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如愿以偿
    散月的炽光一直笼在白色大众golf的车顶上,暮冬把左手的手肘放到车窗窗框上,刚刚抽过的烟气还缭绕在车厢里。果然如自己所预测的那样,潇潇没有立刻同意,真是一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女孩。

    其实这也好,春海不是说三天短假过后接着就要去接戏吗,这一去不知又要多长时间。如果今晚潇潇就不假思索的答应了自己,那过几天心里煎熬的就是自己了。

    快到家门口了,暮冬刚想把灯光关上,就看到不远处有个穿着棕色风衣的女人站在街边,那个女人看着车子向自己驶过来,竟没有躲避的意思,这不得不让暮冬狠狠踩了脚刹车。

    车子在女人身前停住了,女人站在车前,双手插兜没有任何回避的意思。暮冬只好走下车,他走到女人面前,“女士,你怎么……”话没说完他就哑在了那。

    “怎么了,暮冬,你怎么不撞过来呢。”女人仰着头,眼中尽是悲悯。

    “雨桐,你怎么,怎么会在这。”暮冬竟然一时口舌不清。

    “我怎么会在这,你自己不明白吗。”雨桐双手交叉的擦着双臂,“难道你想叫一个女士在这么冷的天里跟你在外面聊天吗?”

    “如果没事,你就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暮冬向后退了一步。

    “何暮冬!”雨桐突然提高了嗓门,“你是在装傻还是真傻,我为什么来这你不知道吗?”雨桐向前一步,步步紧逼道,“你是怕狗仔偷拍是吗。”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洛雨桐,我钱也给你了,话也对你说了,你到底还想做什么。”暮冬一掌拍在车顶上,拍完后才反应过来,这多亏不是保时捷。

    “我就想和你安静的,单独的待一会,这是自从我回来一直的心愿,难道这个你都不能满足我吗。”雨桐忽然像一只受伤了的小狐狸一样,苦苦哀求着。

    暮冬摆过头,咬着牙看着星空,“你想跟我单独聊一会是吗,行,跟我走。”暮冬紧咬牙床说完后就钻进了车里,雨桐嗤笑了一声也钻进了车里。

    打开家门,摁上灯光,暮冬走到冰箱前,转身向左顾右盼的雨桐问道:“你想喝点什么。”

    “咖啡吧。”雨桐环顾四周说着,“这是你第一次带我进你真正的家。”

    暮冬拿了两瓶星巴克咖啡过来,“很快,这个房子也要易主了。”

    “为什么?”雨桐打开暮冬递过来的咖啡,她见暮冬一脸冷漠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不愿回答就不逼你,说不定这套房子是留给某位姓范的心上人的呢。”雨桐睫毛一翘,喝着沁香的咖啡。

    “在澳大利亚这几年,你的中文退化了很多啊,尤其是婉转表达意思的能力。”暮冬的嘴角滑出一丝讥诮。

    “是吗?”雨桐看着坐着离自己五米远的暮冬,悄悄解开大衣扣子,“你知道我在澳大利亚吃了多少苦吗。”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不喜欢对以前的事悲天悯人,对我来说,那是懦夫。”暮冬喝了一口咖啡,拿遥控器打开电视机。

    “何暮冬,你很恨我是吗,你恨我当初说都没说一声就离开你,是吗。”雨桐不断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向暮冬靠近着。

    “我说的话不想再说第二遍,如果你实在没有想问的了,那就请回吧,我给你叫车。”正在切换电视台的暮冬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坐在自己的身旁的,并已经脱的只剩内衣的雨桐。

    “好的,我明白了。”雨桐妖娆一笑,就扑到了暮冬身上,她不停的吻着暮冬的后颈、耳朵和嘴角。而暮冬显然被雨桐的疯狂举动吓坏了,他用胳膊抵挡着雨桐的侵袭,“洛雨桐,你能不能正常点。”

    “暮冬,你既然恨我,那就恨的彻彻底底好了。”雨桐的眼中已是混沌,她把自己的bra解下来,紧紧抱住暮冬的腰,“何暮冬,我回来就是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说罢,就对准暮冬的嘴唇恶狠狠的吻了下去。

    我爱过你的那些曾经,全都随着口红上的幽香迸发了出来,而此时的你却选择了忘记。

    雨桐的眼泪随着嘴唇的挪动,从眼眶里直接掉到了暮冬的脸上,暮冬不动了,他慢慢睁开眼,望着边哭泣着边吻着自己的雨桐。这个女孩变了,她变得开始化浓妆了,变得敢爱敢恨了,更变得无所顾忌了。

