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终于爆发
    上海黄浦区外滩的游客依然如织,南京路上的和平饭店门前堵满了拍照留念的游客,陈毅广场上的情侣们也全都拥吻在这浪漫醉迷的寒夜里。

    何暮冬从落地窗那居高临下的望着钻进车里的灯雨桐,他在思索着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不是伤者她了,他更后悔在离开化妆间的时候没给雨桐说声“抱歉”

    “刚才那位是你朋友吗?”

    暮冬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一脸不满的春海,刚想脱口而出的话被他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作为经纪人还是得奉劝你一句,在你的前途成长期最好不要闹出什么不好的绯闻,尤其是跟异性的,如果被娱记拍到更麻烦。你现在是积攒粉丝期间,正是树立人设的时候,如果这个时期出岔子,以后的路可真不好说。”春海抱着手臂走到落地窗前,也学着暮冬的样子向下看着。

    “谢谢你啊,春海,一直给我指点迷津。”暮冬把手放到春海肩膀上,满脸堆笑。

    春海听到暮冬这句话瞬间装作生气的样子,他假装生气的嗔怪道:“咱们俩现在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要再跟我客气的话,我可打你了啊。”

    “想出去走走吗。”暮冬的语气不像在邀请。

    “现在?”春海望了望远处的全身点缀着灯光的明珠电视塔。

    “嗯,我想出去散散心,这几天让我有点身心俱疲。”暮冬的脸色纠结着,似乎心里藏着大事。

    “行,这个点行人也不多了。”春海从椅子上拿起风衣穿上,“走,我的何妹妹。”

    中山东一路上,两个戴着口罩的男人,一人手里拿着一杯奶茶在街上游逛着,接近午夜零点的街头游人已经散去,气温也瞬间骤降下来。

    “暮冬,那个女孩跟你到底有什么关系,你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春海把口罩往下拉了一截,吸了一口奶茶。

    “她和我的事说来话长了,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讲清楚了的。”暮冬的眼中透着平淡。

    “你要是不想说我也不逼你,但你记住我说的话,只要踏入圈子,你的感情问题男女关系等,就是大忌。”春海还是想提醒一下暮冬,他瞬间感觉自己就像一位老妈妈一样为孩子操碎了心。

    “这我知道,那如果我要是隐藏的很好,不让娱记媒体们知道呢。”

    “这也不行,你是不知道娱记简直无孔不入,见缝插针,他们可以从任何地方拍到你的任何照片。”春海的语气重了起来。

    “哦,你这一说我都不敢洗澡了。”暮冬也拉下口罩,俏皮的笑了一下喝着奶茶。

    “你别以为我给你说笑话呢,看来哪天我真的得给你好好上一课了。”春海一生气就会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你这么较真干嘛,我给你开玩笑呢,我会遵守欧阳老师的一切教诲的。”春海的眼神从打趣恢复到认真,他转过头望着外滩的方向,“我只是在想这之前我还有没有什么事没做完。”

    赶完在上海的最后一个通告后,春海终于通知暮冬可以休息三天了,在奔波了两个城市后,暮冬甚至有点想念北京了。当暮冬和春海在虹桥机场碰面时,春海看着戴着大墨镜的暮冬差点没笑出声来。

    “你如果不戴墨镜的话,还自然点,这样戴一个又傻又呆的大墨镜才会引人注目呢。”春海推着箱子走到暮冬面前轻轻地把暮冬新买的奥克利墨镜摘下,然后又折叠好放进暮冬的西装口袋里。

    “春海,这三天你准备怎么安排。”暮冬看着春海像即将放假的小学生一样问道。

    “回家看看父母呗,还能干什么,自从选择了北漂,回家的时间就只能一挤再挤了。”暮冬望着春海露出祥和的笑容,他能体会到春海的思亲之愁。其实对于父母,他也有愧疚,暮冬自从在北京定居后,也只有过年时才回去探亲。

    等暮冬和春海的飞机在北京首都机场刚落地,走出出站口的春海就望着暮冬说:“何兄,三天后再见了。”语气甚是壮烈。

    暮冬露出嫌弃的神色,“就三天不见,别整的这么生离死别。”

    “关键是,三天后你就真的要全身心的投入到新的工作中了,到那时候休假对你来说可就真是奢侈的事情了。”春海边招手拦出租车边说到。

    目送着春海坐车远去,暮冬终于可以放心的掏出手机了,他找到一个号码,拨打过去:“老徐,你那是不是有辆要卖的二手大众golf。”

    “对啊,怎么,你要买啊。”电话里的人有着浓重的东北口音。

    “对,你现在把车给我留着,我现在就过去。”暮冬的语气很急迫。

    “好勒,老铁,我现在去仓库给你擦车去。”

    到了和东北老铁约定好的仓库地点,暮冬急切的说道:“老谷,车呢?”

