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拨云见雾
    随着杂乱无序叽叽喳喳的员工们涌进了会议室,范潇潇才意识到刚才的想法是多么的自私,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就不想看到何暮冬有更好的发展。

    自卑会让自己变得自私,而自私只会让自己不思进取,面目丑陋。

    等人群慢慢散开,潇潇才注意到坐在正对门位置的环抱双臂一脸严肃的刘尚,等所有员工坐下后,刘尚清了清嗓子,把一份报表扔到了桌子上,“这个季度策划部的业绩我很不满意,尤其是h5区,文案区,上个星期一共十二个项目,到周五才完成八个,这还是加班的情况下,然而这周你们又增加十个项目,如果你们再这样怠慢下去,只会把工作量越累越多。所以,如果你们这几个区状态再这样下去,直接换人!”刘尚一拍桌子,所有人都为之一振,他用一种似乎想把人的头直接按进地里似的目光看着h5区和文案区的那几位老员工,而她们早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们似的一直低着头。这时林楠稍稍把头凑向潇潇,“谁让她们几个女人整天八卦,不干正事。”

    刘尚把目光移向了潇潇和林楠这边,“但有些员工,我今天真得表扬一下她们,虽然进公司只有两年多,但不管是工作质量还是工作效率,都排在前列,希望那些靠资历的老员工多向那些踏实肯干的新人学习学习……”不用指名潇潇就听出来似乎是在说自己,但她依然面不改色的谦逊的低着头。

    “今天说了这么多,也是想提醒一下大家,年终评比快要开始了,而且今年的年终奖比去年还高,所以大家一定要鼓足干劲,最后一件事,策划部门今天来了一名新员工,老规矩,现在就请她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刘尚说完便站了起来,所有员工也跟着站了起来,不一会苏梦夏便推开会议室的门带着标准的微笑走了进来。

    随着身材凹凸有致,气场绝伦的苏梦夏走进会议室,不仅仅是男员工,就连女员工们都看的如痴如醉。潇潇心想,“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这句诗形容这个女孩再合适不过了。

    “同事们好,我叫苏梦夏,今天刚到策划部实习,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说罢那千娇百媚的脸上便勾出一抹狐媚的微笑,而后的鞠躬更是将胸前的丰满展露的一览无余。潇潇觉得她对面的那三个男同事显然已经不淡定了,他们小声议论着什么,眼神飘忽不定。她扭过头再去观察刘尚的表情,依旧的冷淡,依旧的漠然。

    “真是,那女人神气什么,不就是身材好年轻吗!”

    “就是,她看刘总监时候的那种样子,好像要勾走刘总监的魂。”

    “唉,今年的年终奖咱就别指望了,洗洗睡吧。”

    身旁女同事们充满嫉妒却不敢张扬的小声叽喳票入了潇潇耳朵,她忽然觉得,总有人说社会上对女性有很大的就业歧视,但有时歧视女性的,偏偏是女人自己。

    开完会回到办公室,潇潇可没有和同事们闲聊的闲暇时间,刘尚交给她的任务她得赶紧完成,否则,怎么能对的起刘总监请自己吃的那顿饭,喝的那几瓶酒。

    快到下班点了,就差对接最后一个公司的业务了,潇潇两只手都忙的不知该那个握笔,那个接电话了。就在潇潇忙的跟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这谁啊。”潇潇烦躁的把手机拽过来,一看竟是秋子,雨桐便直接挂了,她刚想在微信里给秋子发消息,秋子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有话说,有那个快放,你知道我现在忙成什么样了吗,你诚心的吧你,姑奶奶。”和秋子这样随便惯了,所以潇潇也没有怎么在意。要按秋子的正常性格,电话那头早就传出秋子的咆哮声了,可今天电话那头却出奇的安静。

    “叶秋子,你存心骚扰我的吧,你看我怎么回去收拾你。”潇潇掐着手机低声威胁到。

    “潇潇……”一声微弱无力的沙哑声,仿佛是幼狮再向母亲撒娇。平常潇潇习惯了叶秋子如母夜叉版般的嗓门,今天这如此温柔细腻的嗓音反而让潇潇不安起来。

    “秋子,你怎么了你,你是病了还是被人绑架了……”潇潇都快从座位上坐起来了,旁边的同事也都投来异样的目光,“秋子,你出什么事了,你要是没事别这样啊,你骂我几句也行。”说完后一句话潇潇就后悔了,这是多么欠的要求,要是被不明事理的人知道了还以为她做了什么亏心事呢。

