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就是吃货
    坐在出租车里的潇潇仿佛刚从梦境中走出来一样,她恍恍惚惚的,点心的甜腻感还在侵蚀着她的味蕾。潇潇舔了舔嘴唇,忽然间她觉得自己好傻,虽然和别人吃了顿饭,但到结束她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自己只是在跟着对方的节奏在走,那些甜点把自己的神经给麻痹了。

    也许是这么多年被苦涩的生活压迫的渴望那一丝近在咫尺的腥甜了吧。

    当那个如贵妇般的女人坐在自己对面的时候,她身上飘出的名贵香水味引起潇潇鼻腔的一阵阵收缩,说实话当时的潇潇完全被面前女人的气场镇住了,那女人的腥红嘴唇加上眼里冒出的凌厉眼神就已经使潇潇如小兽一般坐在那里不敢耳语,而之后这个女人又仿佛是自己老友似的暖诺的点着一道又一道甜点,女人的一笑一颦里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冷艳的感觉,俩人在一起吃甜点以及当她问自己一些问题时就像多年未见的闺蜜一样亲切。

    怪不得暮冬提醒自己把信送到就行什么也不用说,看来这个女人的厉害暮冬早就知道了,但潇潇还是留了个心眼,那个女人问自己是怎么和暮冬认识的时候,潇潇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回答的一定要慎重,所以在讲述的时候潇潇故意说的很简单,里面并没有很暧昧的成分,比如像何暮冬给自己找房这件事,潇潇就没说。暮冬能借这么多钱给这个女人,说明他俩的关系肯定也不简单,等再次碰到何暮冬的时候潇潇一定要旁敲侧听一下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关于这个让潇潇头疼的女人,还得从三个小时前说起。

    潇潇下班后刚想往公交车站走,一辆白色的保时捷汽车就劫停在她正前方,“这辆车和何暮冬的好像啊。”潇潇正思索着呢,那辆保时捷汽车就停到了潇潇面前,从车上下来一位穿着类似中山装的传统衣服,头戴鸭舌帽的男人。

    “您,就是范潇潇女士吧。”男人的语气儒雅,谦和。

    “嗯,可能是吧……”这个自己毫不认识的男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这不得不让潇潇提起一丝警惕,她向后撤一步,看着面前的那辆保时捷有点发怵,她想起以前看过的香港警匪片,有些绑匪直接把人拽进车里,不是捆绑就是一棒子打晕。

    “您不要害怕,范潇潇女士,我和暮冬先生是多年的老友,他拜托我来找您帮个忙。”借着灯光,潇潇看清了眼前这个男人的面目,一个年近花甲的慈眉善目的老者,“如果您方便的话,请上车,我和您细细详谈。”老者对着保时捷做出了请的手势。

    既然眼前这位和蔼可亲的老者是何暮冬的朋友,那自己就应该没什么好顾忌的了,潇潇微微点了点头后,便跟着老者上了车。

    “您是怎么认出我的呢,毕竟咱们没有见过面啊。”车门刚关上,潇潇就迫不及待的问到,“还有,暮冬他现在在哪里。”

    “暮冬给我了你的一副生活照,他现在在外省参加一个活动……”老者把车上的空调开到最大,“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是何暮冬的老朋友,我姓宋,你可以直接叫我宋叔。”老者的眉毛向上翘起,露出慈爱的笑容。

    “您好,宋叔,您说暮冬要找我帮个忙,是吗。”潇潇不明白为什么暮冬找自己帮忙还得找个朋友来,直接给自己打电话不好了,另外,她对暮冬把自己照片随便给别人的行为很是抗议。

    “哦,对的,他想让你帮他送份东西给他的朋友。”宋叔说着便把手伸进口袋。

    “呃,好的,那让我送什么东西呢。”

    宋叔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把它交给潇潇,“他就让我送封信!?”潇潇哭笑不得的说到。

    “这信封里面有张银行卡,里面有五百万。”宋叔的表情忽然严肃了起来。

    “什么!五百万!”潇潇吓得差点把信封给扔了,她从小到大还没有碰过这么多钱,她攥着信封的手都在颤抖。

    “对,这就是暮冬先生拜托你送的东西,所以麻烦你帮我送一下,谢谢。”何暮冬诚恳的说到。

    “可是,这么多钱,我给他弄丢了怎么办。”

    “不会的,他说他很相信你。”

    “我怕万一路上被人劫了。”

    “我把你送到目的地。”

    “万一在目的地被人劫了呢?”

