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腥风血雨
    “没想到你会这么勇敢。”刘尚把汉堡和薯条递给范潇潇。

    “我也只是一时头脑发热,我想我要是在不冲过去,你可就真是骑虎难下了。”潇潇的眼里写满了得意,她小心的把汉堡包装纸撕开,“说实话,当时我真的怕那个秃头男人打你,因为我听我闺蜜说一般脖子上缠着大金链子的不是暴发户就是黑社会。”

    “谢谢你了啊。”刘尚把手放到潇潇的头上,一脸宠溺的轻轻揉了揉,潇潇的脸瞬间涨红了。

    “这件事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是因为咱们公司的程序原因吗。”潇潇眼神慌乱的边吃汉堡边问到。

    车里空调不断放出的暖气温融着潇潇和刘尚的皮肤,外面的寒冬腊月天似乎已经与他们无关,一股浓浓的睡意也渐渐爬上了两个人身上。

    “调查结果明天就会出来的,但不管这个视频是不是跟咱们雷科有关,咱们作为乙方公司,对这种播放事故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刘尚把右手放到方向盘上,左手支撑在窗框上,“关键是那个给商家们做广告视频的优盘我见过,我和设计技术部的人也都一个一个浏览过里面的内容,没有一个出问题的,怎么就……”

    这是潇潇今天第一次看到刘尚面露难色,在面对气势汹汹的维权队伍的时候他没有面露难色。在面对那个凶神恶煞的秃头男人的时候他也没有面露难色,而此时的刘尚,正用五根手指不断按摩着自己的额头,眼部的皮肤也全都挤在了一起。

    “那个报警电话也是你打的吧。”刘尚忽然转过身,手放在潇潇的椅背上,俯着身子一脸坏笑的看着潇潇说到。

    潇潇正在啃最后一口汉堡,她被刘尚这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吓得当场呆在了那,她点了点头,圆鼓鼓的腮给人一种好像在卖萌撒娇的感觉。

    “哈哈,我一猜就是你。”刘尚嘴边勾出一丝得意的顽笑,他俯下头去,轻轻吻住了潇潇因嘴里塞满食物而紧闭的嘴唇。

    刘尚鼻腔中飘出的淡淡烟稥使潇潇的神经被醉痹了,她此时已经不知道是该把口中的食物嚼一嚼咽下去,还是该把食物一直留在口中;亦或是该把刘尚一把推开,还是该保持姿势一动不动。

    “如果不够吃的话,我再去给你买一个汉堡吧。”这是刘尚挪开嘴唇望着依然股着腮帮的潇潇说的第一句话。潇潇看了看已经掉在副驾驶座位底下的剩下的一小块汉堡,赶紧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

    “对不起,刘总监,我把你车弄脏了。”潇潇准备找纸把车座下面的汉堡碎块收拾起来,刘尚伸手拦住了。

    “我回家自己收拾吧,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刘尚插上安全带,发动汽车,离开了麦当劳前面的停车场。

    在回去的途中,两人沉默的一声不发,刘尚专心开车,潇潇专心吃薯条,一会他看她一眼,一会她看他一眼。在等红绿灯的间隙,刘尚咳嗽了一声终于忍不住了:“潇潇,做我女朋友吧。”这一句话差点让潇潇被薯条给噎着,她小心抬起头,正好撞见刘尚充满期待的眼神。

    嘟嘟嘟……车后面传来不耐烦的车喇叭声,刘尚才发现已经是绿灯了,他赶忙挂上档踩上油门冲了出去,这一路上又是只能听到发动机声音的的寂静。

    到了潇潇居住的小区,刘尚看了看高耸的楼房,满脸写满了惊讶加怀疑,“潇潇,你确定你租的房子在这。”潇潇点点头,打开车门,“谢谢总监,我先走了。”

    “喂,潇潇……”刘尚的语气有着不舍,更有着不甘。

    潇潇低下头,“谢谢刘总监的美意,我会考虑的,但现在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想先以此事为主。”潇潇说完便走到车外,关上了车门。

    “潇潇,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给我解围。”刘尚把副驾驶车窗降下来对着还未走远的潇潇喊道,潇潇转过身摆了摆手后便转身走进了小区大门里。

    其实潇潇自己心里清楚,当今天她说完“您要找的人是我”并挤到刘尚前面的时候,她真的很怕那个皮衣男人大手一挥吼一句“兄弟们,给我干她丫的。”

    可没想到,当那个皮衣男人看站出来的是个小姑娘,脸色瞬间变得温和起来,他给秃头男人言语了几句后,秃头男人的脸上戾气也减少了不少。再加上这时四五个警察上来调解,整个维权的队伍的情绪才缓和了下来。最后,他们同意等明天调查结果出来了来公司进行协商解决。

