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弄巧成拙
    “你等一下,怎么会有这么多家的影像程序出现问题。”一大早,刘尚就打着电话风风火火的进了办公室,这引来了所有员工们的侧目,林楠尖着嘴望着刘尚把办公室门关上后,一把拉住了潇潇的座椅扶手。

    “潇潇,你知道吗,咱们公司摊上事了。”林楠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怎么了。”潇潇看着林楠的表情还以为她在开玩笑。

    “我听说在展览会上有将近二十多个咱们公司负责广告推送的商家在播放宣传广告时,屏幕上忽然出现了五分钟的不雅的画面”

    “什么!这怎么可能……”潇潇的脸色阴暗了下去,她明白,这种播放事故对于一个广告公司来说简直无疑就是在拿自己的脚跺踩自己家的招牌,“会不会是播放程序被植入病毒了,咱们公司承包了这么多年业务,从来都没有出过这种事啊。”潇潇的眼神仿佛一只见了大灰狼的小白兔。

    “我哪知道为什么啊,我就知道这些……”林楠哭笑不得的转过椅子,“估计这几天有刘总监和公关部门忙的了”

    结束了谈话,林楠倒是一脸无所谓的该忙啥忙啥,可潇潇却陷入了林黛玉般的心态。如果这次事故查明和公司无关还好,可如果什么都查不出来,或者查出的确因为公司程序所致。那二十多个商家不得过来把公司房顶给掀了啊,关键是在展览会上有将近六个商家是潇潇对接的,她真怕哪天有六七个壮汉提着棍子站在公司门口,大喊:“范潇潇在哪!”。

    潇潇越想越害怕,她刚想问林楠是否有那二十个商家的具体信息时,就看到苏梦夏端着一杯拿铁咖啡摇曳生姿的走过来了,她倚在潇潇旁边,“怎么样,潇潇,想好报哪个学校的mba了吗。”

    潇潇咳嗽了一声,眼睛盯着电脑:“还没呢,这几天比较忙,还没来得及选。”

    “哦,那你和我报同一个培训机构吧。”梦夏继续端庄的喝着咖啡。

    梦夏此话一出,潇潇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复她,此时潇潇恨不得赶紧来人把她叫走。

    “潇潇!刘总监叫你。”远处有人在喊自己,谢天谢地啊,潇潇在心里暗自窃喜着,“我先过去一趟啊。”潇潇对着梦夏说着便起身循着声过去了。等潇潇不敢有半点懈怠的走进刘总监的办公室后,却发现他正在批报表,并没有想和她谈话的意思。潇潇就尴尬的站在那,看着刘尚一笔一划的批改报表。

    “听说你要考mba是吗?”刘尚头也不抬的问道。

    “您是听谁说的。”潇潇很是吃惊,刘总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你不用知道谁说的,你只需要告诉我是不是就行。”刘尚终于抬起头来了。

    “嗯,对的。”这时轮到潇潇低下头去了。

    “说吧,你想报哪个培训机构,培训费多少钱。”

    “我……”潇潇真有点后悔这么快的来刘总监办公室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潇潇,随便一个北京的培训机构费用你都支付不起……”刘尚站了起来,走到玻璃门前,向外望了望,又转过头来对范潇潇说:“我们做一个交易吧,你等会回去选一家你认为合适的培训机构,所有的学费我出。”

    “不是,总监,你……”潇潇顿时慌了,她没想到刘总监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还没说完呢,这笔债呢就等你学成之后来还了,但我不急,你可以采用任何方式来还,分月还也行,分年还也行,随便你。”刘尚又坐回了位置上从新拿了一份报表看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馈赠让潇潇觉得仿佛在做梦,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昨天刚因为学费的问题而不得不放弃考mba,而今天刘总监就表示要捐助自己,她真不知道刘总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不用了,总监,我……”潇潇尽量用一些委婉点的词汇婉拒刘总监。

    “你难道想因为钱的问题而失去一次可能让你骄傲一生的机会吗。”刘尚再次认真的看向范潇潇。“人这一生有很多梦想值得去追求,而最可悲的莫过于因为钱这种东西而放弃梦想,因为钱就是服务于成就梦想的,钱对于梦想来说一文不值。”

    “可是,总监,最便宜的培训机构学费也得五六万,加上书费乱七八糟的就得七八万了。我每月还得交房租,再加上欠您的债,我真的有点力不从心了。”潇潇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正在向自己迎面扑来。