    老谷倒是不急,他给暮冬倒上一杯茶:“不是,怎的兄弟,你保时捷不开了。”

    “那车太高调了。”暮冬似乎并没有闲暇和老谷唠嗑,老谷抿抿嘴只好将白色的大众golf从仓库里开了出来,他把钥匙放到暮冬手上,语重心长的说道:“老铁啊,微信还是支付宝?”

    暮冬拿着钥匙坐进车里打着火,“等会就给你转账。”老谷点点头,趴在车窗上,“老铁啊,以后好好对待我宝贝啊,还有,兄弟送你一句话,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暮冬莞尔一笑,“谢了,老铁。”说罢便绝尘而去。

    雨桐打开房门的锁,锁孔里因锈迹发出的“咔咔”声似乎在表达着对主人出行多日的不满,当她又重回到北京这个堆着白布,崭新的家时,竟然有想喜极而泣的心情,虽然刚刚出去一两天,但却仿佛度过了半年。雨桐蹲下来把堆在一边的那些白布抱起来扔进洗衣机,刚按下启动键,她的瞳孔就剧烈收缩了一下,洗衣机进水的哗哗声使他的思绪糟乱纠缠

    “一个梦,哈哈,真可笑”。雨桐双手扒在洗衣机上,脸色惨淡。

    “一个梦就否决了我,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道理。”雨桐双目怒睁。

    “我耗费了四年的时间回来,就得到这样的结果,为什么?”雨桐通过透明的洗衣机盖望着洗衣机里翻滚缠绕的衣物,“他们俩在床上一定也是这样。”雨桐紧咬牙床想着。

    “我不服,为什么是范潇潇,为什么!”雨桐大吼一声,转身到客厅披上衣服就开门出去了。

    卫生间里的洗衣机滚筒转动的声音就像一个老人对着空气发出的嘲笑。

    她走到街边急忙拦下一辆出租车,给司机报了一个目的地,这个目的地是上次和范潇潇吃饭时她不小心问到的潇潇的工作地点。等到了那个足足有五十多层的大写字楼时,雨桐看了眼手表,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而且这栋写字楼有三个出口,她也无法确定范潇潇下班后会从哪个出口出来,所以她索性坐在一旁的金属长椅上等着。

    “范潇潇,我倒要看看你身上到底有什么吸引暮冬的魔力?”雨桐的眼睛透着青光,像在外捕食的老虎一样紧盯大楼出口。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了,三个门口都陆陆续续的有成群结伴下班的人走出来,洛雨桐紧张的赶紧站了起来,她往前急走了几步,观察着每个从写字楼里出来的女孩。

    穿着rickowens褐色皮质高筒靴和fi灰色羽绒服的瘦削女人,不是。

    穿着gucci黑皮短靴和纪梵希卡其色长款风衣的微胖女人,不是。

    穿着prada高跟鞋和prada粉色碎花连衣裙的高挑女孩,也不是。

    洛雨桐很是佩服当代中国年轻人的消费观,他(她)们似乎不再像父母们一样喜欢存钱,而是乐于去用不高不低的薪水去享受生活,也是,人生就这一辈子,为什么要亏待自己呢。忽然,一个从离雨桐最远处门口蹦出来的女孩吸引住了她的注意。那个女孩穿着不知名的灰色短靴,不知名的红色羽绒服,拎着不知名的黄色包包,没错,就是范潇潇了!

    因为从三个出口出来的人越来越多,所以雨桐不得不穿过聒噪的人群,她看到范潇潇站在路边上似乎在张望着什么,雨桐真怕潇潇坐上一辆出车离去。她只好在人群中用不大不小的嗓音喊了一声范潇潇,但很快,人群中打电话的声音,女人间讨论去哪逛街的声音,男人间讨论去哪喝酒的声音,很快就把雨桐绝望寂然的声音给湮没了。

    当雨桐好不容易拨开人群冲出来的时候,她却看到一辆白色的大众golf停在了范潇潇身旁,而范潇潇在低着身子和车里面的人说了几句话后就上了车。

    这一幕可让雨桐彻底崩溃了,她赶忙拦下一辆出租车,刚拉开门就焦躁的直着双眼对师傅说:“快跟上那辆白色大众!”洛雨桐怎么也没有想到常在电影里出现的一幕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很快,那辆golf停在了一家高档餐厅门前,当坐在出租车里的雨桐看清陪着潇潇走下车的男人是谁时,她拿出手机,打开相机,恶狠狠地闪着泪光说道:“暮冬,youforceme!”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