    潇潇洗漱完躺在床上,她摸着自己的发烫的嘴唇,她不知刘尚的这一吻算是感谢自己呢,还是触景生情,亦或是空虚寂寞冷。不管了,看来刘尚是玩真的了,他一个中年王子真的看上自己这个灰姑娘了,现在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等这件事处理完后,再给刘尚答复吧。

    “就这么决定了。”潇潇一握拳头,关灯睡觉。

    第二天,当潇潇昂首阔步的走进了公司的时候,每个见到她的同事都在向她行注目礼,看来昨天的“英雄行为”让自己收获了很多迷弟迷妹啊。可她还没走到策划部门口呢,就看到一大堆人挤在公司总会议室门前,潇潇感觉此情此景怎么在昨天也见过呢。潇潇走过去,看到林楠也夹杂在人群中,她赶忙拍了拍林楠的肩膀:“怎么回事这是,别说昨天那帮人这么早就过来了。”

    林楠四处打量了一番,把潇潇拉到一个角落里,“听说早上七点多杨经理就带着专门调查此次案件的技术部的人回来了,一回来他们就钻进了会议室,到现在都没出来。”

    “也就是说,那帮维权的人没来,到是技术部的人回来了,那他们有没有透露这次事故的责任到底在谁。”潇潇抓着林楠的手,她感觉手心里全是汗。

    “我的姑奶奶,我不是说了吗,他们一回来就钻进会议室了,什么也没说。”林楠翻了个白眼。

    “那刘总监呢,你看到刘总监进去了吗。”潇潇焦急的问到。

    话音刚落,潇潇就听到身后传来刘尚厚重的男中音,“都别从这聚着了,都赶紧回去工作。”说完刘尚就拨开人群走进了会议室。

    “诺,那不是吗,那不是你日思夜想的刘总监吗。”林楠坏笑着朝会议室的方向努努嘴。

    “公司现在危险了。”苏梦夏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范潇潇的身后,潇潇转过身去,本想到看到的会是一张幸灾乐祸的脸,但当潇潇认真的注视着梦夏的瞳仁的时候,却发掘出一股同情与悲耐的心绪在里面。

    “如果真是咱们公司的原因,那这个公司提早要换东家。”梦夏抱着手肘眉头紧锁的看着林楠的办公桌,潇潇从来没有见过梦夏这个样子,以往的她总是那么的孤高自傲,盛气凌人,她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别人,而今天的她却像被斗败了的斗鸡一样无精打采,就连妆容也没以前精致了。

    “这应该不是你担心的事吧,梦夏,毕竟经理们都会罩着你的。”林楠其实想说梦夏在无病呻吟,但看梦夏今天这幅落寞模样,她没忍心说。“其实最后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呢。”梦夏丢下这句话后神秘的微笑了一下便转头离去。

    “你!”林楠冲动的一步向前,却被潇潇拉了回来,“息怒,息怒。”潇潇佛系的劝说着。

    “你说这女人整体都在想什么,公司出这么大的事,还从那说什么风凉话。”林楠抹着粉色眼影的眼皮向上翘了一下,“老娘才不跟这种妖艳贱货一般见识呢。”

    “就是,就是,我家林楠宰相肚里能撑船。”林楠笑眯眯的摸着林楠的肚子安慰到。林楠见状,莞尔一笑,打了一下潇潇的手,笑道:“轻点摸,里面可有仔了。”

    “什么,你怀孕了!”潇潇惊声叫到。

    “你,你小点声。”林楠捂着潇潇的嘴,四处警觉的张望着。

    “几个月了,你和凌风,还没领证吧。”潇潇温柔着轻抚着林楠的腹部,表情像极了慈祥的老阿姨。

    “前天刚查出来,我和凌风都挺高兴的,如果不忙的话,我们下个月就去领证,谈了两年半的恋爱,也该瓜熟蒂落了。”林楠幸福的笑着。

    “这是好事啊,林楠,你还没跟同事们说吧。”潇潇把耳朵贴到林楠的肚皮上。

    “没有,我不敢说,你不知道潇潇,当代职场对孕妇多么的歧视。”林楠扶着肚子,一脸的无奈,“上个月网上不是还爆出来了吗,有个公司看女员工怀孕了,就把她派去扫厕所了,工资还减了一半,这种事你去哪说理去。”

    潇潇表示赞同的点点头,的确,当代职场中有很多人都会对孕妇或者即将要孩子的女人抱有歧视感,这也让很多职场女性不敢再去怀孕,生怕自己的饭碗会因为生育而被别人抢走。

    身后一阵阵骚乱声打断了潇潇和林楠的谈话,她们双双回过头去,发现昨天那帮维权的人们已经走进了办公区,为首的那个秃头男人大摇大摆的跟着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后面,穿西装的男人走到会议室门前把门打开,秃头男人和身后的人鱼贯而入,随后会议室大门又被重重关上了。

    办公区又恢复了宁静,看来会议室里不免要有一番腥风血雨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