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幸免于难
    时间如白驹过隙,眼睛一闭一睁就过去了,这几天潇潇被大量的商家暂停合作合同扰得不可开交,电子邮件,纸质邮件全都如雪花般砸向了她。她也真是体会到了“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生活。”

    “不行,我快撑不住了,我要请假。”这是今天潇潇刚被闹钟闹醒时的第一个想法,可她随即意识到到整个公司的部长级以上领导全都出差了,而请假是要走网上流程的,领导不批假就请不了。

    “天杀的刘尚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范潇潇攒足劲把自己疲累的身体从床上拽起来。

    等到了公司,潇潇强打精神一步一步的挪到自己的办公桌上,她刚想像往常一样给林楠打个招呼,却发现林楠的的座位上空无一人,而且连她那台贴有粉色hellokitty贴纸的专用笔记本电脑都消失了,可潇潇记得自她认识林楠起,那台笔记本就一直放在林楠的办公桌上。她只好问林楠旁边的一个老员工:“老杨,林楠今天没来吗。”

    “来什么来啊,咱们公司都已经被瑞丝集团收购了,如果收购成功,咱们公司就要大裁员了!”老杨一脸的愤懑。

    “什么,收购!?咱们公司董事们都同意吗。”潇潇的脑子有点短路。

    “废话,今天一大早公司所有领导都赶回来了,你看着吧,一会就得开会。”老杨的眼中有说不出的挣扎。

    “即使是收购,那林楠也不能不来啊。”潇潇还是没搞懂收购的意思。

    “她应该早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了。”苏梦夏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潇潇的身后说到。潇潇转过身去,本想到看到的会是一张幸灾乐祸的脸,但当潇潇认真的注视着梦夏的瞳仁的时候,却发掘出一股同情与悲耐的心绪在里面。

    “这个公司就要换东家了,不知最后会有谁会留下。像她这种即将要请产假的员工,公司肯定是不会留她的。”梦夏抱着手肘眉头紧锁的看着林楠的办公桌,潇潇从来没有见过梦夏这个样子,以往的她总是那么的孤高自傲,盛气凌人,她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别人,而今天的她却像被斗败了的斗鸡一样无精打采,就连妆容也没以前精致了。

    “你应该不用担心吧,梦夏,毕竟刘总监会罩着你的,只要他能留下,那你也差不多。”潇潇其实想说梦夏在无病呻吟,但看梦夏今天这幅落寞模样,她没忍心说。

    “其实咱俩彼此彼此吧。”梦夏丢下这句话后神秘的微笑了一下,“我还真没想到刘尚会资助你啊,范潇潇。”

    “现在请所有的员工到202会议室集合,有紧急会议……”公司人事部总监走到策划部门口向里面大声喊道,于是整个策划部的员工都开始一股脑涌出去,潇潇包的没放也跟着同事们往外走。

    虽然这么多人同时走出去,但没有一个人说话,走廊里安静的只听得见皮鞋打在地面上的摩擦声,似乎从知道会议要在202会议里开的那一刻起,每个人都在焦虑着自己和公司的命运究竟会走向何方。

    当潇潇她们到会议室的时候,发现其他部门的同事们早已经到了,坐了一百多人的会议室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坐在高台上的董事长,总经理,人事部经理,以及其他部门领导。

    在公司董事长左侧,潇潇看到了穿着朱红色西服的刘尚,此时他的脸上依然还是那么的漠然与平淡,好似即使全世界爆炸了都与他无关一样。

    等所有参会员工们坐下后,会议室的大门被紧紧的关上了,这时公司的李董事长拍了一下话筒,“同事们,我想你们也对前几天的事情有所耳闻了,所以我也不想再隐瞒大家了。”李董事长停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天花板后,继续说道:“瑞丝集团已与我们雷科传媒公司签署了收购合同,而且合同明日生效。”

    说到这李董事看了一眼人事部经理后,人事部经理点点头,上前一步说到:“这次的收购对于我们雷科公司来说,是一次绝佳的发展机会。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就是以后咱们公司会有更多的业务和更好的发展,员工的待遇也会提高;而坏消息则是,应瑞丝集团的要求,公司将进行第一次裁员……”

    说到这,会议室里向炸了锅一样开始议论纷纷了。

    “我就知道是这样,肯定要裁员。”

    “妈的,老子在公司里干了五年了,难道说裁就裁。”