    “潇潇,你什么时候回家,我感觉我快撑不下去了。”还是如无助的幼崽般的柔弱。

    “我怎么也得下班才能回家啊,你放心,我一下班就回去,啊,要是加班我就请假。”潇潇觉察出一点什么,平时风风火火惯了的秋子今天忽然这么柔弱,不是吃错药了就是她的感情出了很大的问题,她很怕秋子因为感情的问题再做出什么傻事。

    “嗯,我等你,你快点。”秋子娇嗔完就挂了电话。

    潇潇的担心不无道理,这是因为有前车之鉴。半年前,秋子就因为男朋友要和她闹分手要死要活的,当时的秋子就一改往日的威风,像一只在外被欺负了的小猫一样每天窝在潇潇的怀里,边哭边喝酒,哭累了喝醉了就睡觉,醒了再哭再喝。

    所以今天潇潇一听秋子语气不对,便赶紧把“暴风雨”扼杀在摇篮里,她现在可没时间在电话里陪着叶秋子一起唱《秦香莲》

    到了家,潇潇竟发现有五六个用编织袋包起来的包裹躺在客厅里,潇潇走过去准备一看究竟,只见几个包裹上用粗粗的马克笔分别写着衣物、床上用品、洗漱用品、化妆品、家用电器。她知道这是何暮冬在兑现自己的承诺,把地下室里两个女孩的东西都搬了过来。但她现在无暇顾及包裹里面漂亮衣服和化妆品,因为在那个从门缝里露出清冷光线的卧室里,有一个急需她去“心理辅导”的闺蜜。

    潇潇蹑手蹑脚的走到秋子卧室门前,把耳朵放到门上,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既没有哭声,也没有咒骂声。这着实让潇潇松了一口气,看来秋子的情绪缓和了好多,于是她推门走进去,却发现叶秋子正背对自己面对窗户一丝不动的坐在床上。

    “秋子?”潇潇在秋子背后小声叫了一下,秋子没有任何反应,潇潇瞬间感觉整个房间有点诡异,她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外国恐怖电影,一个老人背对着男主坐着,当男主走到老人的面前时,却发现老人早已变成了一具白骨。

    潇潇打了个寒颤,她不敢再往下想了,她拿起墙角的一把笤帚,用干净的那一头戳了戳秋子,用尽最后一丝胆魄,喊了声:“秋子,你要再这样我就报警了!”这下秋子终于动弹了,她慢慢的转过身来,脸上却满是泪痕,她望了一会一脸不解的潇潇后,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朝潇潇扑了过去。

    原来今天叶秋子的男朋友来找她,和她讨论年后回家见父母的事情,可当秋子把她自己是单亲家庭这一情况如实告诉男友后,男友竟瞬间变脸了,并且怒斥秋子为什么当初交往时不告诉自己。可秋子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单亲家庭会惹的男友当场翻脸不认人,俩人差点在餐厅吵起来,最后男友直接撂下一句“我父母说过绝对不能娶单亲家庭的女孩为妻!”就拂袖而去。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潇潇!家庭因素又不是我选择的……”秋子抱着潇潇的腰歇斯底里的哭诉着,潇潇听完秋子讲的这件事实在是又气又恨又无奈,她气恨的是秋子的男朋友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就因为父母的几句话他就抛弃了他爱的女孩;她无奈的是这种情况她见得太多了,有多少情侣最后因为家庭的阻挠而无法终成眷属的。

    “潇潇,你说他这算是已经和我分手了吗,不会吧,潇潇,难道就因为我的家庭他就这样抛弃我了吗?”潇潇望着泪眼盈盈的秋子,她也忍不住掉下泪来,“不会的,不会的,秋子,你相信我,他明天就会过来给你道歉,他会带你见她的父母,你俩最终会走入幸福的婚姻殿堂的……”潇潇只能拍着秋子的背微笑的说到,可她的眼泪却顺着上扬的嘴角统统流进了自己的嘴里,那味道苦涩至极五味杂陈。

    潇潇就不明白了,本来爱情就是两人的事,为什么非要牵扯到对方的家庭上,中国人千百年来狭隘的家庭观打散了多少鸳鸯,中国人仿佛一辈子都在为家族而活。

    晚上秋子终于哭累了,潇潇安排她睡了后,便拿着秋子的手机走出了卧室。潇潇坐到沙发上,秋子和她男友的这件事使她对未来的感情有了新的想法。范潇潇感到脑袋里长出了奇形怪状的枝蔓,她感觉头上的血液在燃烧,她强忍着那一层层好似灵魂被剥离的抽搐感,拨通了秋子男朋友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