    “雨桐,你真的确定依然那么爱我吗。”这是雨桐慢慢松开嘴唇时暮冬说的第一句话,雨桐闭着眼点着头,她的眼泪还是止不住的留下来。

    “暮冬,原谅我好吗。”雨桐像犯了错的小女孩一样撒着娇。

    看住时间

    别让它再流浪

    从前我太适应悲伤

    你的出现在无意中

    却深深撼动我

    一起走着没说什么

    心是满足的

    lovesbeautiful

    sobeautiful

    熟悉的歌曲,熟悉的铃声,暮冬趁机赶忙挣脱开雨桐去拿手机,是春海打来的。

    “不要出声,是我经纪人打来的。”暮冬向雨桐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后就走进了里屋。

    “怎么了,春海,别说明天咱们就要走。”暮冬努力控制着因兴奋而导致的喘息声。

    “暮冬,你房间里是不是有女人。”春海的口气很不友善。

    暮冬一时语塞了,莫非窗外真有人在偷拍,他努力在想着应对之策,“谁说的,你说我屋里有女人,你有证据吗。”

    “哈哈哈,看你吓得,吓一机灵吧。”电话那头冒出春海幸灾乐祸的丧心病狂的笑声。

    “你妹的。”暮冬真想把手伸到话筒对面把春海掐死。

    “咳咳,言归正传啊,明天你来我这一趟,出演合约下来了,但是你得选择一下。”

    “选择?”惊吓过后暮冬脑子有一点暂时的短路。

    “对,现在有三家影视公司,一共一部电视剧,两部院线电影是咱们准备合作的,但具体是合作哪部作品,还得你来做决定。”春海很是轻描淡写。

    “哦,好的,那我明天直接去你那吧。”暮冬还是有些不明白,但他觉得直接现场了解比在电话里说清楚。

    从里屋出来,暮冬发现雨桐早已穿好了衣服,正在那喝着咖啡悠闲的看着电视。

    “怎么了,明天又要去访谈节目吗。”见暮冬出来,雨桐转过头来问。

    “不是。”简短而有力的回答,显然不想告诉对方答案。

    雨桐站起身,穿上风衣,“你既然不想说,那我也不问。”她走到玄关处去穿鞋,“既然你明天有事,我就不打扰你了,但这不意味着我就放弃你了,不来找你了。”

    暮冬站在那里,不知是该上前帮雨桐开门,还是该挥挥手给雨桐说再见,他就那样一直站到雨桐关门离去。

    嘴上还留着玫瑰花般的清香,温软湿热的嘴唇依然仿佛残留在唇际,这是第二天早上暮冬堵在三环高架桥上的臆想。刚走进和春海约定好的房间,春海就抱着三个大文件夹迎了上来。

    “快,你快看看,这三个剧本你最想合作哪个?”春海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直奔主题,“刘导说了,今天下午三点之前必须决定。”

    “这么急吗,刘导去哪了。”暮冬很不喜欢被时间追赶的感觉。

    “刘导去纽约取景去了,这件事他全权给我了,你现在这件事就是选择出这三个你最想合作的作品,一部电视剧,两部电影。”春海的语速比之前快了,“里面有关于这部作品的所有信息,包括导演,合作演员等等。”

    “行,我先看看,下午三点之前我给你答复。”

    结果,刚到中午吃饭的时间,暮冬就捧着一个文件夹往春海面前一摔,“就这个了。”春海望了一眼满面春光的暮冬,拿起文件夹,“暮冬,你可要想好啊,你的荧幕处女作是会影响你一辈子的。”

    春海把文件夹打开,发现暮冬选中的是一部院线电影的拍摄合约,这部电影的导演不算一线大牌,但也是在影视圈如雷贯耳的了,他拍过的电影也曾经获得过金熊奖,金棕榈奖等国际性电影大奖。

    “你确定是这个了。”春海双手扒在文件夹上翘着嘴说到,暮冬点点头。

    “好的,那我去给刘导说一声。”说着春海就拿出电话走出了房间。

    二十分钟后,春海回来了,“刘导同意了,他让咱们今晚就去和剧组碰面,我现在就订机票。”

    “怎么,怎么这么快啊。”暮冬还没适应如此快的生活节奏。

    “对啊,就是这么快啊,暮冬,你不要再跟以前那样懒懒散散的了。”春海的语气依然如白水般平淡,他拿着手机开始订机票。

    “好了,今晚五点去杭州的机票,这个点过去正好和贾导演他们碰面。”春海的眼睛倒映出暮冬敢怒而不敢言的神情,“这样的话,你还有近乎四个小时可以用来收拾行李。”

    “春海,你这次终于给我订机票了,但为什么总是偏偏订一个我该吃饭的点出发呢。”暮冬感觉自己的强迫症快要犯了,他最讨厌在该吃饭的时候赶航班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