    “放心吧,那是个高档酒店,很安全的。”

    “他为什么不直接让您去。”

    “暮冬说这件事一定要拜托你去做。”

    “可是……好吧。”想起何暮冬对自己帮助过的那些事,潇潇就当报暮冬的恩了。

    “实在是非常感谢,那个餐位暮冬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就在信封后面,到时候你直接去餐位等着就行。”潇潇随即把信封翻过来,背面写到:二楼c区06号

    “好的,我知道了。”潇潇赶忙把信封塞进挎包里,并拉上了拉链。

    宋叔被潇潇的这一系列表情和举动给逗乐了,“范女士,不用这么紧张,我会直接给你送到目的地去的,那里灯火通明,不会有人抢你的。”保时捷离开大厦,直接拐进了高架桥。

    “另外暮冬让我告诉你一声,到时候直接把信封给那位朋友就行,什么也不用说。”宋叔对着望着窗外一脸茫然的潇潇轻声提醒道。潇潇转过头来,“嗯。”了一声后又把头转了回去。

    在路上堵了快一个小时,终于到了,潇潇往窗外一看,惊讶的张大了嘴,竟然是香格里拉大酒店,她记得林楠给她说过她男友有一次请她去香格里拉吃自助,一位就要几百元,高峰期时甚至上千。看着窗外富丽堂皇的香格里拉酒店,潇潇咽了一口唾沫,她回过头来对宋叔说到:“宋叔,暮冬付钱了没,你要没付钱我现在就反悔,就这地方吃顿饭把我卖了也负担不起啊。”

    “你放心吧,所有的事暮冬都已经安排好了,不用你掏一分钱,你只需要把信封交给他朋友就行。”宋叔笑道。

    车刚在酒店门口停稳,侍者就绅士的把门拉开了,潇潇抱着包走了下去,“范女士,别忘了我给你说的事。”宋叔在车里喊道。潇潇,转过头来,对着车里的宋叔点了点头,接着车就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中。

    范潇潇踏进香格里拉酒店的大门后,就直接让侍者领自己走到了约好的餐位前,当她看到同样坐在那个餐位上的人是一位打扮和衣着都很时尚的美女时,戒备心顿时少了一大半。她走到女人对面坐下,主动伸出手去:“您就是何暮冬的朋友吧,你好。”

    那个女人先是露出惊讶的神色,而后面色阴沉的厉声道:“你是谁!?”女人惊慌的神色中充斥着失落与警觉,“何暮冬为什么会派你来!?”

    “何暮冬拜托我而来的,他现在在外地……”潇潇把头往前探了探,用一只手护在嘴边,轻声说到。

    “我当然知道,难道就因为这,他就委托一个我完全陌生的人来!?”女人咄咄逼人的说到。

    “你到底是他什么人?”女人把身子往前倾着直视着潇潇的眼睛问道。

    潇潇早已觉察到那女人眼神中那一层复杂的含义,但她并没有回答,而是把那信封从包里拿出来,推到女人面前,“这是他让我转交的东西,您查收一下吧。”女人打开那张信封,看了看,就放回了包里,“暮冬给没给你说我要这东西的原因?”女人边打招呼不远处的侍者边对潇潇说到,潇潇只是摇了摇头。

    “请给我来两份奶酪布丁,两份抹茶蛋糕,两份水果沙拉……”女人接过侍者的菜单后竟开始点起餐来,潇潇盯着点餐的价格,不禁冷汗直冒。

    再这样点下去,我这一个月的工资可就打水漂了!

    “抱歉,女士,我任务完成了,我先走了。”潇潇拿起包就准备离开。女人见状,一把抓住了潇潇的胳膊,“不用担心,这些是我请你的,既然你也是暮冬的朋友,那咱俩应该有好多共同话题能聊。都是女孩子嘛,不用担心,这顿餐点我请,晚上我叫车给你送回去。”

    这女人变脸也太快了吧!刚才还面露凶光,现在又面若桃花,我怎么就练不出这样的厚脸皮呢。潇潇看了看女人点的那些点心,舔了舔嘴唇坐下了,晚上没吃饭就被宋叔拉来了这,肚子实在有点饿。

    甜点很快就端了上来,女人微笑的把蛋糕放到潇潇面前,“对了,咱俩那么有缘,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要是不方便告诉我别名也行。”

    您叫我潇潇就行。”潇潇没有任何防备的回答道。

    “哦,潇潇啊,听着一定是个淑女,来,尝尝这的甜点。”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潇潇一脸兴奋的拿起刀叉开始切那块抹茶蛋糕,好不容易切下一小块塞进嘴里,瞬间感觉自己的味觉神经都变的清爽起来,甚至鼻腔里都飘渺着抹茶味。

    “这的甜点还可以吧,潇潇?”女人双手撑着下巴注视着潇潇问道。

    “很可以……”潇潇还陶醉在那醉生梦死的味蕾里,说实话自从来到北京潇潇就没有吃过甜点,尤其是在这么奢华的场所里吃这么奢侈这么美味的甜点。女人把奶酪布丁也推到潇潇面前,“潇潇,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和暮冬认识的吗?”

    潇潇边吃布丁边含糊不清的说到:“这事可说来话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