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人心叵测
    看来没秋子催起床真的不行,闹钟都急的快跳起来了,可潇潇还是在床上做白日梦。等到进大厦时,一层的四个电梯门前早已人满为患了,要知道之前的范潇潇可是搭“专梯”的,没办法,谁让今天比之前玩到了快半个小时呢,只好爬那被员工们戏称为“云霄飞梯”的楼梯了,那可是12楼啊!

    踏进公司门口的范潇潇差点趴下给前台行了个大礼,好在她强撑着打颤的双腿,嘴里唱着国歌,凭借着顽强的意志才没有趴倒。现在潇潇只想要一个东西,那就是水,她晃晃悠悠,连滚打爬的进了办公区,却发现人们没有在工作,而是全都挤在了刘尚的办公室周围,他们都把耳朵贴在门上或墙上,似乎在偷听着什么。不行,先救自己命再说,如果再不喝水潇潇感觉自己就快脱水了。

    “潇潇,快,过来!”挤在人堆里的林楠朝着爬在饮水机上如母牛卷水一般疯狂饮水的潇潇兴奋挥着手。潇潇见状只好再强灌下几杯水,然后打着饱嗝朝林楠走了过去。

    “你知道吗,听说刚才刘总监把苏梦夏臭骂了一顿,骂的那叫一个狗血淋头啊……”

    “这怎么可能,刘总监怎么可能骂梦夏,她俩可是大学同学,再说了不都说他(她)俩是那个什么关系吗。”

    听到这句话,林楠立马捂住了潇潇的嘴,她把潇潇拽到一边,挤了挤眼紧张的小声说道:“这种话咱可不能乱说,再说了全办公室的人都听到了,早到的同事说办公室里先是一声咆哮,然后再是如春雷般的怒吼,然后……哎呀,反正早到的员工都说他们听到了骂人的声音,你看,现在梦夏还没从里面出来呢。”

    话音刚落,刘尚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只见梦夏红着如樱桃般的双眼一脸委屈的走了出来,她没有顾及任何人的目光,而是直接走到了潇潇和林楠的身边,然后歪着脑袋用一种如白雪公主后妈般恶毒的眼光瞪了一眼潇潇后,便又高傲的如白天鹅般蹬着恨天高趾高气昂的离开了,只留下满脸问号的潇潇和林楠在那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今天潇潇工作很不是状态,她一直思考着一个问题:早上为什么梦夏要用那种眼光看自己,那种嫉恶如仇仿佛欠了她上辈子钱似的怨恨眼神。刘总监这一上午也没有从办公室出来,按往常来说今天是星期五他应该去经理室开关于下周工作的动员大会的,可这一上午潇潇都没看到刘总监那雷厉风行的身影。

    莫非刘总监已被为情所困的梦夏杀死在了办公室?潇潇又在胡思乱想了。

    这时一个邮件提醒出现在了潇潇的电脑屏幕上,潇潇定睛一看,发现竟然是刘总监的:

    晚上下班后在楼底下等我,所有的事等晚上再说。

    寥寥几字就把范潇潇那颗天马行空的心定了下来,好吧,既然金主都发话了,那就老老实实的等下班吧。

    可以说,这一天直到下班,梦夏都没有给潇潇过好脸色,在茶水间休息时,在洗手间补妆时,梦夏见到潇潇都会像见到蟑螂一样躲开。“不用管她,估计今天刘总监把她骂的精神失常了吧。”林楠都有点看不过去了。

    今天策划部破天荒的不用加班,再加上明天是公休日,所以同事们都在兴高采烈的讨论着晚上去哪聚餐去哪k歌去哪嗨。可潇潇以家里有急事而推脱掉了,她虽然也很想和同事们一起出去玩,但她知道今晚有更重要的事,这件事可能会影响她的一生,在人生面前没有赌注。

    所以当同事们都三五成群的结伴往餐厅走的时候,只有潇潇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大厦地下,她要等那个能帮自己完成梦想,并可能会改变她一生的人。

    “潇潇,还没走呢。”如蛇妖般的魅惑声音出现在潇潇身后,潇潇赶忙转过头来,看着身披名贵毛绒大衣的梦夏冷冷的朝自己走过来。“等人吗?”梦夏站到潇潇一旁,一脸春风的望着潇潇问道。

    早上还凶神恶煞的梦夏此时却像祖母似的慈祥,这样大的转变潇潇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她只好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呃……我等一个朋友,待会再走。”

    “那我和你一起等吧,晚上你一个女孩子也不安全。”梦夏关切的说到。

    “啊,不用了,不用了!不麻烦你了。”潇潇摆着手慌张的说到,她没想到梦夏会这么做,她可不敢想象等会刘总监如果见到梦夏两人会再闹成什么样,到时候如果两人再闹出什么事她可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这刘总监再撤销援助,那到时候有后悔药也来不及了。所以,得赶紧找个借口把梦夏支走。就在范潇潇脑补着几万个能把梦夏支走的借口时,手里的手机忽然想了,当看到屏幕上“刘总监”三个大字时她斜着看了一眼正在低头的梦夏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接起了电话,还没等潇潇开口,电话那头就传出了低沉的声音。

