。这房子是我在北京买的第一套房子,里面的家具也是我一个人买的,我在这里住了三年,今年年初刚搬得新家,也就是你昨天住的那个房子。我本想过段时间卖了它的,可怎么也没想到会遇见你。我无法亲眼看着你住那么简陋的地下室而不帮你,我做不到……”何暮冬借着月光看着潇潇可爱的面庞无奈地说到。

    没想到,范潇潇竟扑哧一声笑了。

    看到范潇潇露出笑容后,何暮冬也松了一口气,他急忙说:“这么说,你原谅我了?”

    “哼,哪那么容易,让我原谅你也可以,但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范潇潇抬着下巴说到。

    “没问题,你说。”何暮冬想也没想。

    “每个月的租金再提高三百元,而且那三百元由我来付。”

    “你为什么要提这样的条件,三百块钱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可不是小数目。”何暮冬不解的问到。

    “上次我就欠你一个人情,所以这次我不想再欠你什么,好像这些福利都是你施舍给我似的。”范潇潇认真的说到。

    “三百元对你来说有点太多了吧,先一百元吧,等你工资涨了再说。”何暮冬很会讨价还价。

    范潇潇望着满是繁星的天空想了想后,眯着眼笑道:“好吧。”

    “那你能也答应我一件事吗?”暮冬向前一步诚恳的问到。

    “你说。”潇潇歪着头答到。

    “如果以后再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忙的,能第一时间先来通知我吗。”

    潇潇望着眼前这个满脸透着大男孩般渴求神色的男人,点点头眯着眼笑道:“当然可以啊。”

    离两个人最近的那盏路灯亮了起来,古铜色的光辉照耀在两个正在暖暖对视的两个年轻人身上,在这个温馨浪漫的冬夜里,天上的星星全都出来了,仿佛是一群居高临下看热闹的顽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