    “我不是说了吗,我不在乎你什么时候还完,你可以分月还,分年还,哪怕你每月还100都可以。”刘尚的语气突然柔和了下来。“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回去选一家你认为合适的培训机构,然后把它的所有资料都打下来拿给我看,剩下的事咱俩再单聊。”

    潇潇望着眼前一脸坚毅的刘总监,眼睛竟然有点湿润了,“刘总监,咱们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喜事或坏事。”其实潇潇是想证实林楠的小道消息的,可她实在想不出比这再婉转的问法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什么喜事坏事的。”刘总监的额头又皱着使皮肤层叠了起来,潇潇已经做好拔腿就跑的准备了,“你现在赶紧给我回去打印资料,再不走我……”

    “扣我年终奖!”潇潇早就料到了刘尚会说这句话,她说完后直接跳出了办公室。

    肯定是苏梦夏告的密,她本来是想在刘尚面前羞辱我的,没想到刘尚会反过来帮我。潇潇一开始还挺气苏梦夏的,但这一会她又有点沾沾自喜起来。

    钱就是服务于成就梦想的,钱对于梦想来说一文不值。

    刘尚的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潇潇的脑海里,一直到晚上下班。

    晚上挤在鱼龙混杂的公交车里,潇潇观察着地铁里人们的嘴脸百态,他们有的是和自己一样的上班族,他们有的是刚从工地出来喝酒的农民工,她们有的是刚生孩子不久的辣妈。他(她)都是这个城市里活生生的为了生计而奔波的人们,不论性别,不论长幼,不论阶层,他(她)们都挤在这个铁盒子里,继续为着明天的生活而奋斗。

    然而,似乎他(她)们并没有自己那么幸运,自己有着一个快结婚的闺蜜,有着一个是畅销书作家的发小,还有着一个帮助自己的好上司,这样的幸运,才是自己在这个大城市不断拼搏下去的动力吧。

    “何暮冬先生,关于您这次走下文坛,迈入娱乐圈,您有什么感受呢。”

    潇潇在朦胧中听到了何暮冬的名字,她循着声音找去,原来是车厢里壁挂电视播放的综艺节目。节目里只有俩个人,左边坐着何暮冬,右边坐着拿着话筒的主持人,潇潇揉了揉眼睛,挤到离壁挂电视近点的地方,仔细听着节目里的谈话内容。当主持人问到何暮冬的感情问题时,潇潇感到格外紧张,她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里的何暮冬。

    “我目前还没有女朋友,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那个女孩是谁啊,也是圈里的人吗。”主持人的眼睛散发着八卦的气息。

    “哈哈,不好意思,这个现在还不能透露。”暮冬爽朗的笑道。

    潇潇看的出来,暮冬的笑容不是发自内心的,而是一种被逼迫的假笑,她痴痴着看着电视里的何暮冬,她有点不敢相信,前段时间还帮自己搬过家的发小朋友,这么快就要成明星了。以后的暮冬一天赚的钱可能比自己一年赚的还多,他所交往的社会名流可能是她这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两个人的差距就像马里亚纳海沟一样,越来越大。

    走下公交车的潇潇感觉有一丝凉意,她把手放进口袋里,望着和她一样形影匆匆忙着回家的人们。她忽然觉得前不久还在她面前的暮冬此时竟像在爪哇国一样的遥远,在电视上的暮冬光鲜亮丽,而挤在地铁里的潇潇却平凡无奇,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看来那个穿黄色卫衣的女孩说的是真的,这样以后还真不一定能再见到何暮冬了,早知道上次直接多要几张暮冬的签名了。到家后的潇潇懊悔的把鞋脱下了踢到一边,发现秋子还没有回家,但桌子上有一张a4纸,潇潇走过去拿起来,上面是秋子的字迹。

    潇潇,今晚我去羽博那里住了,后天也就是星期六他就带我去见他父母了,虽然不知道他父母会不会同意,但起码这是羽博为我们的幸福迈出的第一步,我相信我们会成功的。有什么好消息我会随时和你分享的,也祝你过一个快乐的周末,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哦!

    读完后潇潇直接挺直身栽到了沙发里,说实话,她有时也希望能有个人在身边嘘寒问暖,能在下班后给自己端上一碗热腾腾的红枣粥,她也想有个叫做“男朋友”的物种。可令自己奇怪的是,每次想到这件事的时候,她的头脑里会出现两个男人,一个何暮冬,一个刘总监,但她知道,两人都是她高攀不起的男神,就像她妈妈说的,如果潇潇这辈子真嫁了一个高富帅的话,那只能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