    “苏梦夏是不是在你身边,只需要回答是还是不是。”

    “是。”

    “那接下来你按我说的做,等会你找个借口离开梦夏,记住是你离开,而不是让梦夏离开,然后记得咱们大厦后面有一个出口吗,从那个出口出来,我在一辆凯迪拉克轿车里等你。”

    说完刘尚就挂了电话,只留下潇潇握着电话在寒风中凌乱。“是你朋友快要来了吗,潇潇。”梦夏走过来问道,潇潇刚想回答“不是”,但把刘总监的那几句话咀嚼了一遍转念一想后,说道:“哦,是这样的梦夏,一个同事托我把她的资料报表给她捎过去,所以我得回办公室一趟……”

    “那我陪你一块回去吧,我也帮你找找。”

    “哦,你来也行,不过我那同事是人力资源部的,你也知道她们部门在八楼,而且如果那份资料表找不到的话,我还在让她们主管重新做一份,这样的话可不是几分钟就能搞定的了。”

    “哦,这样啊。”

    “这样吧,梦夏,你等我半个小时,如果半个小时后我还没下来,那你就先走吧。”温柔友善的说完这句话后,还没等梦夏答应潇潇就头也不回的走回了大厦里。她先是坐电梯到二楼,然后再走楼梯到刘总监所说的那个出口,其实在平常这个位于大厦后面的安全出口很少被打开,但今天却破天荒的打开了。

    刚走出来潇潇就看见了离自己不远正打着双闪的那辆白色卡迪拉克轿车,刚坐上车潇潇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总监,你是怎么知道梦夏和我在一起的。”穿着樱桃红色西装的刘尚浅浅一笑,“猜的。”在路过公司大厦的时候,潇潇歪头一看,发现梦夏竟还站在原地等待,“呃,这样不好吧总监,梦夏还站在那呢,要不……”

    “你不用管,潇潇,记住,以后只要管好你自己的事就够了,不要去管别人的事,你都在公司快一年了,也该懂些职场规矩了。”刘尚目不斜视的说到,其实潇潇还想问刘总监关于早上他训梦夏的事呢,结果这一番话立刻让她放弃了这个想法,这时候要听金主的话,金主说啥就是啥!

    到了一家咖啡厅,刘尚把潇潇领到一个包间里,然后把几个文件往桌上一摊,就开始点餐。“总监,不是说好了随便找个地只走程序不吃饭的吗。”潇潇有点不满的说到,因为她怕再跟上次和总监吃饭时一样闹笑话,所以就和刘尚商量好只走程序不吃晚饭。可刘尚拿着menu摆过头来,只说了一句:“我饿了。”潇潇就低下头闭上嘴了,好,你是金主,今天你最大。

    “两个芝士蛋糕,两份沙拉,两杯卡布奇诺,好了,就这些。”点完餐刘尚就向潇潇伸出手去,“把你的资料给我吧。”潇潇温顺的把几张纸从包里拿出来递给刘尚,刘尚简单的看了几眼后,就从兜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推到了潇潇面前,“这里面有十万,足够交你的学费和书费了。”潇潇小心翼翼的把卡塞到包里,“谢谢刘总监,你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不会忘记,我……”刘尚一脸苦相,他把手伸过去,“打住打住,不用给我来这些虚的,给你这张表你就明白了。”

    甜品上来了,可潇潇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些诱人的甜点上,当她看到刘尚给她的那张“债务结算表”上那几条债务偿还方式时,她就知道接下来的生活会更加艰辛了。“我选第二条吧,分月偿还。”潇潇边说着边在上面打了勾,并在上面签下了名字,当刘尚把那张纸收回手里的时候,潇潇的眼里开始泛起泪花。

    当梦想凌驾于现实之上时,是否要让梦想低下高傲的头颅,是否要让梦想向现实俯首称臣。潇潇感觉一种无力感在神经里蔓延,她知道自己一个月挣得那些钱除去要交的那份虽然并不怎么高的房租后,就所剩无几了,如果再加上这笔债,她可能每个月就真得吃吐了。

    “潇潇,我知道你的难处,每个月的偿还资金数咱也可以商量……”刘尚看出潇潇的心思了,“其实,还有一个办法,你不仅不用偿还这笔债务,而且你以后所有的学习工作生活费用,我都资助你。”听到这句话潇潇像被刺了一样顺速抬起头来,她圆睁着眼睛看着面前悠然喝咖啡的刘尚,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还有这种好事,刘总监脑子里是不是有根弦短路了。

    “不是,刘总监,我刚才没怎么听清楚,你是说有个办法不用我偿还债务!?”潇潇闹着头一脸别扭的说到。

    “是的。”刘尚深深一笑,吃了口蛋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