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一探究竟
    躺在床上,借着床头灯清冷的灯光,雨桐把那张装着五百万的银行卡翻来覆去的把玩着,她的脑海里交织着范潇潇吃点心时没心没肺的样子。

    不,何暮冬不可能喜欢范潇潇这样的女生。

    洛雨桐的心里仿佛被针刺了千疮百孔,每一个孔都在呐喊着悲伤。她把管家给她的那张单子拿出来,仔细比对着上面的信息,这上面是父母在自杀之后还没有还尽的债款。上面的数字让雨桐触目惊心,那一个个零就仿佛铁环一般套住了她的脖子,使她呼吸困难。她难以想象当她在澳洲时,还在国内的父母是过得怎么样的生活,债主们的侮辱,谩骂,甚至是殴打,都有可能将一对中年夫妻的精神摧毁。

    白纸黑字的账单上开始泛起水痕,雨桐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湿润的眼眶,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有些字已经被水打湿到认不出来了。“**!”雨桐一边咒骂着,一边赶紧把账单收起来。手忙脚乱之际,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床上震动着的手机,在澳大利亚她早已养成经常静音的习惯,只为躲过那些充满着污言秽语和敲诈勒索的电话。

    等她看到手机上未接来电显示的是“何暮冬“时,雨桐疯了般的抓起手机拨了回去,手机里的嘟嘟声敲击着雨桐急迫的心脏,她已经决定了,如果暮冬不接电话,她就把手机扔到墙上砸个粉碎。

    “你收到银行卡了吧。”接通后,暮冬直奔主题。

    “你就只想问这个吗,你打电话来就不想问问我现在什么心情吗。”雨桐感觉此时自己很像怨妇,但她没空顾及这个。

    “你只要得到你想要的就行了,既然你已经得到了,那就先把你的事处理好。”官方而又生硬的语调和口气,让雨桐的后背充满了凉意。

    “那个女孩是谁,那个叫范潇潇的女孩是谁!?”雨桐隐忍了好久,她终于爆发了出来,她要得到那个答案,那个她期期可待的答案。

    “你见到她了吧。”沉稳中透着得意。

    “我见到了,一个很平凡的女孩,一个根本配不上你的女孩。”雨桐还想说一些对潇潇的意见的,但她知道,何暮冬应该不会想听到。

    “你感觉到什么了,你感觉到威胁了?”得意,仿佛早就知晓了答案。

    “何暮冬!”咆哮,绝望的咆哮。

    “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你应该早就知道原因,你是在故意气我。”委屈到顶点,眼泪就会不由自主的流下来,“我知道,从那个女生坐到我面前,我就知道,你是故意叫她来的。”

    “行了,我现在要去上海了,你先把你的事忙完吧,为了你的父母,为了你自己。”说完,暮冬就挂断了电话。

    “何暮冬!何暮冬!……”绝望而又挣扎的咆哮,雨桐不断地给暮冬回拨着电话,可总是对方已关机的回音。

    早知道会是这样,五年的光阴早就改变了一个人,一个人的容貌,一个人的思想,一个人的爱情。但她不甘心,她知道,她回来是为了什么,她已经失去的太多太多了。雨桐打开手机,翻出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她在和潇潇吃饭时偷拍的一张。

    穿着、相貌、举止都是那么的平庸。

    洛雨桐立刻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两个小时后,她在楼下前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北京首都机场。到了机场,雨桐迅速的取了在出租车上买的机票,眼看离登机还有三个小时,她便买了一份咖啡和面包在候机室里坐了下来。雨桐从包里拿出那本《若爱》,她抬头看看周围,也就是在五年前,雨桐也是在这个机场乘的国际航班飞往澳大利亚的,那时只有刘管家一个人来送她,她记得她抱着管家哭的声嘶力竭,最后是管家推着她进的登机口。五年过去了,这个世界对她来说早已物是人非了,她抬头望着外面的星空,幸福的笑着翻开了书的第一页。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后,波音738客机稳稳降落在了上海虹桥机场,下了飞机雨桐就直奔飞机场出口,出了出口雨桐拿起手机刚想打电话,就看见一个身穿浅灰色西装的高大男人向自己走过来,还没走到面前,那男人就开口了:“您是洛雨桐女士吧。”雨桐把眼镜一摘,点了点头,“是我。”男人听后便干练的说了句:“是刘先生让我来接您的,那请您跟我走吧。”

