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正式入行
    要不是电话铃声一直响,暮冬还是想再拖一天的,暮冬接起电话,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吐出一口悠长的烟气。“好的,刘导,我现在就拿过去”暮冬左手接电话,右手拿起桌面上的一摞文件,披衣离去。

    今天的天空冒着青茫的雾气,让人有一种堕纵的压抑感,不过好在今天的交通状况还算可观,以至于还没抽完一支烟暮冬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他把车熄火后,抬起头隔着车窗看着车前高耸入云的大楼,拿出了手机。

    “老肖,东西都搬过去了没。”暮冬左手放在方向盘顶部,双眼瞧着从大楼里走出来的形形色色的人。

    “都搬过去了,没有家具都快拉了一车了,这女孩的东西就是多。”

    “真是谢谢你了,老肖,房东那边怎么样了。”暮冬把文件拿过来,翻开。

    “房东同意退押金,但剩下的房费他拒绝退换,因为那个女孩和房东的租房协议是一年一签的,所以白纸黑字有签名有手印的,我也不好意思再去……”

    “我懂,老肖,那就先这样吧,剩下的事由我来办,谢谢,有空请你吃饭。”挂了电话,暮冬自顾自的的笑了起来,他感觉中国人真奇怪,表达对人的感谢总是那一句“有空请你吃饭。”暮冬闭上眼冥思了一刻后,便拿起文件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暮冬,我就知道你会签字的。”刘导今天穿了一身紫色毛衣,挺凸的肚子那里甚像一个饱满的紫薯,不过好在这次坐在刘导身边的是一个男人,一个戴着金丝眼睛,文质优雅的男人。

    “刘导,这个您可得感谢一下宋叔。”暮冬立起身子,挺着腰背。

    “哦,是吗,那我可得请他吃顿饭。”刘导腮边的肥肉震颤着,“来,暮冬,既然你已经正式签约入行了,那就先认识一下你的经纪人……”刘导拍了一下身边的一直注视着暮冬的男人。

    “你好,暮冬先生,我叫欧阳春海,以后您的所有通告以及行程都会由我来安排。”欧阳春海站起身左手抚着衣襟,右手伸向暮冬。暮冬也站起来,伸出手握着欧阳春海的手,他忽然发现这个男人的眼里冒着一种类似羞涩但又不想让人看穿的倔强。

    “你好,欧阳春海先生,我以后的职业生涯请您多多照顾了。”暮冬暖笑着看着眼前这位白净彬彬的男人,不知为何,他的脑中忽然冒出诗人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那行了,我先去一趟电视台,春海,你给暮冬直接赶通告吧。”说完,刘导就要往外走。“今天就直接赶通告?”暮冬有点惊慌的望着身子已半出门的刘导。

    “暮冬,早早的进入状态,这个圈子可不容惰慢之人。”刘导用严师对顽生的口气对暮冬说完后,就关门离去了,整个房间只剩下暮冬和春海。

    何暮冬转过身,忽然发现此时春海的瞳孔里散着一股被束缚的悸动,被捆绑的冲动,“是这样的,暮冬,今天晚上咱们要去天津,参加一个访谈节目,这也是对你从作家转为艺人的一个预热,所以这次访谈的成功与否,对你以后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暮冬听着如中学课文般的话语,实在想笑。

    “好的,我知道,既然已经签了约,决定从事这一行,我会遵守行规的。”暮冬坐下来,双手交叉,“什么时候出发。”

    “晚上七点的高铁。”春海拿出两张高铁票,“票已经给你买好了,六点左右咱们在北京西站会和。”

    出了大楼,暮冬感觉天空阴沉了下来,冰凉的空气也顺着脖颈如游丝般钻入了自己的体内,暮冬只好裹紧衣服快步走向汽车。等发动机产生的热能传进驾驶室,暮冬才觉得冰硬的全身似乎都缓了过来。以后的生活要完全不同了。自己面对着的将不再是唯美的文字,而是闪着双眼的镁光灯;自己要打交道的人也将不再是书香的作家,而是散着各种香水味的明星或导演。

    暮冬理解逆来顺受的倔强,也明白随遇而安的洒脱,但不知为何,他总是对前面未发生的事有着一股冒名的恐惧,这大概是他最大的弱点。

    回到家,暮冬开始收拾行李,这次要在天津待三天,所以衣物准备的不需要太多,但即使这样,暮冬也收拾的手忙脚乱。他坐在地板上,面对着一地狼藉的衣服,日常用品,暮冬想起朋友们经常对他说过的那句话“你该找个女朋友了。”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使暮冬吓了一跳,他一看是春海打来的,便赶紧接了起来。

    “暮冬,改签了,要提前一个小时出发了,你看一下时间,别耽误了。”

    暮冬从地上站起来,一手往行李箱里塞衣服,一手托手机:“怎么突然改签了。”

    “刘导非得让改签,说是因为酒店的事。”春海似乎也很无奈。

    晚饭随便在拉面店吃了点后,带着口罩的暮冬坐进了出租车里,“年轻人,出差啊。”出租车师傅突然的搭讪让暮冬措手不及,他点点头。

    “趁年轻多出去走走,别等到我这岁数,想走也走不了了。”眼看已年近中年的出租车师傅,摸着头顶已泛白的头发,乐观的笑道:“小伙子,记住,等你结婚有了孩子,就真的没有出去闯荡的心气和机会了。”