    “如果我们被裁了,那公司发展再好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眼看场面有些收不住了,李董事长只好拍着话筒说道:“兄弟们,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裁员这件事是瑞丝集团提出来的,我们也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去争取了,最终瑞丝集团的董事会也同意将之前裁员名额60人减到40人,而且瑞丝集团也会对被辞退的员工给予三个月工资的补偿。同事们,我已经尽力了……”

    潇潇看到李董事的眼睛里已泛泪花了,是啊,这些年来,很多业务都是李董事带人谈下来的,也是这个快知天命的男人,将这个公司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传媒公司打造成一个在北京能站的住脚的传媒广告咨询公司,收购即是公司的终点更是公司的起点。

    “真的没办法了吗,李董?”一个老员工还想争取一番。

    李董事长摇了摇头,站了起来,说道:“在这里,我代表全公司的领导们,向这些年来为公司奉献价值,吃苦耐劳的员工们,说一声,对不起。”说罢,李董事深深鞠了一躬。

    整个会议室寂静如斯,所有人都望着腰弯了近乎90°的已经年长的男人。

    “那接下来,请人事部经理宣读裁员名单。”孙总经理接过话筒说到,紧接着坐在孙经理右边的人事部杨部长咬了咬嘴唇,深呼了一口气后便开始念裁员名单上的倒霉同事们的名字,听到自己名字的同事,有的低声谩骂,有的掩面哭泣,有的唉声叹气。

    在这念名单的过程中,潇潇感到整个脑神经都被绷紧了,她双眼死死的盯着前面同事那类似于地中海的脱发的头顶,心里却不知祈祷了多少次不要听到自己的名字。

    当杨部长说出“裁员名单宣读完毕,请念到名字的同事到财务部办理相关退职手续,没念到名字的员工请回办公区继续工作。”的时候,潇潇绷紧的神经向脱缰的马儿一样瞬间挣脱开了,“竟然没有我的名字。”潇潇开心的想手舞足蹈,但她真怕被当场暗杀在那。

    没有人上前质问为什么要裁掉自己,更没有人因留下了而鼓掌欢呼,大家好像都已经知晓这场醉生梦死的恶仗,终将会以这种局面收场。

    当潇潇随着人群挤出会议室的时候,她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她似乎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忧的是她似乎听到了林楠的名字,果然如苏梦夏所说,大概林楠早就知晓自己的命运了吧,所以她才早早做好打算,优雅并体面的离开。

    潇潇走回办公区的时候,发现那些念到名的同事已经在收拾桌子上的物品了,他们有的木讷的如机器人般的往收纳箱子里装办公用品,有的动作粗鲁的满嘴愤慨的直接把桌子上的物品砸进收纳箱里,那个平常经常在工作时间聊八卦的女人边收拾东西便哭着。

    “妈蛋,早知道是这样,上个星期我就应该与猎头公司联系好的。”一个中年男人把一个本子砸进收纳箱。

    “你现在联系也不迟,要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想开点吧。”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员工在劝诫,他似乎也在裁员名单里。

    “不是,老孙,别人裁就裁了,你来雷科都快六年了,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他们说裁就裁?”

    老孙的笑像看淡了世间百态,“这个时代是留给年轻人的,想我这种已有家庭的再过一二十年就退休的人,还是不跟年轻人们抢工作了。”

    不知为何,潇潇很想走过去给老孙一个拥抱,尤其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让她的心里暖洋洋的。潇潇走到林楠的办公桌前,轻轻的抚摸着那张粉色hellokitty贴纸,她似乎感觉到它替着林楠再向自己说再见。

    “果然如我所料啊,她走了,你留下了。”阴阳怪气的声音又在身后撩起。

    潇潇此刻不想回头去看梦夏,她从这句话的口气就能推断出此时梦夏脸上那种婊情。

    “不过,恭喜你了,终于不用担心露宿街头了。”戏弄中夹杂着谑笑。

    一股无明业火从潇潇体内升起,她转过身来刚想给梦夏一耳光,却看到刘尚站在办公区门口大声喊道:“明天早上八点新上任的公司总裁准时给所有员工开早会,不许任何人迟到。”刘尚说完转身就走。

    “那明天见喽,范潇潇同事。”梦夏媚笑了一下也转身离去,潇潇看着穿着包臀裙的梦夏紧咬着嘴唇,然后接下了那张贴在林楠桌子上的粉色的hellokitty贴纸,贴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