    雨桐跟着这个男人钻进了一辆捷豹汽车里,刚坐上汽车,男人就把几张纸递给了她。“刘先生这几天很忙,所以这几天由我来招待您,这是您要的全部资料。”雨桐接过来翻了翻,“真是麻烦刘老师了,我有可能只在这待一两天,所以如果您忙的话您就先忙就行,还有,您怎么称呼。”那个男人不带任何感情的说到:“您叫我小邵就行,刘老师吩咐我了,只要你在上海,我就全程跟着,确保你的人身安全。”潇潇听后笑道:“谢谢刘老师的美意了,也请劳烦您告诉刘老师一件事,所有债主的债款我会在这一两天结清的,让他放心就行。”车停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下面,男人转过身来把房卡交到雨桐手里,“房间刘老师已经帮您开好了,您今晚早休息,我明天十点来接您。”跟小邵道完谢后雨桐便转身走进了酒店,到了房间雨桐连衣服都没脱澡也没洗就直接栽进床里睡着了。

    第二天还是手机的铃声把雨桐震醒的,当她像高度近视找眼镜一样胡乱摸索着把手机接起来的一瞬间,她尖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接着慌乱的洗脸化妆。当她戴着大太阳镜坐上车的时候,前面的小邵嘴角微翘的说到:“刘老师叫我提前半个小时叫您,看来果然没错。”说罢便一脚油门出去了。雨桐一脸黑线的透过墨镜看着小邵,“小邵,刘老师的消息准不准。”小邵看了后视镜一眼后严肃的说道:“放心吧,邓小姐,刘老师早已打听好了,今晚六点,何暮冬会参加上海电视台举办的一个访谈节目,中间会有一段休息时间,我们已经帮您安排好了。”雨桐听后诧异的把墨镜摘了下来,“晚上六点,可现在才不到十点,那这是去哪。”小邵似乎早已预料到雨桐会有这样的反应,他轻松的笑了笑,耸了耸肩,说到:“现在我们去刘老师那,毕竟他和你父亲是生死之交,自从你父亲出事之后他也一直在关注着,听说你回国了刘老师就很想见您,这次您找他帮忙他非常高兴……”雨桐把墨镜又戴上了,“其实我是想办完事后再去拜见刘老师的,那这样也好,在我父亲生前刘老师就一直照顾我们,不管是生意上还是生活上。这样,小邵,等会找个商城给我停一下。”小邵点了点头。

    车最终停在了一栋三层别墅的院子里,雨桐下了车把后备箱里的礼品礼盒都拿了出来,便跟着小邵进了门。刚进门,小邵就喊了一声:“刘老师,邓小姐到了。”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干瘦精明的花白胡子老头轻巧的从白色橡木楼梯上跳了下来,他一见到雨桐就眉开眼笑,他激动的抱了抱雨桐,“雨桐啊,你总算回来了,刘伯伯这么多年没见你,甚是想你啊。”雨桐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给刘老师深深的鞠了一躬。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个人都活的不易,如果有一天我们从辉煌变落魄,那请一定不要忘记那时拉你一把的人,因为除了亲人,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

    晚上五点半,雨桐准时到达了静安区的上海电视台,小邵带着雨桐直奔导播室,快到导播室门口的时候,一个穿着红马甲挂着工作牌拿着一卷纸的中年男人从导播室里出来了,当他看到迎面走来的雨桐和小邵的时候,立马笑脸应了上来,“邵经理,您总算来了,根据台里通知节目提前半个小时开始了。”小邵笑道:“没事,辛导演,我们先去化妆间待会吧,等他休息的时候直接带过来就行。”那个导演说了句好的便把雨桐和小邵带到了一个宽敞的化妆间里面,重要的是化妆间里面有一个电视正好播着何暮冬的访谈节目,雨桐走到电视前,她发现坐在暮冬旁边的那个女人竟是一个当红的女演员。在上半段的节目录制里,雨桐很希望主持人能问出一些八卦的问题,比如何暮冬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可直到中场休息时,主持人都在围绕着暮冬这次拍电影的经历和感受侃侃而谈,丝毫没有触及感情问题。从电视里雨桐看到木冬正在补妆,那个刚才接待她们的红马甲导演走到他身边,跟他耳语了几句后,木冬便离开了座位跟着导演走了。雨桐知道暮冬要过来了,她按捺住躁动的内心找了个背对着化妆间的门椅子,挺直了后背坐了下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