    “谢谢师傅,您的教诲很是受用。”暮冬摘下口罩,在这寒冷的季节,从来也不缺少暖热的善良。在北京西站告别热心的出租车师傅后,春海就迎了上来,他递给暮冬三张纸和车票,“暮冬,这是明天访谈节目录制的通稿,你看一下。”暮冬接过来,放进行李箱,“我高铁上看吧。”

    等快到上车时间了,暮冬才发现车票上竟显示的是二等座,“刘导是真不怕我被人认出来是吗!?”春海耸了耸肩:“刘导可能是想让你沾沾地气吧,没事,上车戴上口罩就好,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坐二等座了。”

    然而,等他们上车走到自己车票上显示的座位位置时,竟发现一男一女坐在上面,戴着口罩的暮冬和春海互相看了一眼后,又共同检查了一下车票显示的位置,确认无误后春海俯身礼貌的对那个男子说到:“先生,这是我们的位置,您好像坐错了。”

    那个穿着格子衫的秃头男子一脸不屑:“我想和我老婆坐一起。”他随即掏出两张票,“要不咱们换个位置吧,就在后面,也不远。”秃头男子旁边穿着花格毛衣的女子见状也帮腔道:“就是,小伙子,坐哪不是坐啊。”本来暮冬还没感觉出什么来,可当这个女人尖厉的声音扰的他头疼后,一股无明业火就出来了。

    “你霸占别人座位还有理了,你们又不是没有座位,非得抢我们座位干什么!”暮冬抢在春海前面,满腔怒火的喊道,他这一喊,也把乘警吸引过来了,周围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我们就霸坐了,我们就爱坐靠窗户的座位,怎么的吧,那两个座位你爱坐不坐。”穿着花格毛衣的女人耍起了无赖,她把票从男人的手中夺过来后向暮冬胸前一扔。正是这一带有侮辱蕴意的举动,彻底激怒了暮冬,他二话没说就扬起了拳头,还没等打下去,就被春海拉住了,春海贴到暮冬耳朵旁:“你要挥下去,未来的职业生涯就结束了,乘警来了,别闹大了。”说着他捡起地上的两张车票,拉着暮冬就往后走去。

    一个小时后,到达天津西站,一出出站口,暮冬就跟着春海坐上了前来接应的埃尔法。

    “怎么,还惦记着呢。”春海看着望着窗外却咬牙切齿的暮冬,很是担心。

    “刚出来就遇到这种破事,当时要不是你拦着,我真想一拳把她鼻子打歪了。”暮冬的眼神不难看出还有一丝戾气。

    “暮冬,你以后肯定要成为抛头露面的公众人物,如果你不能控制好你的脾气的话,那对你未来的事业发展肯定会有影响。”春海把手放到暮冬头枕上,“现在的法律对这种无赖行为还没有很明确的惩罚措施,但网络社交平台很发达,我相信今天肯定有人会拍下视频传到网上的,像他们这种丑恶的嘴脸肯定会招来网友们的唾弃的,不用你收拾他们,网络暴力就会让他们后悔的。”

    暮冬转过头,笑着看着春海:“春海,你一定是个有故事的男人。”暮冬本想这是一句玩笑话,但没想到春海听后似乎并没t到他的点,春海的眼中似乎闪着不可言喻的忧伤,他慢慢把头转过去,看着窗外发起呆来。

    到了预定好的酒店,春海办好了所有的住房手续后,把一张房卡给了暮冬,暮冬奇怪的是春海竟然定了两套标间,而且还不是一个楼层。

    “咱们俩住一个房间就好了,为什么要两个标间。”站在电梯里,暮冬忍不住发问到。

    “刘导安排的。”春海的脸上还有着些许不悦。

    “春海,我在车上说的那句话纯属玩笑,如果伤害到你的话,我道歉。”暮冬发现自从他说完那句玩笑话之后,春海就一直闷闷不乐,自己的情商什么时候这么低了。

    “没事,我就是想到以前的伤心事了,都是往事不提了。”到了自己的楼层后,春海重新露出笑容,暮冬这才发现他还有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时间也不早了,赶紧收拾一下,早休息吧,访谈通稿别忘了再看一看啊。”说着春海就走出了电梯。

    暮冬靠在电梯壁上,继续随着电梯上升,他吁出一口气,摆着头自顾自的笑着,看来以后真的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了。楼层到了,暮冬拉着行李箱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前,刚想拿房卡开门,手机铃声便响了。他掏出手机一看,竟是洛雨桐打来的,暮冬只好左手接电话,右手拿房卡开门。

    “暮冬,我现在,呜呜……”电话里的雨桐没说几句就哭的不能自已了。

    “雨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暮冬用身子顶开门,右手拉着行李箱走进门去。就当他似乎听到浴室里有人洗澡时,电话那头的雨桐也挂了电话。暮冬诧异的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对方已挂断”的提示,想再给雨桐打过去,他觉得雨桐的哭声有点不对劲。

    可浴室里却竟传出了女人的唱歌声,暮冬踟蹰了,他把电话放进衣兜里,敲了敲浴室的门:“您好,女士,您是不是进错房间了。”话音一落,淋浴声也戛然而止,随即一位全身**,身姿婀娜的少女推门出来了。

    暮冬呆若木鸡的站在那,他不是在看少女的性感**,而是他发现这个正向自己不断逼近的尤物,竟是上次坐在刘导身旁的叫梦婷的女孩。

    “何先生,让您久等了。”梦婷紧贴着暮冬妖惑的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